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二糖   更新时间: 2017-11-26 09:00:12    字数:2043字

没等段锦回走近,一个篮球转变了方向,直直地往他的脑袋上砸去,陆少容晃了晃手,一副等着看好戏的神色,谁让段锦回和那个眼镜男总是不来训练的!

“嘭!”

篮球没有如陆少容期望的那般,反而被段锦回伸手利落的拦下了!

然后掌心一勾,篮球在地上弹了两下,陆少容还没反应过来,腹部就是一痛,苦哈哈地闷哼了一声,另外两人看的目瞪口呆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陆少容好半晌才从地上爬起来,整张脸都皱在一块,低咒了一声,“该死的!”

至于这么小心眼吗!

段锦回双手插在口袋里,唇角扬着,那副笑意看着要多恶魔就有多恶魔,陆少容暗叹口气,暗自腹诽,陆清还一天都晚的念叨,段锦回有多么多么好,这死丫的怕是心都是黑的。

目光从龇牙咧嘴的陆少容身上收回,刚才抛出球的那一刹那,显然能看出段锦回是收了力道的,不然这时候陆少容恐怕得去医院躺上几天了,尚小小眼眸闪了闪,“有没有兴趣?”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标注显眼的地址。

扫了一眼,段锦回眉梢轻挑,侧眸朝尚小小看去。

耳侧墨色的发丝衬的一张脸如冷玉,五官恰到好处,找不出半点瑕疵,完美的让人难以移开视线,但在她身上,比起惊为天人的容貌,那一身清冷疏离的气度,更像是迷醉的罂粟花。

“是什么?”

见段锦回似有些心不在焉,尚小小蹙了下眉,缓缓吐出两个字,“罗鑫。”

听到这个名字,段锦回脸上的情绪仍是漫不经心的,仿佛震慑洛市的这个经济学家的名字对他而言仅仅是一个人名而已。

要么是他不知道罗鑫的份量,要么就是他远远看不上罗鑫的份量。

尚小小微微一笑,越发对段锦回身后的底牌感兴趣起来,她挑起一边的眉毛,清冷的目光直直地望向他。

“好。”

简单的一个字,表明了段锦回的立场。

伸手拂过深邃的眉眼,掩下眼中的探究和兴味,姿态再是闲散不过,懒洋洋的靠在单杠上,声音低沉而有磁性,“我对国际组织的人仰慕已久,有这个机会,当然要去拜访一下。”

话说的有礼有度,但那顽劣的表情却显然不是嘴上说的那么一回事。

这个地址——

直到昨天晚上他手上的情报网络才查到。

而尚小小拿到这个地址的速度,和拥有情报网络的他相比,竟然都没多少时间差?!

“晚上十点。”

对于段锦回目光里的探寻,尚小小浅浅笑了下,在地图上圈了一个红点,“我在这等你,合作伙伴。”

段锦回欣然应下了。

这是一个试探何氏深浅的很好的机会,而且根据情报网络传回来的信息,罗鑫或许还牵扯上了黑十字,光就这一点,他也必须去查个究竟。

天色渐渐暗下来。

坐在闹市区里的段锦回不着痕迹地扫视了一圈,然后在服务员不住投来的害羞目光下,点了一杯冰咖啡,他看了看时间,九点半。

早到,是他一贯的习惯。

只是没想到,这一等,就等到了十点一刻。

饮料已经喝了两杯,服务员甚至在他凝眉思索的时候偷偷的拍了几张他侧着脸的照片。

尚小小不是不守时间的人,难道出了什么事?

位于段锦回等待的地方往东五千米的方向,确实如他猜测,尚小小遇上了一些麻烦。

四五个拿着铁棍的彪形大汉堵住了她前后的去路,包围圈下,衬的尚小小的身形愈发纤细娇小,偶有路过的行人不禁为少女捏了把汗,但也仅此而已。

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为数寥寥的行人早在凶神恶煞的壮汉围聚过来前,早早的离开了这一带。

一个魁梧的人影从壮汉中走出来。

那张脸上有一条触目惊心的疤痕,凹陷的眼珠中泛着凶狠,看向被手下堵在中间的尚小小,嘴角阴鸷的勾起,冷酷而嗜血,“美女,又见面了。”

这一段时间的盯梢,这娘们一直和陆家少爷在一块,让他们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现在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可得好好的玩一玩。

处于包围圈内的尚小小只是抬了下头,看了眼暴哥那张可怖的脸,淡淡的说了一句:“让一让,我不喜欢迟到。”

声音清冷。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然后爆发出一阵哄然大笑。

“哈哈!这娘们我喜欢!”

“她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

暴哥残忍的舔了舔嘴角,然后扬了扬手,几个拿着铁棍的人更加逼近了尚小小,“美女放心,我们动作很快!”

就在暴哥话音刚落的瞬间,几个壮汉同时出手,他们的眼神满是轻慢和淫邪的光芒,在他们眼里,尚小小就如同待宰的羔羊,铁棍都避开了尚小小的绝色的脸蛋,毕竟,暴哥交待了,接客什么的还得靠着这张脸。

恶心淫邪的目光让尚小小皱起了眉,一双墨眸里泛起冷冽。

下一秒,谁都没看清少女是怎么动作的,在反应过来前,铁棍落下的地方已然空无一人,然后,一声惨叫声骤然响起,尚小小面无表情的一脚踢开面前一个壮汉,纤瘦的体格和壮汉的身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但——

“啊——”

尚小小活动了一下手腕,抬脚狠狠一踹。

手上不知道按到壮汉手臂的什么位置,那人整张脸都痛苦的扭曲在一起,泪水和汗水全都混杂在一块,整个模样狼狈不堪。

“都说了,我赶时间。”

尚小小甩了甩手,感觉到手指间滑腻的触感,嫌恶地皱了下眉,然后就像是看不见那几个虎视眈眈围在周围的人一样,慢条斯理的从兜里拿出一张纸巾来擦了擦手。

修长如玉的指尖看着精致无比,但唯有此刻在地上痛到打滚的几人才知道,那双手的杀伤力有多大,在道上混的,被砍伤打伤什么的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但今天,他们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痛苦。

那种痛遍布全身的神经,好似所有的感官一瞬间被放大了数百倍!

二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