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二糖   更新时间: 2017-11-21 20:00:47    字数:2014字

略思索了片刻,尚小小已经猜到了几分。

隔着屏幕司海都能感受到尚小小那妖孽的笑,嘴角不禁抽了抽,无论她被夸的多么天才多么可怕,她都觉得尚小小远远在她之上,不说别的,光是那惊人的洞察力和观察力就足以让人觉得背后一凉了。

“洛市。”

平静的两个字。

司海神色有些挫败,她可是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查到的,“那个人很狡猾,套了很多层的虚拟定位,我只能查到这个大范围。”

尚小小黑眸眯着,长而卷翘的睫毛打下一片扇形的阴影,衬的眼底流光溢彩,她十指交叠,“你想想,洛市最近来了哪些大人物?”

“你是说……”司海皱着眉,凝思片刻,恍然道:“罗鑫!”

罗鑫,何氏,黑十字,明月湾……

几个关键的点渐渐的连成一条线。

拿着杯子慢悠悠地喝了口水,尚小小勾唇笑了笑,“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或许是时候跟这个大名鼎鼎的经济学家见上一面了。”

司海有些不解,“你让我查的明月湾,根本没查出什么来?”

这些终究只是猜测而已,如果她是罗鑫,就不会明目张胆的把自己放在一个风口的位置,或许罗鑫也只是背后那人的一个掩护?

“这你就错了,”尚小小身子向后一靠,微微眯起的眼眸中隐匿着锋芒:“如果那些东西对他们没有威胁,他们也不会这么快就删帖,恰恰是因为……你查到了他们在意的地方。”

司海把所有查到的资料重新打包发了过来,然后关掉了视频通话,她没急着去看资料,而是合上了电脑,整个人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手盖在脸上,只露出形状完美的嘴唇,半晌,缓缓吐出一口气来。

睡觉。

陆少容伤势好的很快,拆了绷带后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训练了几天,一口气跑个两圈下来也不带喘的,他掰着指头算着,距离篮球赛比赛的日子,念念有词道:“小小,我觉得基础训练做的是不是差不多了?”

除了跑圈,深蹲,弹跳,最近他连篮球都没摸一下。

一边说着,陆少容一边向段锦回看去,那边四个人正在2对2,段锦回和一个戴着眼镜的秀气男生一组,他是段锦回找来的队员,刚见面的时候陆少容还十分怀疑,现在看来,那眼镜男仅仅只是看着清秀而已。

对篮球的控制和运球灵活敏捷,颇有几分那天尚小小对上何希时候的感觉,他和段锦回配合默契,短短几分钟,就将对面两人死死压制住了。

“不行。”

尚小小眼皮都没抬。

陆少容脸色立即跨下来,一脸幽怨,“段少为什么可以不用基础训练?”

这也太偏心了吧?

“因为你太弱。”目光落在球场上,另外三人或多或少都出了汗,唯独段锦回一人游刃有余,只有经过了长期有规律的训练,身体素质才能达到这种程度,尚小小眯着眼睛,忽然问道:“你和他关系很近?”

问话没头没脑的,陆少容懵了一秒,看到尚小小看着的人时,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哦了一声,回答:“小时候很近,后来段伯父生病后,来往就渐渐的少了。”

段正则生病的消息在洛市的名流圈内不是秘密,当初不少心思活络的人都猜测段氏没了主事人,会不会就此一蹶不振,

结果让那些虎视眈眈的人大跌眼镜的是,段氏股价反而一连涨了几个百分点,更是新拓展了几个前景无限的项目。

“回去了。”

尚小小拿起衣服,起身往外走。

身后的陆少容愣了一下,他还以为尚小小对段锦回有兴趣,怎么才问了一句人就走了?

“啊啊,不打了,这一个一个的投篮也太准了吧?!”

段锦回笑了下,余光瞥见尚小小慵懒的背影,将手里的球一抛,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精准无误的落在了篮筐里,陆少容无语的撇了撇嘴,“他背后长眼睛了不成!”

“我回去上课了!”

秀气男生擦了擦汗,也准备回去。

剩下的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陆少容磨了磨牙,“基础训练没做完,一个都别想走。”

伴随着几声跌宕起伏的哀嚎声,三人拖着步子开始继续跑圈。

尚小小走到学校门口,忽然看到一个意外的人正在墙角和两个黑衣人低声交谈着什么,低头想了想,她停住脚步,把包垮在肩上,一直等到他们分头离开。

左右看了眼,选择左边跟了上去。

走在前面的贾老师有些心虚,他尽量挑没什么人的小巷子,走几步就回头看一眼,走了二十分钟左右,他停在了一处不起眼的酒吧前面。

尚小小站在巷口,看着贾老师进入酒吧。

这个时间段,酒吧还没开始营业,而且就算是去酒吧,也用不着这么鬼鬼祟祟的,在联系到那两个诡异的黑衣人,尚小小眼眸一眯,贾老师好像在国际组织待过?

转身走进了街边的一个超市,漫不经心的在超市里绕了几圈,拿了一瓶饮料,准备去结账付款的时候,自动门忽然打开,伴随着一声电子音的“欢迎光临”,段锦回扬了扬眉,展颜一笑,“好巧。”

不得不说,名华的校草名副其实。

逆着光线的眉眼轮廓很深,五官分明立体,领口的两颗扣子没有扣上,恰好露出锁骨流畅的线条,一举手一投足间都散发着不羁慵懒的气息,让人移不开眼。

收银员一瞬看呆了,直到尚小小不耐的催促了一句,才慌张的说:“一共五块!”

付了钱,尚小小目不斜视的从段锦回身边走过,唇角缓缓勾起,轻飘飘的问了一句:“你跟踪我?”

一次又一次,巧合?

鬼才信。

段锦回不在意的笑了笑,伸手拿了瓶同样的饮料,扭开盖子,优雅地喝了一口,喉头滚动和脖颈暴出的青筋让收银员两眼冒泡,差点连呼吸都忘记了。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

倒是一点不脸红的承认了。

二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