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苏月卿   更新时间: 2017-11-25 14:40:59   字数:2157字

季安好一脸尴尬的站在车门的门口,狭小的空间也让同事们的闲言闲语很清楚的进入到季安好的耳朵里面。

季安好的心里面顿时存了一种危险感。

没想到弄巧成拙,本来是想要避开总经理的,现在反而成了故意欺骗同事,把所有同事狠狠地摆了一道的人了。

她该怎么办?

视线扫过了所有人的双眼,那些怀疑,讨厌,隔阂,别人所有的情绪全部都入了季安好的眼里。

她该怎么解释?

难不成要说是意外吗?

鬼都不会信的。

“大家,非常抱歉,我迟到了!”季安好慎重的在所有人的面前弯腰鞠躬道歉,祈求大家的原谅。

根本上来说,季安好道歉的不仅是这件事情,还有为之前给大家说的自己不去的事情而道歉。

季安好的心里面如同在激烈的打鼓一般,一个劲的使劲跳动着,紧张的情绪也是越来越激烈。

车上所有的同事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这种感觉,季安好就算抬起头来,也不知道怎么办。

她现在要解释吗?可是当着总经理的面前解释的话,恐怕回头会引起来什么大麻烦。

楚流年站在一旁一直注意着季安好的表情,那么复杂的表情出现在季安好的脸蛋上,怎么看怎么都会感觉到不合适。

“都到齐了吧,我再说一遍,不准以任何理由请假,如果非要请假的,全部扣除年终奖,部门考核积分扣取十分!”

楚流年一看季安好,就知道季安好的心里在想一些什么,而且,刚才那些人的话,也全部都传入到了楚流年的耳朵里。

本想着只要装作看不见,听不见就好了,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冲动还是打破了自己的理智,帮季安好说了一句话。

表面很威严,可是这一句话出来同时也就像所有人证明季安好其实是真的不想来的,可是为了年终奖和部门的积分,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季主管是耍我们玩呢!”

“是啊,原来是为了部门考虑啊,本来不想去现在被逼无奈要过来,其实也挺可怜的,这么想想看,季主管其实也挺好的。”

所有人在理解了事情的原委之后,又同时点了点头,互相小声的说道着,原来这一切都是被逼无奈,这就行得通了。

楚流年在解释完了以后便直接坐到了第一排的位置上,只留下了季安好一个人还愣在原来的地方。

“站着干什么?难道你想开车的时候飞出去吗?”楚流年看了一眼还愣在原地的季安好,不由得说道着。

这样懵懵懂懂的感觉,却也承托出了季安好的可爱。

“啊,哦。好的!”季安好听到了楚流年的声音反映了过来,里面点了点头准备坐下,只不过又一个问题随之而来……

不知道究竟是人在和她作对,还是车在和她作对,为什么刚刚好后面的人全部都坐满了,唯一空出来的也不过是第一排总经理大人旁边的位置。

季安好吞咽了一口口水,她总感觉今天会是她最倒霉的一天了。

这个意思不会是再说让她坐在总经理的旁边吧,路途遥远,这么坐下去很有可能就会把她给坐死啊!

季安好犹豫不决,可是如果她不坐,车也不敢开。

“耽误的时间,从你的工资里面扣!”楚流年本来就是一种做什么事情都要速战速决的性格,却没有想到碰见季安好这么磨磨唧唧的。

一皱眉头,开口说道着。

“是!”季安好一听,又要扣工资,连忙像军人一般喊完了之后便乖乖的坐到了楚流年的身边!

天知道,她才发现她们的总经理大人究竟是多么的小气,找了各种各样的借口,就是想着要扣工资。

克扣员工的工资,她不服!

虽然也只能在心里面抗议一下!

但是……

季安好斜着眼睛看着一旁的楚流年,却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刚才总经理说过的那些话,心里不由的疑惑了起来。

他,是在考虑自己,所以才那么说的吗?因为那句话一说出来,大家都不会再误会自己了!

她可以擅自理解成,总经理其实是关心自己的吗?

季安好闭上双眼,让自己尽量的放松,在内心当中对着楚流年说了一声:谢谢!

只是,这样的一放松,却在转眼间,变成了楚流年的为难。

季安好不知道多时候已经睡着了,楚流年也不好正大光明的直接叫季安好,眼看着季安好的头就躺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辛亏后面的同事有的也已经睡着了,有的也是低头玩着手机,根本没有多余的闲心去注意前面的状况。

只是,歪着头挨着他睡着了也就算了,但是楚流年一直看着那个马上就要挨在自己西装上的口水,一脸的嫌弃。

原来季安好睡觉时这样的。

可是楚流年却又不方便做什么太大的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最终那口水滴落在了他的西装上。

楚流年虽然说没有特别的重度,但是也是有一定的洁癖的,尤其是季安好的口水一滴两滴的还不算,居然开始成群结队的往楚流年的肩膀上滴。

毫不夸张的讲,现在楚流年的身上已经感觉到湿湿的了,这女人究竟是梦见了什么好吃的,口水居然能流成这个样子,世界上的奇葩。

楚流年想到这里便无奈的摇了摇头,遇见季安好,似乎是他这辈子的厄运!

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已经不想在面对这样的事实了!

此时此刻,在梦中,季安好正抱着一块巨大无比的巧克力奶油蛋糕一遍遍的舔着,脸上写满了幸福!

“总经理,到地方了!”

直到司机开口说话,才终于把楚流年从苦难当中解救了出来。

“起来了!”楚流年先是轻声的喊道着。

“……”季安好却没有听见,依旧处于熟睡的状态!

“起来了!”楚流年看着季安好,皱起了眉头,一脸的不爽,喊得声音比刚才大了一点,顺便怂了一下自己的肩膀。

“什,什么?”季安好一下子惊醒了起来,睁开双眼抬起头,眼神到处晃荡,整个人都还处在迷茫之中。

楚流年不厌其烦的用手指头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季安好下意识的看了过去,那一滩的口水印,不会是她在总经理身上留下的吧?

天啊!

季安好倒吸了一口气,不敢正视楚流年的眼睛,那个衣服,应该很贵吧……

苏月卿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