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独守一座空城   更新时间: 2018-04-11 14:15:57   字数:2252字

月亮湾酒店,八十八层的高楼几乎可以看到小半个城市的夜景,在那占据了整一面墙壁的落地窗前,七月用洁白的毛巾擦拭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身上是一件薄的如蝉翼般的丝质睡衣,几乎无法遮住她那魔鬼般诱人的肌肤和风景,在窗外月色的映照下,更是皎洁的让人心醉。

今天,在这里,除了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认识了不过几天的男人,此时那个男人正在浴室当中洗澡。

听着那潺潺的水声,七月觉得一切都有一些不真实。

很快,王坏便从浴室走了出来,全身上下除了一条内裤之外,便不挂一物。

看到王坏,七月突然愣在那里,王坏身上横七竖八的伤疤对她的心灵产生了相当大的冲击。

刀伤,枪伤,各种各样的疤痕几乎布满了王坏整个身体,使得王坏那原本健硕的身体看上去变得有些狰狞,甚至是恶心。

七月忽然有些明白了,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会有那么强的实力,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在杀人的时候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或许他身上的这些伤疤就是答案。

每一个伤疤,放到一个普通人的身上恐怕都是一次死亡的征兆,由此可见,眼前这个男人曾经经历过多少次生死。

也只有这样的一个人,才能够对生命如此的漠视,不管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

“怎么,吓到你了?”王坏看着七月笑问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七月走上前,伸出手轻轻的抚摸过王坏身上的伤疤“不后悔,我喜欢有故事的男人。”

七月的回答让王坏稍稍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王坏有些害怕七月的回答。

“你可以跟我讲讲你身上这些伤疤的故事吗?”七月问道。

“好啊,不过故事太多,一次讲不完,要不这样吧,我们先玩点别的游戏,然后再给你讲故事。”王坏笑着伸出手,一把拦住七月的腰往后一拉,使得七月直接往前一倾倒在了王坏的怀里。

此时王坏光着身体,而七月只穿了一件睡衣,两个人的肌肤互相紧贴着,能够感受到彼此的体温。

王坏甚至能够听到七月的心跳,速度很快。

“怎么样,是不是第一次遇到像我这样的男人?”王坏在七月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问道。

“你什么意思,你是觉得在你之前我已经有很多男人了吗?”听完王坏的话,七月突然有点失落,也有点愤怒。

“难道不是吗,难不成还是黄花大闺女?”王坏说着,像七月这样的女人,王坏可不相信是什么守身如玉的邻家小姑娘。

“放心吧,你不用把我当什么好男人,我也不会把你当成好女人。”王坏说完一把捏住七月的睡衣。

“撕拉”

王坏弯下腰一把将七月抱起朝着不远处的大圆床走了过去。

几分钟后,王坏突然一把捏住了七月的肩膀,眼神中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

“怎么了?”

“你,是第一次?”王坏的声音充满了诧异。

像七月这样漂亮的女人,在唐宫这样一个娱乐集团中能够这么年轻坐到现在这个位置,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王坏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万千乌鸦当中发现了一只白天鹅一样,简直不可思议。

这可就让王坏有些为难了,王坏虽然没有什么良心,也不是什么好男人,但是无缘无故夺走一个女人的第一次还是会让他有些良心不安。

如果大家各取所需,王坏不会有什么罪恶感,吃完抹嘴走人各过各的,但是现在……

“怎么,你怕了?”七月看着王坏,嘴角微微勾勒出一个微笑,好像是自己占了上风一样。

“不是怕,我只是……”王坏有点语塞,第一次感觉在这种事情上面自己好像有点退缩了,这可不是自己的风格。

“你就是怕了。”七月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弯下腰,在王坏的耳边轻轻的问道“是不是发现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有点失望?”

此时的王坏正搂着七月,手掌在七月那凝脂般的肌肤上缓缓滑过,刚才能够在千钧一发之际停下就已经是不容易了,现在又被七月这么一挑衅,王坏再也顾不得多想了……

整整一个多小时后,七月终于彻底虚脱,整个人就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了王坏的身上。

许久过后,七月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有些幽怨的看着王坏道“你这家伙,简直不是人。”

王坏微微一笑“是你霸占了我,现在还怪我,天理何在啊。”

听到王坏这话,七月扑哧一笑,伸出那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在王坏的胸口画了几个圈圈“那你是要天理,还是要我啊?”

“什么?”

七月这话就像是一记惊雷,再一次点燃了王坏的热情,于是他一个翻身直接将七月抱起走向了那落地窗。

一个小时后,夜风微凉,窗外的夜色越发的浓郁了。

七月躺在王坏的怀里,再也不敢多说什么,生怕一不小心又把这头小野兽给激怒了。

“那现在是不是可以跟我讲讲你这些伤疤的故事了?”

“可以啊,你想听哪一个?”王坏笑道。

七月的手指在王坏的小腹上划过,那里有一个十几厘米长的疤痕看起来就像是刀伤“这个伤疤是怎么来的?”

王坏低头看了一眼,思绪回到了十几年前。

“这个啊,被人划的,那年我好像是六岁还是七岁,记不大清了,我被人贩子拐去当小乞丐,结果讨了一天也没讨到几块钱,然后那些人贩子生气了,觉得我还不够可怜,所以才讨不到钱,于是就拿刀在我的肚子上划了两刀,当时都能看到肠子了。”王坏笑道。

听着王坏的话,七月的嘴唇微微有些颤抖,她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故事,突然间有些心疼。

“对不起。”七月轻轻的抚摸着那个伤疤道“当时一定很疼吧?”

王坏摇了摇头“忘了,好像不怎么疼。”

倒不是王坏装叉,这小腹上的伤口虽然不小,但是要说严重,跟他身上其他的伤疤比起来还真算不了什么。

王坏的回答让七月沉默了许久,然后又看向了王坏胸口的一个伤疤。

这个伤疤看上去很严重,而且刚好是在王坏心脏的位置,着实狰狞。

“这个呢?”

王坏低头看了一眼心口的那个伤疤,露出了一个无所谓的微笑“今天的故事讲完了,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可是……”七月有点失望“我还想听。”

“那就下次再来这里,我慢慢讲给你听。”王坏笑道。

“混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