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二糖   更新时间: 2017-11-30 09:00:52    字数:2001字

“你们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市长的办公室内,几个站着的官员皆低着头,扫了眼市长震怒之下拍在办公桌上的新闻报道,上面刊登着几个硕大的黑体字——“废旧厂区凌晨爆炸,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

见所有人闷不做声,市长气极反笑,向后靠着,一手拍在桌子上,“现场的人员伤亡情况查的怎么样?”

这话是对一个专管现场的官员说的,那个中年秃顶的男人听到问话,知道逃不过,立即抬起头,一本正经地说:“根据之前提上来的汇报,没有人员伤亡。”

对他的回答不予置评,市长冷冷一笑,转头看向另外一个男人,“事故的原因现在还没个说法?你们现在一句话都问不出来,我的市长专线却响个不停!”

正说着话,秘书就在外面敲了下门,面色有些迟疑和纠结,“市长,上头有电话过来,请您过去接一下。”

闻言,杵在市长办公室里的几人都瞥见市长难看的脸色。

其实他们心里也是叫苦不迭,要知道这件事情发生在半夜,而且废弃场地地处偏僻,直接惊动了媒体,为了抢新闻的媒体纷纷前往现场,报道直接抢在了他们部门行动之前就发出了。

一整天,社会类版面全被这次爆炸给屠版了。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尽早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

市长沉着脸,丢下一句话就急匆匆的跟着秘书往办公室外面走去。

袁部长站在众人身后,抬手抹了把额头沁出的冷汗,感觉到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他甚至没有跟其他人打声招呼,就匆匆忙忙的离开。

在场的人中,唯有他对那场爆炸心里有几分猜测。

“部长,去哪?”

司机回头看了一眼,袁部长上了车后就神色凝重。

袁部长拿着手机,犹豫了半天,看着自己编辑的那一段文字,还是点了发送,然后把手机放在一旁,呼了口气说:“去星辉会所。”

依言发动车子,听到熟悉的地点,司机忍不住想,最近袁部长去星辉的次数似乎太过频繁了?

而此时,关注着洛市这场诡异爆炸的远远不止他们。

国际大酒店。

装修富丽堂皇的豪华包间,浴室里升起朦胧的白色烟雾,蒸汽比起普通的气体显得更加浓重,似乎有些不同,如果有精通于药剂的人在此,便能闻到那蒸汽中浓重的疏通经脉的稀有罕见的药材味道。

浴缸里,躺着一个身材修长,肌肉线条分明的男人。

赤裸的胴体仅仅是一瞥之下,就能察觉到蕴藏在肌肉之下,惊人的身体力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混血儿的关系,他的身材格外健硕高大,身上的每一道线条都像是上天思虑良久后,完美刻下的。

半晌,闭着的眉眼睁开。

深邃的眼眸瞳色很浅,配着一头湿漉漉的亚麻色发丝,有种说不出的贵气深沉的气质。

“刷”的起身。

未着片缕的身体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一举手一投足之间皆让人难以移开视线,他看着一浴缸的清水,颇有深意地弯了弯唇角,吸收了药材的功效,身体能量直接突破了壁障。

“零大人!”

一直如雕塑一般守在门外的两个黑衣人听到房间里的细微动静,恭敬地敲了下门。

零随手拿了条浴巾,赤着脚从浴室里走出来,“进来。”

黑衣人脚步无声地进来,仅从脚步的力度就能看出他是个身手不凡的人,这种实力的人却仅仅只是作为一个人的手下,那房间内的人,该会是怎样的来头?

面前是一扇落地窗,从这间位于顶层的豪华包间向外看去,整个城市的景象皆能收入眼底,“查到了?”

没有回头,优雅地抬手撸起一头的湿发,露出棱角分明的额头,面容深邃,五官分明,是那种看一眼就难以忘记的长相,迷人而矜贵。

黑衣人远远站着,恭敬地低下头,“在洛市。”

正在播放新闻的电视正好放着洛市的那场古怪的爆炸,主持人的声音刻板的念着:“本应是无人的废弃厂区,这次的爆炸引来了各界的种种猜测,目前我们采访了专家的看法,专家认为工厂的设备老旧都有可能产生爆炸的隐患……”

“有趣。”

没什么血色的薄唇浅浅勾起,谁也看不出零在想些什么,“洛市这么热闹,热闹到连我都有点好奇了。”

骨节分明的指尖夹着一张薄薄的纸,黑衣人抬眸看了一眼,只能看到四个稍大的字——死亡证明。

只看了一眼,就感觉到冷冽的目光,黑衣人一惊,立即垂下了头。

那张脆弱的纸就在他眼前,变成了粉末,被风吹散在一地。

“零大人,是想去洛市?”

“不急。”

浓密的睫毛在眼下落下一片扇形的阴影,擒在嘴角的一抹弧度亦正亦邪,眸底的神色莫名,“小东西的嗅觉太敏锐了,既然她想玩,就让她好好玩玩又何妨?”

黑衣人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从鹿岛回到组织据点的时候,组织内部的势力实在是不容乐观,零的震慑力和魄力在国际组织内早就成了惯性,但想要挑战的这份魄力的人仍层出不穷。

毕竟,能进入国际组织高层的人,都独具能力,各有所长。

让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零对这些明目张胆的叛变连眉梢都没有皱一下,关心的第一件事,反而是确认X的死亡。

偌说,组织内和零的关系最为特别的一个人,就非X莫属。

能从零那种非人的残酷训练中生存下来,甚至能跟在零身边长达四年之久,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组织上下都没有明说,但都默认了一个事实,X对零来说是特别的。

至于,特别在什么地方,没人知道。

在看过X的死亡证明和已经被火化的骨灰,零炼化了从鹿岛带回来的药材,然后就直奔南方而来,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正位于洛市的临省。

二糖说:

11月又结束了,年末的时间过的好快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