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二糖   更新时间: 2017-11-28 20:00:02    字数:2001字

千钧一发之际!

尚小小眸底冷冽尽显,手一撑,从地上捡起一颗粗糙的石子,食指微屈,石子便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激射而出!

“嚓——”

声音刺耳。

石子飞出的速度很快,直接和子弹撞了个正着,一阵火花乍现,段锦回迅速的转过脸,俊逸的侧脸被石子的力度擦出一块血痕,但却让他避开了那致命的一枚子弹!

石子的路径和速度如同精确计算过的,霜十阴冷的眸子里涌现出震惊的神色,单单凭借石子的撞击,改变子弹的运行轨迹,一般人绝对做不到!

一双眼睛迅速朝石子射出的地方看去,不用多想,这个人就是他们猜测的大人物!

既然现在送上门来了,那岂有让他们活着回去的道理?

罗鑫此刻的震惊不亚于霜十。

因为熟悉国际组织内部的情况,甚至比起霜十更加震撼,那样的手法,那样的精准度,在组织内数下来,不多于十个人,他们的名号一出,整个国家都要震一震,现在却出现在这小小洛市,究竟是谁?!

尚小小移动的迅速,在霜十扫射过来的同时,只留下一个倩丽的背影,一张张扬的脸笼罩在阴影中,现在还不是暴露身份的好时机。

有可能会影响到顾铭安。

如玉的手指在脸上抹了两下,此时呈现在段锦回面前的,便是一张沾着泥土的脸,就算如此,反而衬的黑白分明的眼眸如同璀璨的星辰,美的惊心动魄。

“你想死?”

很明显听得出来,她在生气。

段锦回伸手抹了下脸,指尖沾上了温热的血液,嘴唇动了动,“不想。”

要不是尚小小的那枚石子,现在他伤的就不仅仅是脸了,冷凝的目光落在指尖的那一抹鲜红,瞳孔骤然一缩,段锦回呼了口气,抬手拂过眉眼,闭着的眼睛在睁开时,恢复如常。

敏锐如尚小小,自然察觉到段锦回古怪的心绪波动。

但在不容一个失误,生死攸关的时刻,所有的心情全都要收敛,这就是战争的准则,不能控制自己心情波动的人,都不是合格的队友。

所以,她才觉得合作是件麻烦的事。

尚小小唇角一勾,直直地看向段锦回深邃的眸子里,挑起一边的眉毛,声音清冷,“你欠我一命。”

至少,他平静心态的速度很快,甚至远远超过国际组织里的特训过的成员。

“我记下了。”

伴随着段锦回低沉的声音同时响起的是,一阵连续的机枪扫射声,几个黑衣人正持枪向他们藏身的地方靠来。

可以看出,他们根本不在意动静的大小了,现在是想直接将他们两个人的命给留在这里!

饶是在这样的境况下,尚小小冷玉般的脸庞仍然没有半点波澜,唇角扬起的弧度从容自信,声音平稳而冷静,“你的眼神好吗?”

“嗯?”

愣了一秒,段锦回意识到尚小小准备做什么,眉宇间流露出一抹肆意的弧度来,“很巧,我对自己的眼神格外有自信。”

话落,“啪”地两声。

废弃厂区周围的几盏照明灯尽数被石子击碎,空旷的工厂内,层层阴云遮蔽了月色,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小心!”

“别开枪!”

“啊——”

“啊——”

三四个黑衣人陆续倒下,看不见目标的话,手里的枪也就成了摆设。

霜十阴冷的皱着眉,快速走到仪器边上,仪器内淡蓝色的液体渐渐凝结,借着液体微弱的光亮,他迅速将液体搜集在几个透明的瓶子里,“这里不能待了!”

罗鑫倒吸了口凉气。

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么一幕。

屋外,短短几秒钟,除了猎猎作响的夜风,在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好似手下所有的人全都被消灭了一般的寂静。

段锦回悄无声息的绕到一人的身后,慵懒的神色带着些冷酷,伸手一扭,那人应声倒地。

与此同时,尚小小踢了踢脚边失去意识的人,淡淡地看了眼他手臂上的图纹,冷冷地勾了勾唇,直接从那昏迷不醒的人身上踩了过去,厚底的军靴踏在地面上,没有发出半点的声响。

“走。”

言简意赅的一个字,透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段锦回紧握着双手,眯着眼睛往屋内看了一眼,所有守卫的人都被他们解决了,现在是拿下屋内两个人的好机会,但尚小小却说要走,他张了张嘴,下一秒,闻到空气里淡淡的味道以及薄薄渐渐升起的透明气体时,脸色骤然一白。

拉开车门,起步发动,尚小小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就像是根本没看到身后发生的事情,油门直接踩到底,车子发出一阵阵轰鸣声。

副驾驶的门开着,段锦回脚下一蹬,一个冲刺,修长的手直接攀附在了晃荡个不停的副驾驶车门边上!

与其说是上了车,倒像是个汽车挂件似的挂在外面!

尚小小连一个眼神都没往右侧看来,车子的速度反而再次提上来,无视前面的障碍物,堆积的罐子和货物全都被一路撞的飞起。

“嘭嘭嘭!”

炸响声犹如多米诺骨牌,连绵不绝。

剧烈波动的热气流直接把疾驰中的车子高高掀起,段锦回被气流一甩,稳住身形,坐进了副驾驶,但是车门却被整个掀飞了。

向后看去,灼热的爆炸气流中,火光直冲天际。

尚小小猛地转了下方向盘,车子转了个方向,从半空中跌下来,因为震动的幅度太剧烈,车内两人的脑袋同时撞上了车顶,车尾甚至能闻到一股难闻的焦糊烟味。

段锦回眼神明灭不定,看着整个消失殆尽的废旧厂区,露出一抹深思。

而尚小小恰在这时开了口,“分离药材的仪器内部压力很高,只要空运作,就会气爆。”

难得的,算是解释了一句。

车子向一个方向行驶了二十几分钟,尚小小扫了眼空无一人的偏僻道路,将车子熄了火,拉开车门,下来。

侧对着段锦回的一张脸,明艳而张扬。

二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