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独守一座空城   更新时间: 2018-04-10 14:40:11   字数:2494字

“对,我家的都是破事,就是可笑?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我有妈生没爹教,我从小没有人管,没有人爱,唯一的舅舅舅妈也看不起我,整天惦记着我的公司,但是那又怎么样,没有他们我照样过得好好的,我谁也不需要,滚,都给我滚。”林若雪歇斯底里的吼道。

听到林若雪这话,王坏有些无语,这女人的脾气还真是来得莫名其妙。

王坏正准备走,厨房里的张姨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小姐你怎么和姑爷吵起来了啊,都是自己人,干嘛吵吵闹闹的。”张姨说着一把拉住王坏将他拖进了厨房,然后关注了门。

“姑爷,小姐脾气不太好,你要多担待一点。”张姨对着王坏道。

王坏心想,这岂止是不好啊,简直就是喜怒无常。

“呵呵,还好,惹不起至少我躲得起。”王坏苦笑道。

“唉,小雪这孩子啊,其实挺命苦的,你别看她在公司是老总,很风光,其实心里很苦,她从小父母就去世了,是爷爷带大的,现在爷爷也没了,诺大一个公司就她一个人扛着,她不喜欢多说,但是我知道她不容易。”

听了张姨的话,王坏点了点头,没想到林若雪还有这样的身世,从小父母双亡,估计一路走来受了不少白眼和轻视,这一点王坏比谁都清楚。

“原来是这样,不过还好,这不是还有张姨您嘛。”王坏笑道。

“我毕竟是个外人,有些事情不好多说,以后啊,这小姐的事情就要多麻烦姑爷你操心了,希望你可以让着她点。”

“放心吧,张姨,我会罩着她的。”王坏道。

“你这孩子说话,什么罩不罩的,对了,姑爷您是哪人呢,父母家里都是做什么的?”张姨随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是哪人,我没见过我父母,不知道他们是活着还是死了。”王坏平静道,说出这些话,王坏的情绪没有一丝波澜。

“这……”张姨愣了一下,没想到王坏竟然是个孤儿“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没事儿,这样我和小雪才更加般配嘛。”王坏笑道。

“对了,刚才那两个自称是小雪舅舅舅妈的人怎么回事?”王坏问道,虽然他刚才把人直接丢出去了,但是看那架势就知道这件事还没完。

“唉”张姨叹了一口气“小姐的舅舅和舅妈,一直想要让小姐嫁给刘氏集团的刘江城,小姐不愿意,后来就闹了很多矛盾,最近也不知道听谁说小姐跟姑爷您结婚了,所以就来家里闹。”

“小雪跟谁结婚,跟他们有什么关系?”王坏不屑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到时候你可以好好问问小姐。”张姨道。

问林若雪,王坏苦笑一声,要知道,在没有她同意的情况下自己是不允许靠近她三米范围以内的,她会跟自己说这些事见鬼了。

“张姨,今天我就不在这里吃饭了,待会儿你好好安慰一下小雪,我先走了。”王坏道。

“走?你今天不住在这里吗?”张姨有些诧异道。

“住在这里?下次吧,对了,如果小雪那舅舅舅妈再来闹事,张姨你及时给我打电话,我来处理。”王坏说着给张姨留下了自己的电话。

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下,王坏不介意在这里吃顿饭,但是很明显现在林若雪的心情不好,自己留在这里只能自讨没趣,还不如早点撤。

王坏走到客厅,发现此时的林若雪竟然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一份文件。

王坏着实有些无语,这样的情况下居然又开始工作了,真是服了这女人了。

“那个,饭我就不吃了,要是没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哦”林若雪头也没有抬。

“靠,肯定是人格分裂。”林若雪的态度让王坏有些无语,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不自在。

走出门,王坏瞄了一眼,刚刚被自己丢出的那对男女已经不见了,他也没多想,钻进车里绝尘而去。

王坏离开后,林若雪放下手中的文件夹,靠在沙发上一下子显得有些疲惫。

“小姐,姑爷其实很关心你的。”张姨站在厨房门口道。

“谁要他关心,他跟别人一样,肯定在心里笑我。”林若雪不屑道。

“不会的,姑爷怎么会笑你呢,其实他的身世比你的还要苦,我刚问了,他也是个孤儿,连爹妈是谁都不清楚,也没有亲人……”

“你说他是孤儿?”张姨的话终于引起了林若雪的注意。

王坏开着车,离开临湖壹号后直接前往了人民医院。

之前得知了向有为的老婆病重,介于自己和向有为一家关系还不错,王坏觉得有必要去看一看。

“师傅,你这瓜包甜吗?”人民医院门口,王坏站在一个水果摊前问道。

“必须的,不甜不要钱。”

“哦,那给我两个不甜的。”王坏玩笑道。

“这……”果摊老板为难道。

“哈哈,开玩笑,开玩笑。”

最终,王坏拎着两个哈密瓜出现在了向有为老婆的病房门口,病房的门没关,几个人正在里面讨论着什么。

“向先生,你妻子的病情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如果不马上动手术,用不了一个月,肯定会恶化,到时候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了。”一个医生站在向有为面前道。

“医生,可是我一下子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钱,我已经说了,我们那一片的小区可能马上就要拆迁了,只要拆迁款一下来,我马上就把钱送过来,可不可以先帮我老婆治疗?”向有为手里紧紧的拽着那张病危通知单,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对不起,医院不是福利站,你家拆不拆迁我管不到,我们只有手术费到位才会开始手术,现在的情况是,你连住院费都已经支付不了了。如果今天你还是交不上钱,不仅仅是无法动手术,你们可能还要直接办理出院。”说完医生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医生的话让向有为顿时语塞,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站在那,无助的像个孩子。

“老哥,什么情况。”王坏走进去,将买的哈密瓜放在桌子上关心得问道。

向有为看到王坏出现,擦了擦自己已经泛红的眼眶,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没,没什么,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嫂子病了,这不是过来看看么,怎么样嫂子她……”王坏转过头看了一眼病床上躺着的女人,只一眼,王坏就知道情况不容乐观。

“唉,向有为叹了一口气,病的很重,但有希望治好,可是,要不少钱。”

“要多少?”王坏随口问道。

“光手术就要四十万,加上前后期各种费用加起来,估计得五十万以上。”向有为的语气有些落寞。

五十万,对于向有为家这样一个普通家庭来讲确实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医生说,如果不动手术的话,一个月以后,就彻底没救了。”向有为的声音有些颤抖。

“放心吧,老哥,办法总比困难多,嫂子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王坏拍了拍向有为的肩膀道“对了,伊依呢,今天没来吗?”

“哦,刚有个同学来找她,她出去了,应该就在外面吧,你没看到吗?”

“就在外面?”王坏摇了摇头“没注意,我去看看。”

走出病房后,王坏四处看了看,最后在楼道最尽头逃生出口的地方听到了一些声音,于是他推门走了进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