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二糖   更新时间: 2017-11-16 20:00:01    字数:2010字

一处停在不显眼角落的神秘黑车上,罗鑫左右看了眼,抬腿上了车。

车窗上用黑布遮着,从外面什么都看不见,黑衣人坐在车后座上,此时他的脸暴露在车内昏黄的光线下,一张犹如粗树皮般的脸皮盖在脸上,除了眼睛的位置,所有面部皮肤都被强腐蚀过一般,血管如同蛆虫在脸皮下游走,恶心可怖。

扫了一眼,罗鑫就收回了视线,语气恶毒:“霜十,你这张脸还是遮起来的好。”

黑衣人沙哑的笑了几人,似乎根本不在意罗鑫对他容貌的评价,他依言把大大的兜帽戴上,邪笑着朝罗鑫看去,“洛市来高人了。”

这一句,不是问话。

罗鑫自然明白霜十话里的意思,能从黑十字手里找到陆少容的定位,在结合到明月湾的案子,这点不难想到,重要的是那人是谁,“没问出来?”

“没有,被调查组带走是不可能活着回来的,”霜十的声音轻慢,损失几个没用的手下一点都无法引起他情绪的波动,反而,他对那个救人的人更感兴趣,“你看看。”

霜十按了个按钮,电脑屏幕亮起,那是他最后接收到传来的视频。

视频里只能看到被结结实实绑着的几人,然后是快到视线难以捕捉的一刀,鲜血血腥的喷溅在屏幕上,罗鑫和霜十面色没半点波澜,下一秒,呈现在镜头前的是一个放大的十字纹身,和黑色不同的是,纹身用刀划开,血红晕开一个大大的叉。

“……有意思。”

罗鑫细小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霜十低眸,“故意挑衅黑十字的人,确实有意思。”

“用不了多久这个人就会浮出水面,不用急,”罗鑫的目光停在静止的画面上,“零回来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明月湾势不容缓。”

“零……”

霜十反射性的流露出一抹惧色,“组织内部的情况早就天翻地覆,就算是零,也不会这么快发现我们。”

在零离开的这两年,组织内部早就四分五裂。

能进入组织的人每个都是天赋异禀,性格乖僻,缺少了一个能坐镇的人,四分五裂也是迟早的事情,而黑十字就是通过罗鑫这个伪善的经济学家,一手重新收拢起来。

……

一回到顾家,尚小小就看见守在大厅,一脸焦急之色的王均,她微微一愣,一手拎着包,一边往厅内走去,王均看到她时,立即小跑上前,“小姐,你可算回来了,顾总给你打的电话你没接,可把我们给急坏了。”

王均说的我们,指的是在别墅内的一屋子人。

大厅内,顾宇坐在主位上,顾夫人和顾玉梦分别坐在两侧,在看到尚小小时,顾夫人脸色一冷,顾玉梦则皱起了眉,眼底的嫌恶毫不遮掩,没想到尚小小居然好端端的回来了!

顾宇的表情没有变化,看了一眼后就收回视线,放下手中的筷子,对护理沉声说道:“我累了,扶我回房间。”

看着这一屋子她名义上的家人,尚小小嘲弄的挑起眉梢,“我哥呢?”

王均顿了一下,急忙回答:“顾总是陆家找你了,陆少被绑架的消息传来的时候顾总的脸色当时就变了,我自跟在他身边起,就没见他如此失态过。”

手机里有几个顾铭安的未接来电,应该是车速太快的时候没听见,白皙的指尖划过屏幕上顾铭安的名字,清透的眸子涌现暖色。

“哼,谁让她是我们顾家高贵的千金小姐!”

顾玉梦站起身来,阴阳怪气的指着尚小小,“凭白让大家担心了这么久,你是不是很得意?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我告诉你,大家对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顾夫人眼眸闪了闪,没有制止顾玉梦。

对于顾家的家事,王均不便说什么,他抿了抿唇就退到一边,联系顾铭安。

尚小小嗤笑一声,偏头看着顾玉梦,不禁觉得从她口中说出来的担心实在可笑至极,真正担心她的人从来都只有一个。

“好巧。”

她冷淡的抬眸,如玉的手指拍开顾玉梦指着她的手,唇角邪肆的翘起,“这话我也想对你说,顾玉梦,我对你的忍耐一样有限。”

声音压的很低,听起来毫无感情波动,有些缥缈邪气的感觉。

卷翘的睫毛掩住了漆黑眸底的情绪,顾玉梦心却猛地一缩,下意识的避开一步,这样的尚小小给她一种很危险的感觉,那双清亮通透的眼睛好像清楚她在背后做的那些事。

不可能!

顾玉梦沉下脸,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她一定会让她声名狼藉的滚出这个家!

“好了,你们姐妹就别吵了,梦儿也是担心你。”顾夫人语气里透着冷意和警告。

不远处,车还没停稳,顾铭安就着急的推开车门下来,待看清楚那抹清瘦熟悉的身影后,他脚步不停就朝着尚小小跑来,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气喘吁吁的声音里还带着后怕,“小小!”

尚小小整个人都来不及反应。

深陷在这个温暖眷恋的怀抱里,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甚至能感受到掌心下的温度,她的心不受控制的漏跳一拍,清冷的眸子蒙上了一层水雾,仰头看着那张俊逸的面庞,一字一句道:“我在。”

“小小……”

“我在。”

久久,顾铭安才松开,他看着面前眉清目秀,莹然而立的尚小小,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会不会有些失态,半晌,缓缓叹了口气,“你去哪了?怎么不接电话?不是去陆家吃晚饭吗?”

“陆少出的事是真的吗?”

比起尚小小的安危,顾夫人更关心陆家的事情。

顾铭安抬头看了顾夫人一眼,默了一瞬,“我到的时候,陆家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只说是陆少容急性肠胃炎,送去医院了。”

恢复冷静后的陆清把后续的事项都安排的井井有条,就算外界有着种种猜测,但陆清都早已安排好,至于那些猜测,则够让他们猜测一阵的了。

二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