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二糖   更新时间: 2017-11-09 09:00:04    字数:2042字

“程琳,你做什么?”

平头男忽然大喊了一声。

在教室里的所有人都往那看去。

程琳狠狠地瞪着平头男,“你给我闭嘴,管你什么事!”

“段少不在,你怎么可以翻他的东西?”

平头男据理力争,但哪里比的上程琳的动作快,她上课的时候一直都在看着段锦回,她拿起桌上的一本书,快速的翻过几页,轻易就书里找出一张画像来。

再次看到纸上的人像,程琳又气又妒的咬着下唇。

“咦?这画的又是尚小小?”

林韶华走过去,状似无意的拿起画纸一看,像是随口说了一句,但却刻意加重了那个“又”字,这言下之意就让人浮想联翩了。

暗恋段锦回的人不少,一听这话,齐刷刷的转头朝尚小小那看去。

“小小才来学校人气就这么高,”林韶华掩唇一笑,“昨天还和陆少约会了,今天就……”

林韶华的三言两语一下就将尚小小置于话题的中心,几乎一瞬间,所有女生看她的神色都是嫉妒和愤怒,而男生则是惊艳和鄙夷。

还以为特优生不仅有外貌更有内在,但现在看来,却是一个仗着外貌脚踏几条船的肤浅女人。

程琳怒气冲冲的过来,一把将画纸拍在了尚小小的桌上,“你怎么解释?!”

自始至终,尚小小唇角始终挂着一抹淡笑,那笑容极冷极淡。

就这么坐在椅子上,听到程琳的质问,她连头都没抬,不紧不慢的从程琳手中抽出那张画着她画像的纸,那是一副素描,线条流畅,黑白分明,足以看出画画的人有一手好的素描功底,不仅形象,而且神似。

尤其是她唇角的那抹漫不经心的笑和眉眼间偶尔流露出的邪肆清冷。

“画的不错。”

程琳等了半天,竟然只等到尚小小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是不是还洋洋得意了?你个贱人!”

程琳猛地上前,扬起手就想给尚小小一个巴掌,而就在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的时候,谁都没看清楚尚小小是怎么动作的,她眼睛都没眨一下,素白的手快如闪电的伸出,两指钳制住程琳的手腕。

“你——啊——”

程琳刚抽了下手,下一秒就听见骨头“咔擦”一声和一道杀猪般的惨叫。

尚小小松开了手指,嫌弃似的皱了下眉,程琳的手腕则呈一百八十度转角吊在了胳膊上,脸色一下就惨白如纸,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来。

所有人都被尚小小这一手给震惊了,瞪大了眼睛看过来。

“还有你,林大小姐——”

眸光一转,尚小小脸色未变,深深地看向林韶华,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鼓动别人确实很有一套,搬弄是非也很有一套,这些都是她玩剩下的手段,现在她喜欢的是最简单直接的手段。

“你怎么可以动手打人!”

林韶华看着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心头一跳。

早就听说陆少被她一脚踹的去医院躺了几天,起初没往心上去,但现在看来,她难道还会武术不成?

看着却不像?

尚小小不知道林韶华一股脑的念头,听到她的质问,反而勾唇一笑,冷冷地抬眸看向被反应过来的同学搀扶着准备去医务室的程琳,“明明是她先打我的,在场的各位只要不是瞎子就都看到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看了下淡定自如的尚小小,又看了下脸色惨白的程琳。

确实是程琳先扬手的,但她这反击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尚小小,你找死!”

程琳满眼怨恨,原本清丽的小脸扭曲至极。

“你说谁找死?”就在这时候,一道低沉夹杂的寒意的嗓音缓缓传来。

来人是段锦回,他右手随意的插在口袋里,一见画作的主人来了,所有人霎时安静了一瞬,不约而同的让开了一条道。

大步走到程琳前面,段锦回一眼就瞥见了自己画的那张画像,唇角的笑意一凝,平头男立即解释:“段少,是程琳不顾劝阻拿了你的东西……”

至于之后的事情,不用平头男多解释,段锦回也能猜到。

“程琳。”

不知怎的,在段锦回叫出她名字的时候,她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冷意。

“不,段少,不是我……”

一时间,几乎连手腕上的疼痛都感觉不到,程琳怔怔的看着段锦回一闪而逝的邪笑,冰冷而讥嘲,朝她看来的眼神就像是看垃圾一样,她死咬着下唇,不敢置信睁大了眼睛。

段少虽然不易亲近,但也绝不会这样冰冷!

“呵,不是你?”

声音仍旧是慵懒磁性的,甚至在一些女生听来仍心动不已。

他忽然凑近,声音压的很低,“你该庆幸,你是个女人。”

因为他不打女人。

尚小小像看闹剧一般看着这一幕,有些无聊的撩起耳畔的碎发,她拿着书包,就想往外走,这教室里的空气实在不怎么好。

经过林韶华身边的时候,尚小小挑了下眉。

“等等,”段锦回忽然叫住她,伸手拿过那张落在桌子上的画,唇角浮起一抹优美的弧度,把画递给她,“送给你。”

尚小小偏过头,眉宇间的讶异飞快闪过,抬头看向眼前的男人,他确实当得起名华校草的称号,一头清爽利落的短发,脸上线条犹如上帝精确计算过的,完美的难以形容,深邃的眸子微挑,隐隐带着些慵懒邪肆。

这个人绝不像表面上看起来懒散无害。

“那我收下了。”

没有多余的表情,尚小小接过画,语气很淡。

而周围的女生几乎嫉妒的想尖叫,那算什么?!

段少亲手把画送给她,她却只是简简单单的回应五个字?难道不应该脸红激动的顺便来一发爱的告白吗?

而段锦回却一点都没觉得尚小小哪里不对,在她接过画的瞬间,唇角的弧度扬的更高了。

随着上课铃响,这一场闹剧就在林韶华把程琳带去了医务室而告终。

尚小小不是第一次翘课了,当抱着一堆书进来的陈仪看着空缺的位置,也只是皱了下眉,就开始讲课了。

毕竟连校长都说,她不用计算出勤率了。

二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