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二糖   更新时间: 2017-11-15 09:00:39    字数:2021字

这时候,她想起来自己刚才的手势,不禁自嘲一笑。

有时候身体的习惯,常常比自己想像中刻印的更深,离开组织两年多,这个习惯自然而然就流露出来,尚小小回头看了眼,那个手势的意义,只有国际组织的人才清楚,段锦回不明白,现在应该会乖乖等在外面。

手机和司海连通,取出一个耳机塞进耳朵里。

下一秒,屏幕上便出现了几个红点,司海的声音从耳机里传过来,“搞定,我远程控制了你的手机,只要目标进入范围,就可以侵入和监听。”

“好。”

尚小小刚应了一声,司海便惊讶的咦了一声,“六点方向,离你两百米左右……”

司海对尚小小的能力在清楚不过,这别墅区内的所有安保怕都不能碰到她一根手指头,她惊讶的不是别的,而是那人的移动速度,屏幕上的红点移动的很快,几秒后就和代表尚小小的那个绿点碰面了。

那样的身体素质,搁在组织里,都是屈指可数的。

洛市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古怪的人?!

“怎么不等我?”眉尾轻扬,透着一股玩世不恭的神色,唇角懒洋洋的挑起,眼底是一贯的漫不经心,声音却带着几分明显的抱怨,“要避开那几个安保,可费了我好一番功夫。”

话是这么说,段锦回轻松的神态却没一点说服力。

尚小小眼眸一深,看来她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位段家少爷了,“怎么跟过来了?”

“不是你让我跟上的吗?”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段锦回幽深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尚小小,暗含探究的视线没有错过她丝毫的细微表情变化,她和国际组织有什么关系?

没等他看出个所以然来,尚小小寒眸一眯,抬起手肘便朝段锦回撞去!

“唔——”

俊逸的脸扭曲,段锦回闷哼一声,身体顺着那一肘击的力道滚到了另一侧的花坛后面,不回答也用不着打人啊!

与此同时,一个近在咫尺的声音从他们刚刚藏身的地方飘来,“你看花眼了吧?什么都没有,监控室那边也没发现异常。”

“……可能是我看错了。”

段锦回默了一下,小声嘟囔着:“那也不用好端端的给我来一下吧?说一声又不是什么大事……”

声音很小,但挨的极近的尚小小仍是一字不落的都听见了,斜睨了他一眼,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打你还用理由吗?”

耳机里传来司海的声音,“我的乖乖,对这么帅的帅哥你忍心下重手,真是暴殄天物……”

透过手机的摄像头,那边实时的画面同步到了司海的电脑上,看着段锦回恰巧在屏幕里放大的脸,她啧啧两声,“你不要也可以介绍给我嘛!”

尚小小早习惯了任务时司海的各种废话,也练就了自动屏蔽的功能,庭院内的安保没之前那么严密,只要避开监控器的范围就行了,司海把周围几个监控的定位同步发了过来。

“跟上,”

偏了偏头,尚小小勾唇一笑,眼底扬着一丝冷冽的神采,“拖后腿的话我就把你丢出去。”

少女的马尾在空气中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声音淡淡的却十分悦耳,段锦回看过去,下意识的眯了下眼睛,低垂的眼眸轻闪,很是愉悦的弯起唇角。

何家别墅内。

何华的表情有些严肃,明月湾的项目早已板上钉钉,哪知道临到最后陆家却插进来一脚,他声音很冷,“有没有查到陆家的方案是什么人做的?”

坐在何华对面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衣,乍一眼看去,整个人都被笼在阴影里,看不清容貌和表情,听到何华质问时,他眼底明显的划过不屑,“那个方案绝对是高人的手笔,陆清那撬不动,就让他儿子开口。”

黑衣人的声音尖锐,就像是玻璃划过黑板一般刺耳。

一个洛市,竟然没出现让他感兴趣的人。

“这……”

何华有些迟疑,“不会弄出人命吧?”

他不折手段的弄到明月湾项目,绑架陆清的宝贝儿子来要挟陆清主动放弃项目,因为从头到尾,他都没动用自己的人,所以他并不打算把这件事情闹大,只要陆清一退出,就可以放了陆少容。

但听他的意思,显然是对方案的来历更感兴趣。

“怎么,你怕了?”

黑衣人斜睨着何华,声音里有着明显的嘲弄。

就在尚小小快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司海的声音总算传了过来,“比我想象的有难度,所以多用了一些时间,我在你手机里设置了一个信号干扰,等他们的电子设备有信号波动的时候,就可以反向侵入了。”

如司海所说,一阵微弱的电流声响起。

然后耳机里就听到别墅内的对话。

“我有什么怕的!”

声音里有些气急败坏,何华目光一狠,“反正查也查不到我身上,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黑衣人满意地看着何华,指着屏幕上的一个视频,传送时间显示在两分钟前传来的,点开视频,“这小子,嘴巴还挺硬的。”

一间黑暗密闭的房间内,陆少容蒙着眼罩,一张张扬的脸此刻被打的鼻青脸肿,两条鼻血很没形象的糊满了下半张脸,门牙都磕掉了半颗。

一个男人背对着镜头,右手把玩着一把锋利的刀,“还不说?方案是谁给你妈的?别在用那些一戳就穿的谎话来糊弄我,你应该清楚我们的厉害了,嗯?”

冰凉的刀背拍在陆少容的侧脸,那男人手一抖,就划拉出一条口子。

“我们先从手指开始怎么样?”

视频里的陆少容咽了咽口水,因为看不见,他把脸转向声音的发生源,脸侧的血落在了唇角,不经意间口腔里都充斥着血腥的味道,他一咬牙,大声叫道:“他妈的,你们就这点本事,有种把老子松开,看老子不打的你们满地找牙!”

“切!”

男人阴狠的皱了下眉,一脚踹上去,陆少容连人带椅子,整个被踹飞了几米远,“这就是嘴硬的下场。”

二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