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二糖   更新时间: 2017-11-25 09:00:49    字数:2003字

低垂的眼睫轻轻颤了颤,唇角扬起一抹很浅的弧度,看着顾夫人表演完一副母女情深,从容大气的模样,忍不住有些想笑。

亏她还想着,能有什么不一样的手段。

结果到头来还是这一招。

她伸手捋了下耳畔的秀发,然后在众人惊疑的神色中缓步往台上走去,顾夫人也被她的举动惊愕了一瞬,快速的挤出一抹笑,“小小,你想……”

径直从顾夫人身边走过去,素白的手拿过台上的话筒。

微微偏了下头,灯光照耀下,完美的轮廓和清冷的眉眼,模样有些冷漠和散漫,一举手一投足,气度张扬傲然,这样的人,无论在哪,都会是焦点。

洛市大半的名流圈,此时脑海里都深深的印下了这道绝美的身影。

大理石立柱后,半个身子都笼罩在阴影里的段锦回看到这一幕,忽然咧开嘴角笑了起来,与平时漫不经心的笑容不同,眸中一道流光划过。

到底是他选中的合作伙伴,不按常理出牌。

顾夫人遇上这样的对手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次的介绍,会把尚小小风评整个推向一个顶端,当然,不是顾夫人经营算计,满心期待的负面评价,而是……

“呵……”

尚小小轻轻笑了下,清冷的脸庞因为这个笑容柔和了几分,“很多人或许会对我这个特优生报以怀疑……”一句话说完,刚才还窃窃私语的人同时一顿,看向台上淡定从容的少女。

“在学校,我同样受到了各种怀疑和攻击,解释总是苍白无力,沉默不代表默认,”说到这,尚小小顿了顿,黑白分明的眼底流光异彩,唇角笑意自信傲然,“那些莫须有的流言,你们最好适可而止些。”

最后一句话,说的冷酷而邪气。

所有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尚小小话筒一丢,下了台。

一个贵妇瞪圆了眼睛,“她以为她是什么东西,最后是威胁我们?”

“那风度,完全不像是私生女……”

“刚才的眼神,吓的我背后一凉。”

“她究竟是什么来头?”

顾玉梦方才还得意的笑容霎时僵在了脸上。

她们策划了几天的计划,竟然比不过尚小小的一句话!刚才还被说的不堪的尚小小一瞬间就调转了评价!

不止是顾玉梦,顾铭安同样被尚小小怔愣了,看着那抹清瘦的身影走下台来,一脸的若无其事,但莫名的心却像是被尖锐的指甲划过,疼的清晰分明。

他为什么没有注意到?

在他为尚小小高兴的同时,却从来没有想到她可能会受到的流言蜚语的攻击!

明明说过要照顾她,保护好她……

“小小,你为什么不和我说……”顾铭安一把把尚小小拉过来,眉宇间透着内疚心疼。

“哥?”

尚小小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无声的叹了口气,“我不在意的。”

正如她说的那般,她一点都不在意。

反击也仅仅是不想让顾夫人如意而已,不在意不代表不反抗,毕竟,人家几次三番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了,在当哑巴就是包子了。

“……不能骗我?”

盯着尚小小看了好一会,顾铭安不放心的继续补了一句。

“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下意识的话一说完,尚小小垂了垂眼,指尖轻轻颤了一下,隐瞒不代表欺骗。

注意到尚小小一瞬间的停顿,顾铭安默了一秒,伸手揉了揉尚小小头发,声音温和而宠溺:“嗯,记住你说的话,以后都不准骗我。”

翡翠水色通透,玉质纹路清晰,胸针约有半个巴掌的大小,做工很是精致,段锦回把玩着手里的胸针,侧脸的线条看起来有些冷峻,看着那两个渐行渐远的身影,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淡。

“妈!那个贱人她——”

顾玉梦一张脸扭曲,满眼的戾气。

“小点声,别给我在这丢脸!”

顾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脸色怨毒阴沉的可怕。

是她低估了尚小小的心计,但那又如何?

只要她还在她眼皮子底下待着一天,她就能让她怎么来的就怎么从顾家滚出去!

谁都没想到,一场慈善晚宴,最后令所有人印象最深的却是尚小小最后的那番话,而她的容貌气质,更是被传的夸张,一下子成了名流圈子里讨论度最高的千金小姐。

顾夫人参加的几次聚会,还经常被贵妇们拉着夸尚小小,听的她脸上带笑,心里却气的心肝脾肺肾都疼的慌,十足十的把尚小小给骂了个遍。

然而,尚小小的名气还不止于名流圈。

当时守在慈善宴会外的记者在夜风里吹了几个小时,好不容易等到宴会结束,他本来是想逮着机会采访几位明星的,一看到尚小小和顾铭安出来,立即扛着摄影机冲了过去。

镜头里捕捉到的画面是两个长相有几分相似的俊男美女。

近距离看,记者当即惊艳了几秒,差点连打好的腹稿都忘光了,“那个,请问——”

眼看着尚小小不耐烦的要走,那记者大声的喊了一句,“可以给我十分钟,采访一下你吗?”

然后,摄影师的镜头里就拍到了被几家杂志争相发售的一张照片。

尚小小侧着头,眉宇间透着些不耐烦,这种情绪却丝毫没有影响容貌的美感,黑白分明的眼神看着镜头,唇角扬起一抹漫不经心的弧度,薄唇轻启:“不行。”

惊艳震撼的同时,一种浓烈的挫败感蔓延开来。

还真是拒绝的直截了当。

但至少留下了一张面对镜头的照片。

刊登有尚小小照片的几本杂志在一周内竟然卖断了货,要知道那可是经济类的周刊,一般除了职业原因相关,几乎没什么人买的杂志,卖断了货是什么概念?!

当然,这其中有尚小小是顾家私生女的原因,普通大众似乎总是热衷于豪门世家的这种花边秘闻,更多的则是,她是名华学院的特优生,又有着如此惊心动魄的容貌。

二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