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独守一座空城   更新时间: 2018-04-09 10:10:47   字数:2196字

那大块头瘫在地上,脑袋有点晕,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输的这么惨,自己如此精妙的招式怎么好像对方了如指掌,竟然被如此轻易破解。

王坏掏出打火机点燃了烟,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道“你刚才这一招谁教你的?”

大块头瘫在地上充满怒气的看着王坏不说话,这招式是他从总教官那学得,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会说出自己总教官的名字,这是他的原则和底线。

“想套我的话,你死了这条心吧,在我嘴里你什么都别想得到。”大块头义正言辞道。

身为曾经的特种兵高手,出来给人当保镖已实属无奈,现在居然随随便便就被人打倒了,实在是丢人至极,现在这钟情况自己哪里好意思说出总教官的名字,那不是给总教官抹黑丢人么。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骨气啊,该不会是白小羽吧。”王坏平静道。

“嗯?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你也认识我们总教官?”听到王坏说出这个名字,大块头终于不淡定了,白小羽,正是他们总教官的名字,这个名字哪怕是在当初的组织里那也是极其神秘与崇高,外人是绝对不会知道的。

“还真是这家伙,都把这么阴毒的招式都交给你们了。”王坏自言自语道。

“你是不是也跟着我们总教官学过功夫,要不然你肯定不可能这么轻易击败我。”大块头激动道,如果说眼前这个王坏也是他们总教官的弟子,那么自己输给他就情有可原了,毕竟输给同门并不算太丢人。

“跟白小羽学功夫?”王坏苦笑一声“这么说吧,他的功夫是我徒弟教他的,不过这小子好像学得不怎么样啊,传到你这里已经这么水了。”

“什么?我们总教官的功夫是跟你的徒弟学的?”大块头震惊的像是看见了鬼一样。

白小羽那可是他们组织当时绝对的高手和领导者,这大块头也仅仅只有那么一两次机会见到过,在他的指点下学习了几招,受益终身。

按辈分算起来,白小羽应该算是自己教官的教官,也就是师公级别的,而眼前这个青年说,白小羽是他徒弟的徒弟,如果真这样论起来,那眼前的这个青年,岂不是自己师公的师公,这……

“白小羽,秦大笑,还有项羽等这些家伙现在还好么?”王坏随口问道。

王坏说得风轻云淡,而这大块头听到这些名字,则是已经震惊的嘴巴都合不上了,因为这些人对于曾经在组织待过的他来讲,简直就是传说一样的存在,这些人,那都是神秘莫测的顶尖高手,据说只有真正的高层才有机会接触到,他不过是在组织的时候听说过一些传言罢了,没想到眼前这个青年竟然全都知道。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你以后继续跟在刘江城的身边耀武扬威的话,我会杀了你。”王坏抽着烟,平静的说道。

杀人,从王坏的嘴里说出来,就好像是吃饭买菜一样,没有任何波澜。

“你知道的,我要杀你,轻而易举,而且不会有任何人查得到。”在王坏说出了刚才的话之后,大块头对于王坏此时说的话可以说是深信不疑。

“我……我不知道您认识我们总教官,我给刘江城当保镖也是为了生活,还请,请前辈手下留情。”大块头一改之前嚣张的样子,温顺的像只小绵羊,对王坏的称呼也变成了前辈。

“你叫什么?”王坏问道。

“我叫张铁,曾经当过几年兵,现在退役了,前两天刚被刘江城聘用做他的保镖。”张铁颤颤巍巍地说道“前辈放心,我马上就辞去保镖的职务,从今往后不会再和刘江城有半点瓜葛,甚至我可以马上离开杭城,我家里还有年迈的老母,希望前辈饶我一命。”

“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是那种动不动就杀人的人一样,我是很讲道理的好不好。”

王坏的话让这张铁很是无语,刚才王坏好像还说会杀了他,这一下就开始装好人了。

“好,好,这一次确实是我不对,希望前辈原谅。”张铁再次求饶。

“这样吧,我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你现在不是跟在刘江城的身边么,你继续留着,一旦这刘江城有什么异样动静,尤其是跟泗玥国际有关的随时通知我,怎么样?”

“额,您这是要我当卧底?”张铁有点纠结的问道。

“聪明,你给我当卧底,给刘江城当保镖两不误,拿双份工资,是不是很合算?”王坏笑道。

“这……”张铁有些犹豫了“前辈,虽说您认识我们总教官,理论上来讲我确实应该毫无条件的听您的,但说良心话,我拿了刘江城的工资,现在又去他的身边当卧底,这不符合做人的原则。”

听完张铁的话,王坏有些无语。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像张铁这样从组织当中出来的人还会混得这么差去给一个商人当保镖了,不是说保镖不好,相对于普通人来讲,给刘江城这样的人当保镖,待遇应该算是不低了,但对于曾经在那个组织待过的人来讲,不应该做这样的事。

只要愿意,随随便便出去做点事,一年赚个几十万上百万轻轻松松。

不过就从这张铁刚才说的话,就可以看出,他是个相当轴的人,说好听点叫有原则,有底线,说难听点就是不知变通,死脑经。

“我去,看不出来,你这么有忠诚度啊。”王坏笑道。

“那必须的,组织曾经教育我,一定要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拿人钱财就要忠人之事。”张铁激动道。

“说得有理,其实刚才我是试探你呢,你要是真答应我了,我反而不敢信任你呢。”王坏苦笑道。

“多谢前辈肯定。”

“肯定你大爷,你还真以为我是在夸奖你呢?”王坏心中想到。

“那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你继续去给刘江城当保镖,合理合法的情况下,你可以保护他,但如果他再要做什么违法乱纪,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必须要告诉我,作为曾经的组织成员,哪怕现在已经离开,你我都有维护社会治安和世界和平的使命,这也是原则。”王坏义正言辞道。

“是”张铁要不是倒在地上,估计会立马双腿靠拢行一个标准的军礼。

“很好。”王坏拍了拍张铁的肩膀,心中无奈,为了让这小子可以给自己办点事,都他妈昧着良心上升到社会治安和世界和平的高度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