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二糖   更新时间: 2017-11-22 09:00:31    字数:2005字

喝完饮料,段锦回把瓶盖盖回去,随手一扔,正中店内的垃圾桶里,双手插在口袋里走出去,“或者说是你跟踪的太专注了,没有注意到我。”

说的一本正经,他侧了侧头,凌乱的刘海遮挡住眉眼里的深色。

闻言,尚小小只是诧异了一瞬,随即好笑的勾了勾唇。

两个人的试探和好奇,她也很期待,是谁的底牌先被翻出来,只是希望底牌的牌面能让她产生一点兴趣。

看懂了尚小小眼底的深意,他唇角的弧度渐渐扩大,不羁的笑容晕染开来,绝对能让人看的脸红心跳,小鹿乱撞,只可惜,尚小小仅是不冷不热的瞥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既然达成了一致,是不是该告诉我……”

段锦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夹杂着恐惧的尖叫声打断。

两人一前一后的跑出去,尖叫声是从巷子里传出来的,一个仅穿着吊带的女人一脸仓皇,因为太急促,脚上没穿鞋,在看到段锦回和尚小小后,女人总算是定了定神色,结结巴巴地喊道:“快报警,有人死了!”

因为事关命案,报警后约莫十来分钟,警方就到了。

据那女人支支吾吾的讲述,死的人是酒吧的老板,因为还没到营业时间,她在楼上睡的迷迷糊糊的,起初听到的动静以为是老板的朋友,谁知道她醒来一看,就发现老板躺在沙发上,胸口插着一把刀。

一个警察勘察完现场,抬头看了看装在门口的探头,皱眉问道:“酒吧门口的监控是开着的吗?”

“应该是开着的……”

女人在警察的要求下去调取监控。

那个刑警回头打了声招呼,“正逸,现场照片交给你了!”

听到这个有些好笑的名字,尚小小抬头看了一眼,正好看着拿着相机的十八从酒吧内走出来,乍一看到人群中的尚小小,十八显然一愣,然后就笑了起来,惊喜道:“小小,你怎么在这里……”

下一句跟着的就是:“你又翘课了?”

十八扶了扶额,跟同事说了一声,就拉开警戒线往这边走来,在看到站在尚小小身边那个穿着同样制服的男生时,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段锦回挑了挑眉,双手插在口袋里,语气里颇有几分调侃:“你在警方还有熟人?”

尚小小不置可否。

没有回答他的话,看向表情严肃,皱着眉的十八,这个表情她可以说是十分熟悉了,她立马打了暂停的手势,有些不耐的歪了歪头,“十八,说教的话就免了。”

“你……”

十八一转头,看到尚小小不容置疑的神色,挫败的耸耸肩,“好吧……但翘课总归是不好的。”

后面一句话声音压的很低,而且是对着段锦回说的,显然,在十八的眼里,是段锦回这个痞里痞气的学生带着尚小小翘课的。

才刚说了一句话,去调取监控的刑警就一脸沉重的走出来。

从敞开的门看进去,一个仰面躺着的尸体正对着门口,眼睛瞪的老大,胸前的一刀手法粗糙,造成了大量的喷溅血液,尚小小收回视线,听到站在十八身边的一个负责记录的小警员自言自语地念叨:“看来监控早就被来人有预谋的破坏了……”

十八还想在说什么,那边有人在叫他,他只得依依不舍的交待了尚小小一句,就急忙去继续记录法医的现场勘验。

“你怎么不说?”

段锦回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她是看着贾老师进去那间酒吧的,而就在他进去后不久就发生了凶杀案,凶手是谁可想而知,只要一个目击证人,这个案子就容易结的多。

“你为什么不说,我也是一样。”

尚小小双手抱胸,懒懒地挑了挑眉,一手拎着包,一手从围观的人群里慢慢退出去,段锦回轻轻一笑,然后跟上。

“你听说过投名状吗?”

段锦回低沉的声音散在空中,一贯漫不经心的表情一散,认真的侧颜在金色的光线下好似渡上了一层琥珀色的金箔。

这下轮到尚小小惊讶了,“你对黑十字,有多了解?”

与很多黑道势力类似,想加入黑十字的人,首先需要递交投名状,也就是杀一个指定的人。

贾老师做的那些,很容易让人想到这一方面。

“略有耳闻。”

笑容散漫不羁,略带着些纨绔。

若只是略有耳闻就知道这些,那才奇怪。

尚小小没有深究,反正挖出他的底牌,正是她久违的生活调剂之一。

“那个小酒吧,是一个贩毒组织暗中销售的地点。”

段锦回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出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但对此,尚小小也仅仅是挑了下眉,毕竟能作为投名状的人多少都有些利益的关系,不会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酒吧老板,她更好奇的是,段锦回消息的来源渠道。

尚小小在原地站定,声音清冷:“为什么要告诉我?”

“作为我们合作的投诚礼。”

漆黑的眸子一眯,看着段锦回伸出来的手,很明显的顿了一下。

在组织里除了和司海有交情之外,她一向喜欢独来独往,比起团队行动,她更偏爱独自行动,因为你不会知道什么时候身边的人就会扯你的后腿,或是在背后捅你一刀,在贫民窟的时候,对人性的冷暖,她看的太多了。

迟疑了很久,但段锦回的手就这么伸着,没有一点要收回的意思。

“好。”

简单的一个字。

尚小小握住了那只手,他手上的温度很暖,她微微缩了下指尖,随即收回了手,补上了一句:“合作只是暂时的。”

黑十字在洛市已有的势力或许比她想象的还大,而且组织里出现的叛徒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罗鑫,或者罗鑫只是一个烟雾弹,这些都还待查实,就她现在的身份而言,有个合作的人确实有利无害。

段锦回眉眼低垂,手心还残留着她的温度。

现在是暂时的,但至于以后,他会让这个合作永远持续下去的。

二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