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二糖   更新时间: 2017-11-13 20:00:30    字数:2021字

私生子其中要承受到各方的流言蜚语的苦头他一一都尝过,所以,他当然不想让小小再同样的受一遍那些冷嘲热讽,如果能在宴会中由顾夫人光明正大的介绍小小是顾家千金的身份,那效果绝对好的多。

方叔看着尚小小拎着背包,唇角缓缓勾起,眼神带着一丝嘲意,就这么直接的往里面走去,神色很是平静,没有因为顾夫人那番话而生出什么波澜,平静的就像是没什么能入的了她眼睛的东西。

什么顾家千金的身份,她压根不在乎。

方叔收回视线,兀自摇摇头,自己怕是老花眼犯了,一定是看错了。

那种睥睨风华的气势怎么可能在一个小丫头身上出现,更何况还只是一个孤儿院出来的卑贱丫头。

“小小,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目光扫过暗含警告笑意的顾夫人,尚小小眯了下眼睛,低声回答:“刚回来,正好听到你们在说什么宴会的……”

顾夫人会这么好心,没点猫腻就有鬼了。

八成又是想拿她给顾玉梦那个蠢货当踏脚石什么的。

顾夫人掩唇一笑,佯作亲切地趁机问道:“小小对宴会有兴趣?”

“没兴趣。”

冷冰冰的一句话,霎时让气氛冷凝了下来。

顾夫人挤出来的笑容僵在脸上,双眼圆瞪,看着坐在顾铭安身边的尚小小,她姿态闲适,下颚微微扬着,眼底很是漫不经心,心里有些没底,忽然觉得那个任她拿捏的孤儿变得锋芒毕露了。

见尚小小对顾夫人似乎有着浓浓的排斥,顾铭安暗叹了口气,再次揉了下眉心,温柔的揉了下尚小小的头,“小小,妈也是为了你好。”

他虽不想按顾夫人说的那般,抱着让尚小小联姻的目的让她去参加宴会,但是对于给尚小小的身份正名,去宴会却是个不错的选择。

注意到顾铭安明显意动的神色,顾夫人优雅一笑,“这个先不急,对了,老爷下周会回来。”

“爸?”

顾铭安愣了一下,想到自己忙于顾氏的运作,很长一段时间没去看过顾老了,当然这其中也有顾宇不喜别人打扰的原因,“父亲的身体不要紧了吗?”

“一流的医疗和护理团队,再加上这么长时间的静养,听说恢复的很好。”

顾铭安呼了口气,“那真是太好了!”

尚小小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顾夫人。

顾老一场大病后身体大不如从前,几乎全靠医疗设备吊着命,静养了一年多,现在身体好转了要回来,顾夫人真的如她表现出来的那般开心吗?

“哥,我上去了。”

懒洋洋地站起身,回头跟顾铭安说了一声,抬步便往楼上走去。

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尚小小清秀的背影上,顾铭安眼神一柔,无论如何,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小小能无忧无虑。

楼上,尚小小刚打开电脑,一个提示音就响了起来。

她打了个哈气,随意看了一眼,司海发来的邮件,看清内容后,墨色的眸子就是一缩,微微皱眉,零居然这么快就回了组织据点!

……

顾家位于半山腰的专门用于疗养的别墅外,一辆黑色商务车稳当的停在车库内,方叔拉开车门,细心的将手垫在车顶,以防顾夫人不小心撞到。

因为医生嘱咐顾老需要静养,而且顾老在生病之后性情变的更加古怪,非要一个人主到这洛市市郊的别墅来,更是拒绝了顾夫人几次要来探望的要求,是以,除了方叔之外,他们都很少来这。

“咳——”

一声低低的咳嗽声响起。

循着声音望去,尚小小看到的就是一个穿着宽松唐装的男人,两鬓斑白,不知是不是病情导致的,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老十几岁,眼睛周围布满细密的皱纹,顾宇在护理的搀扶下慢慢走出来。

“都来了。”

对于顾夫人他们的到来,他只淡淡的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声音不咸不淡,不知是一个人在这深山老林里待久了还是怎么的,被商业周刊评为顾氏财团几代总裁里最为野心勃勃的一个,反而却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

看着这个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父亲,尚小小微微低眸,眸底是难掩的冷色。

“铭安也来了,你……”

顾宇的话猛地一顿,目光直直的落在尚小小身上,一双略显沧桑的眉眼里霎时涌上了无数种复杂的情绪,他剧烈的喘息了几下,护理立即拿药出来让他吞服下去。

“老爷,没事吧?”

顾夫人一脸的自责,“我想着别打扰你的休养,就没事先告诉你,这是铭安的妹妹……”

其实不用顾夫人解释,光看到尚小小的那一眼,顾宇就确认了她的身份,因为她长的实在跟秋水太像了,那张绝美的脸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唯独那双清冷嘲讽的眼睛清楚的说明她和秋水是两个人。

方叔担忧地说:“医生说您的情绪不能有太大波动。”

“不妨事。”

吞下药片,顾宇缓了口气,见顾铭安下意识的往尚小小那边走去,一举手一投足间都显示出对这个妹妹的维护之意。

顾玉梦抱着双臂冷眼旁观。

顾夫人注视着顾宇神态的变化,眼眸轻轻一闪,要是顾宇能被尚小小刺激的继续躺回去就更好了,现在看来或许她高估了顾宇对秋水的感情,呵,不过也是,这个男人哪有什么真心!

出乎意料的,顾宇静静地看了尚小小半晌,一言不发的移开了视线。

“爸应该是太激动了,”见顾宇缓步走远,顾铭安暗含担忧地转头看着尚小小,一想到她这么大才第一次见到父亲,顿时心疼不已,柔声安慰:“这不代表不接受你,你这么优秀这么聪明,爸一定特别喜欢你。”

“嗯。”

尚小小无所谓的应了一声。

顾铭安轻轻弹了下她的脑门,“好了,我们也过去。”

伸手拉住顾铭安的手,尚小小眉宇间泛起柔柔的暖意,她会留在这里的全部原因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的哥哥。

二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