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独守一座空城   更新时间: 2018-04-11 14:02:44   字数:2393字

剩下两人大惊,以他们的实力,不说是一等一的高手,至少也是身经百战的强者了,在自己人多,且在武器上占有优势的的情况下,还没动手竟然就被对方用石头杀了一人,这样的情况,实在匪夷所思。

另外一人刚回过神来,就看到王坏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个巨大的拳头正朝着他的面门而来。

没有丝毫犹豫,他以最快的速度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企图以拳头来对抗王坏。

“砰”

两个拳头在半空中相遇,一声沉闷的碰撞之后,那人明显嘴唇抽动了一下,因为他感受到了自己手上传来的剧痛,他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四根指骨恐怕全部都已经断裂。

“反应还可以,力量太差了。”王坏不屑的说了一句,然后抬腿一脚直接将对方踹飞,并紧随其上一脚落下,直接结果了对方的性命。

这两人死的冤枉啊,连自己最得意的武器都还没用出呢,就被弄死了。

另外一边,七月也已经冲出,跟剩下一人交战在一起。

七月身手不弱,出手招招狠辣,只是对方的实力也很强,两人你来我往,连续交手十几招,竟然难分上下。

王坏点了一根烟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从刚才交手的情况来看,这几人的实力也就是后天初期的水平,一般雇佣兵级别,相信七月可以对付得了。

又是十几招过后,七月明显占据了上风。

那看似纤细的手臂一掌拍出,直接斩在了对方的肩头,使得对方整个人一个踉跄,往左侧斜垮了两步差点倒下,然后就在对方还没有站稳的同时,七月纵身上前,直接一个膝顶,撞在了对方的胸口,使得对方身体一仰倒了下去。

七月乘胜追击,直接栖身上前,准备一招制服对方。

不过就在七月上前的时候,王坏注意到对方的手一抬,袖口微张。

“次奥。”王坏将手中还没有抽完的半根烟直接弹出。

“噗”

箭已飞出,速度奇快,直取七月的面门,这么近的距离几乎没有躲闪的余地。

突然,一条手臂探出,以血肉之掌直接捏向了那剑芒。

看到这一幕,那人心中一笑,用肉掌去接自己的箭简直就是找死。

只是很快,他就对自己的这个想法产生了动摇,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箭,真的,被接住了,落在王坏的手掌之中,再难前进半分。

对方并没有太多时间震惊,因为七月的掌刀已经落下,砰的一声直接被拍晕过去。

做完这一切,七月看着王坏,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感激“你又救我一次。”

王坏晃了晃手里那只一尺长的竹箭,看似不起眼的小玩意儿,足够取人性命“以后遇到这种人留个心眼。”

三个人死了两个,晕一个,王坏蹲下身,拉开了其中一个人手臂上的袖子,只见一个秃鹰的纹身颇为醒目。

“秃鹰的人?”王坏舔了舔嘴唇脸色不是很好看。

“秃鹰是什么?”七月有些不解的问道。

“国外一个三流的雇佣兵组织,在雇佣兵界小有名气,专门接一些小任务,这几年在东南亚发展的还行,没想到竟然来华国了。”王坏回答。

“你怎么会知道的?”七月有些不解,这种人连自己都没有接触过。

“我猜的。”王坏说着,直接伸手在那个被七月打晕的杀手脖子上按了两下,很快那人就恢复了意识。

“说吧,谁让你们来华国的,把你们所知道的全部告诉我,我给你一个全尸。”王坏说的很平静,杀人,对他来讲就好像是吃饭喝水一样正常。

对方看着王坏,眼神中露出了一丝震惊,正准备开口突然,王坏抬手一拳直接打在了他的左脸上。

“别想着咬破毒药自尽,我要是不想让你死,你连死都死不了。”王坏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那人终于慌了,没想到自己在牙齿中藏着毒药的事情王坏也知道。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回答我的问题。”王坏的语气变得有些冰冷。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你如果杀了我们,我们的组织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一定会杀死你。”对方似乎还抱着最后一丝奢望,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强硬对王坏产生一丝威胁。

“追杀我?就凭你们这样一个三流的雇佣兵组织,别说追杀了,就算我躺在那,都不知道班尼斯那秃头有没有这个胆量来杀我。”王坏不屑道。

“你,你认识我们首领?”听到王坏的话,那人终于彻底慌了。

班尼斯,正是秃鹰的首领,也是他们组织当中最强,并且是最残暴的人。

“哼”王坏冷笑一声,从对方的身上翻出了一个手机直接按了几个号码拨了出去。

在中东一家五星级酒店当中,诺大的圆床上一个光头左手端着红酒杯,右手将一个金发美女搂在怀里,咪着眼睛享受着。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妈的,谁他妈敢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你要是找不出一个足够说服我的理由,我就弄死你。”自己的好事被打断,这让班尼斯很不爽。

“班尼斯,脾气很大啊,想要弄死我,好啊,我等你。”王坏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

“你是……”听到这声音,班尼斯整个人瞬间一颤,原本的酒意也瞬间消失“班尼斯,生意做大了,记性不好啊,看来上次在以色林就不应该放你回去,你的人搞事情都搞到我的头上来了。”

“您是,亚,亚兹拉尔阁下?天哪,我何德何能能够接到您的电话,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实在是罪该万死。”班尼斯整个人差点都瘫倒在床上了。

“您刚刚说什么,我的人怎么了,难道他们惹到尊敬的阁下您了?您放心,是谁您告诉我,我立刻派人杀了他们。”班尼斯只感觉后背冷汗直冒,亚兹拉尔是什么样的人他是知道的,如果自己的人惹到了对方,恐怕用不了一天的时间,自己以及整个秃鹰就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小事情,你帮我问一下是谁花钱找的他们。”王坏说着将手机递给了面前那个一脸怀疑的秃鹰成员。

“喂”那人刚才听到王坏给班尼斯打电话,是持怀疑态度的,班尼斯是他们的统领没错,但是他们不相信王坏这样一个小小的华国佬会认识班尼斯。

“你他妈的想死就去死,别拉上老子,你要去杀米国总统我都不管你,你他娘的竟敢去惹亚兹拉尔阁下,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的女人,你的父母小孩,所有跟你有关的人全部五马分尸,剁碎了拿去喂狗!!!”电话里传来了班尼斯咆哮般的怒骂声。

听到电话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绝望了,因为那确实是班尼斯的声音。

“统领,我,我不知道这个王坏是您的朋友,对不起。”

“朋友?那是我的主人,我告诉你,现在阿兹拉尔阁下就算叫你去死,你也别给我犹豫,要是惹恼了他老人家,我就拆了你以及所有跟你有关系的人。”班尼斯嘶吼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