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二糖   更新时间: 2017-11-29 09:00:01    字数:2049字

抬手揉了揉眉心,目光落在半靠在车前姿态清丽的身影,段锦回唇角缓缓扯出一抹细小的弧度,每次在他觉得有些了解尚小小的时候,事实又会让他觉得,他所谓的了解是多么的浅显。

深邃的眼眸一沉。

因为主管情报的关系,段家的继承人从小就会接受各种不同一般的训练,就算是在黑暗中,他也能行动自如,看的一清二楚。

他看的分明,在行云流水的击破了照明后,尚小小的动作没有一点的迟钝,如果没经过训练,是不可能达到这种水准的。

“你……究竟是什么人?”

一手插在口袋里,一边从没了车门的一侧下了车。

尚小小及肩的头发披散下来,手腕上绑着一根黑色橡皮筋,她抬手捋了捋头发,姿态再是清晰不过,听到问话,黑漆漆的眼眸闪过一道光,“直接说出来,会不会太无趣了点?”

身手诡异,判断力惊人,一次次刷新对尚小小的认知,段锦回直视着那双透亮的眼眸,笑着说:“确实。”

周围只有一盏孤零零的路灯照明。

尚小小的倒影被灯光拉的老长,段锦回下意识的移动了一下脚步,两道阴影恰好重叠在一块,目光落在地面上的影子,唇角微微扬起。

“你对黑十字了解多少?”

侧着头,根本没注意段锦回的举动,尚小小低垂着眸,随口问了一句。

今晚查到的事实太过惊人,那场本来能毁灭一切的爆破竟然还有幸存者,也因此,黑十字才能这么快重振旗鼓。

他们觊觎明月湾那块地的原因也有了些许的眉目。

他们在炼制的药剂,虽然很轻微,但她能察觉到一点点的能量波动,这可不是件值得乐观的事。

“从四年前的那场爆破开始……”提到黑十字,段锦回眼底掠过一丝波澜,垂在身侧的手不由得握紧,“四年间,能查到的黑十字所有的资料。”

“哦?”

这个答案倒让人有些意外。

毕竟,四年前,黑十字组织的消亡在国际上都有消息传开的,就连她也是因为上次的意外,才发现黑十字死灰复燃的。

能对一个消亡的组织,不遗余力的追查,无非是私怨。

将碎发别在耳后,段锦回抬起脸,半张侧脸的血迹糊成了血痂,给他冷峻的容貌凭添了几分邪肆冷酷。

“四年前的爆破,我在现场。”

看向尚小小,一字一顿道。

平日里懒散的眸子里满是严肃,眸底的墨色晕出一片黑雾,所有情绪沉淀,凝结,这件事对段家来说,是重要的机密,但面对尚小小,他却直接说出了这个秘密。

尚小小淡淡的表情顿了一下,眸底有一瞬的惊讶。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会对霜十的出现有那么强烈的情绪上的波动,四年前的那场爆破,就算是在国际组织都很少有人提起,因为那被归类为一次失败的任务。

“这样……”

没有继续追问,尚小小翻身上了车,这千疮百孔的车子要开回去恐怕还有些勉强,但现在,也只能将就着用用,最好是祈祷着能尽量坚持的久一点。

临关车门前,尚小小抬眸,声音淡淡的,“与黑十字为敌,你还太弱了。”

太弱了。

三个字,让段锦回身形一僵。

随即又释然地勾了勾唇,今晚若不是尚小小在,他恐怕真要把命搭在那里,嘴角微动,无声地吐出两个字,虽然没有出声,但尚小小看到他唇形的时候,伸手带上了车门,抛下一句:“没有下一次。”

对合作伙伴,救人最多只救一次。

因为她耐心很不好。

“尚小姐,”一只手撑在车门前,段锦回忽然叫住她,另一只手像变戏法一样摊开在尚小小面前,一枚精致的翡翠胸针躺在掌纹清晰的手掌中,“给你。”

那枚五千万高价的胸针。

没有伸手去接,脸上表情没有明显的变化,尚小小挑眉看了眼段锦回,眼底的意思在清楚不过。

“欠你一条命的谢礼。”

口吻漫不经心,就像送出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玩意。

翡翠水色极好,灯光的反射下波光潋滟,尚小小扫了一眼,随即笑道:“五千万一条命,段少的命应该不止这个价钱吧?”

“那是自然,”段锦回眯眼笑着,“所以这只是利息。”

对视片刻,尚小小率先移开视线,伸手接过那枚胸针,冰凉的指尖触到他温热的掌心,忽地蹙了下眉,声音淡淡:“利息,我就收下了。”

看着车子驶离视野,段锦回伸手拿出兜里的手机,身子慵懒的靠在路灯下面,亮眼的白炽灯照的他脸色惨白,若是有路人经过,一转头还能看到他结着血痂的侧脸,怕是会吓个半死。

“少爷!”

电话接通,一个声音传来。

段锦回报出了高速的位置,“让人把车开回来后,走二手车市卖掉。”

“是!”

少爷的命令就是绝对。

“地址我发给你,让人来接我。”

交待完事情,段锦回收起手机,微微低着的眸,掩住了眸底的冷光。

确实如尚小小所说,他太弱了。

一张苍老的脸浮现在脑海中,虽然那人的长相已经模糊不清,但他仍记得他说话时的表情,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傲然的,那人说:“你们段家和我们之间的差别,是天渊之别。”

天渊之别……

扯出一抹冷冽的笑容来,不甘心地踢了下灯柱,低咒一声。

回到顾家的时候,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因为处理那辆明显有着爆炸痕迹的车子,花费了一些时间,尚小小轻车熟路的从后山绕过去,一一避开顾家巡逻的安保,利落的踩着花篷的顶,翻身上了二楼。

经过顾铭安房前时,尚小小的脚步停顿了一下,门缝内泄露出一道淡淡的光线,眉心不自主的皱起来,默了半晌,转身回了房间。

屋内,顾铭安翻阅的资料的手一停,疑惑的皱了下眉。

刚刚好像听到一声关门声。

抬头看了下时间,才恍然自己又工作到忘记了时间,其实最近公司的事情并不算太多,让他烦恼的是何氏的一个提案。

二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