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二糖   更新时间: 2017-11-24 20:00:06    字数:2002字

就在顾玉梦一脸得意的时候,一个慵懒磁性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一千万!”

轻飘飘的一句一千万,立即让所有人的视线一转,声音的主人仍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微微侧着头,动作迷人的不像话。

那个翡翠的质地在怎么好,价值五百万也就封了顶。

大家听着这个报价,心想着,到底是四大世家。

顾玉梦脸色一沉,看了眼顾夫人后,一咬牙直接加了五百万。

那边顾夫人的神色也有些难看,本来顾玉梦报价了之后,就算其他人再喜欢,也没多少人会冒着得罪顾家的风险继续报价,但显然,段锦回不这样想。

“两千万!”

在众人的目光下,段锦回唇角一挑,笑容肆意不羁。

语气随意的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随意,一些人看着不免咋舌,两千万这么随口喊出去都没有一点肉痛的表情,果然是豪门世家。

“妈!”

顾玉梦皱眉,还想在次加价的时候却被顾夫人轻轻拉住了。

顾夫人给她使了个眼色,声音很轻地说:“你看那边……”

顺着顾夫人示意的方向看去,何希恰好站了起来,拿了个竞标牌,报出了三千万的高价。

“何希哥!”

顾玉梦激动的差点叫出来,“妈,何希哥是为我拍的?”

“傻丫头,这种叫价的事情让男人去做就是了,你就乖乖等着收礼物吧!”

刚才和何夫人聊了一会,听她话里似乎也有想和顾家联姻的意思,毕竟何氏和顾氏一联姻就是强强联合,足以将另外两大世家远远的甩在身后,或许还能进入国际组织的商业圈内。

现在正是给何希表现的机会。

“何家少爷也出价了,看来这胸针的归属决定了。”

“你看顾玉梦那得瑟的劲儿!”

主持人往台下看了眼,“三千万,一次!”

就在众人以为不会再有加价的时候,一句轻飘飘的“五千万”凭空炸响。

五千万就买一个胸针?!

段锦回双手插在兜里,模样散漫慵懒,好像五千万对他来说就跟五毛钱一样,话音刚落,一道凌厉的视线倏地从前面射来,何希一双寒眸看过来,冷酷的勾了勾唇,如果在这个时候放弃叫价,让其他人怎么看他!

刚准备开口,右手就被狠狠地拽了一下。

何华一脸阴沉,压低声音说:“闭嘴,他要就给他。”

明月湾项目正是要用钱的时候,要是这个紧要关头出了资金的漏洞,把国际组织的经济学家罗鑫给气走了就完了,他还指望靠着这个项目吞下陆家,挤进国际组织的商业圈。

何希不忿的皱了下眉。

但是他对何华一贯言听计从,他狠狠的瞪了眼段锦回。

丝毫察觉不到台面下的暗流涌动,主持人说道:“恭喜这块全球唯一的翡翠胸针由段氏财团获得!”

看到段锦回以五千万的高价拍下了翡翠胸针,顾铭安心里划过一道复杂的心绪,忽然鬼使神差的开口问道:“你和段锦回关系很好?”

闻言,尚小小侧过头,眉宇间似有些惊讶,随即眨了下眼,“怎么突然问这个?哥,你在意?”

在意?

顾铭安一愣,有种被看穿的窘迫,“当然……因为你是我的妹妹!”

“嗯?”尚小小挑了挑眉,“这样啊……”

“你年纪还小……”话开始变的有些语无伦次,刚开了个头,顾铭安突然觉得自己像个老头子一样絮絮叨叨的,干脆闭上了嘴巴。

慈善拍卖的最后一件拍品被拍下,慈善晚宴到了尾声。

尚小小看了下时间,就在这个时候,顾夫人步履优雅地走过来,她站在台上,握着话筒,见状,所有人都向台上看去。

“今天晚上,借这次机会,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顾夫人眼睛转了一圈,清了清嗓子,“给大家正式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顾家的千金小姐,前不久回到顾家的尚小小!”

顾家的千金,介绍却是尚小小。

这里的门道几乎不用多说,所有人都门儿清。

一时或是鄙夷,或是不屑,或是轻视的眼神都落在了坐在前排的尚小小身上,黑色的露肩礼服,剪裁修身的款式,勾勒的腰身盈盈一握,身材曼妙,肤白如玉,仅仅是一个背影就让人浮想联翩。

顾铭安皱了下眉,看向台上。

这之前,顾夫人跟他商量过这件事情,他同样认为该给尚小小举办一次正式的介绍,但现在,感觉到周围异样的目光,他忽然有点后悔当初的决定了。

“名华破例录取的特优生,我由衷的为有这么一个女儿感到骄傲。”

她完美的表现出一个善良大度的正室风度,估计今晚之后,顾夫人在贵妇圈子里的评价又要被吹到天上去了,连尚小小都忍不住想要为她鼓掌,这么好的演技,不去当戏子可惜了。

特优生?

一听到特优生,几乎是所有人都将尚小小对上了号。

关于名华那个评价很高的特优生,所有人好奇的很,没想到竟然是顾家的私生女。

一个看顾夫人不顺眼的贵妇压低了声音说:“难怪要认回这个私生女了,这种天才,以后搞不好会有一番惊人的作为。”

“这不急着给人正名来了!”

“不过我怎么好像听说,这个特优生有内幕啊?”

“你们想想,一个没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有可能成为特优生吗?看看她的长相,你们就明白这内幕是什么意思了。”

说话的人声音里不乏嘲笑讥讽的意味,说完后,眼神和台上的顾夫人交汇了一下,暗暗点了点头。

其他贵妇还有些不解,但一看到尚小小那张美艳娇俏的脸庞,眼中的嫉妒飞快的划过,无论哪个岁数的女人,容貌始终都是摆在第一位的,无疑,尚小小这种长相着实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而,流言这种东西,根本不需要事实,就能传的很广,众口铄金,最后白的也能变成黑的,谁还在乎事实的真相是什么?

二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