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二糖   更新时间: 2017-11-26 20:00:06    字数:2016字

瞥了眼僵持着不敢靠近的其他几人,尚小小挑了挑眉,目光落在了暴哥身上,薄唇轻启:“我有点好奇,她给你开的什么价?”

一个淡淡的问话,让暴哥一惊,看着尚小小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惊异。

显然,对于有人出钱找他们对付她的事情,眼前这个少女对此一清二楚,

暴哥不傻,相反还十分精明,这份精明使他早早就从青组脱身,投靠了黑十字,他的眼光很少有错的时候,对这个少女,他恐怕是第一次看走了眼。

“你想知道?”

暴哥示意了下手下,那几人渐渐退开,放下了手上的铁棍。

刚才她的那几招,他们全加起来都不会是她的对手。

清辉的月光落下来,璀璨清冷的墨眸,唇角扬起的弧度,那极具压迫感的威压和气势简直教人不敢直视!

尚小小擦干净手,缓缓扯出一抹笑容来,“只是有点好奇,不如这样,我出双倍的价格……”

暴哥一愣,不由握紧了铁棍,暗含审视地看了尚小小一会,所有的遐思全都散去,面上满是严肃,眼前这个少女的危险程度恐怕不亚于组长。

“两百万。”

闻言,尚小小嗤的一笑,嘴角微动,“她倒是下了血本。”

是该说顾玉梦太想她死了,还是该说顾玉梦太有钱了!

“我出五百万,她想加诸在我身上的就请你们原封不动的还回去,如何?”

一听到这个价格,包括暴哥在内的几人都不由有些动容,他们在尚小小这里讨不了一点好处,现在她提出这么一单买卖,就像是天上掉馅饼的好处!

虽然这样对原来的主顾有点没道德,但识时务者为俊杰!

沉默了一会,暴哥狰狞的面容,挤出了几个字:“现金交易。”

“可以,”尚小小弯了弯唇角,“不过我暂时没钱。”

如果不是惧于尚小小的武力值,暴哥几乎忍不住要骂出声来,难道这种事情还有赊账的吗?!

勾了勾唇,一手插在兜里,一手拎着包,“走吧!”

“去哪?”

暴哥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她的节奏了。

看了下时间,十点一刻。

“拿钱。”缓缓吐出两个字,蹙着的眉心显示出她此刻的不耐烦来。

黑色的面包车停在热闹繁华的夜总会前面,入目可及的是炫目的霓虹灯和穿着暴露,有着曼妙身段女子,尚小小面无表情的下了车,径直往门内走去。

守在门前的两个保安诧异的对视了一眼,“小妹妹,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尚小小没说话,只是侧了侧头,在她身后,是暴哥和一众苦着脸的手下。

暴哥在娱乐城内比较脸熟,这块区域被黑十字的组长交给了暴哥他们负责,其中就包括这个娱乐城暗处的地下赌场。

见到暴哥,两个保安同时看到了对方眼底的惊诧,在转头看向尚小小时,只能看到一个分外清丽的背影。

耳边响着震耳欲聋的音乐,舞池里男男女女搂抱在一块,甚至在一些角落里,上演着各种少儿不宜的场面,暴哥极为恶趣味的看了一眼尚小小,想着,不知道会从她脸上看到什么表情?

刚一抬眼,一双冷冽锐利的眸子转了过来。

没有震惊,厌恶,恶心,惊惧等等他所能想到的表情,那张清如冷玉的面庞没有半点波澜,好似周围有种无形的气场,近在视野里的一切都被隔绝在气场之外,影响不到她分毫。

皱着的眉心显示出尚小小的不耐烦。

“这里!”

暴哥立即答道。

他伸手指了下位于工作人员通道旁边的一处小门。

看着不起眼的小门隔音效果却很好,尚小小抬步往那边走去,周身锐利疏离的气质与周遭的氛围格格不入,又好似绝世而独立的清莲。

忽然,一个娇媚的女人扶着一个醉的不轻的人过来,擦身而过时,那女人娇软的劝道:“哎呀,袁哥,袁部长,我这就扶你回去。”

尚小小顿了一下,转头,只看见一个模糊不清的轮廓。

袁部长……

如果没记错,明月湾项目的负责人就是他。

“这下面就是地下赌城。”

暴哥打量着尚小小,见她忽然停下来,不由眯了下眼,“赌城平时不是会员是不让进来的,这次是破例,但赌城的规矩,你该知道……”

尚小小抬了抬手,止住暴哥的话头,声音里满是不耐,“闭嘴。”

被一个黄毛丫头这么一噎,暴哥的脸色实在好看不起来,他攥了攥拳头,额头的青筋直跳,一言不发的跟在尚小小身后。

穿过一个蜿蜒向下的楼梯,映入眼帘的是一处空旷的圆形大厅,天花上装饰着各种昂贵的水晶灯,大厅中划分出了各种常见的区域,和上层相比,这里要安静一些,但一个个玩乐的人面上都透着或是疯狂,或是狂喜,或是死灰一样的脸色。

暴哥指着一个营业台,“这里是换筹码的地方,最小额度是一百万,利息是一小时一个点。”

他以为在他说出这些话后,尚小小的神色会有些波澜,毕竟在这里,千万富翁也有可能一夜之间变成穷光蛋,甚至还欠下一屁股债。

在这里,被追债追到家破人亡的事情一点都不新鲜。

“借一百万。”

尚小小神色淡淡的,冷冷一笑。

一小时一个点,还真是暴利。

从侍者手里接过一枚红色的筹码,尚小小拿着筹码走到了一个掷骰子的赌局,荷官刚开了一局,这种赌局是最简单,最快速的,但同时也是最容易做暗中操作的,所以来赌这个的人比较少。

“大。”

几乎没有考虑,尚小小把筹码压在了大上。

暴哥惊疑的抿着唇,心里几个念头闪过,在他看来,尚小小模样十分气定神闲,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但却选了这种深谙赌术的人都不会选择的赌局。

说不定只是一个有些功夫傍身,不可一世的千金小姐。

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就听到荷官打开骰盅,清润的声音响起,“四五五,大!”

二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