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二糖   更新时间: 2017-12-01 09:00:59    字数:2008字

周末,还未到开场时间,许多媒体和记者就早早守在了体育场外。

这次篮球赛之所以引起重视的原因,除却有何氏公子何希参赛的原因,还有就是,国际知名的篮球教练也会来到现场观战。

看着体育场外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尚小小不耐的皱了下眉,王均坐在驾驶座上,仍在喋喋不休地说:“听说比赛的门票早在半个月前就销售一空,倒卖的价格直接翻了几倍。”

尚小小直接拉开车门,下了车。

“哎——”

王均讷讷地喊了一句。

见尚小小没一点回头的意思,想了想,给顾铭安发了条信息,顾总只交待要把尚小小送到地点,这样应该算完成任务了。

一辆银色的车刚从体育场东门开进来,一群很有眼色的记者和媒体立即围了上去,在一片人影中,王均不用看,就能猜出来的是何氏的那位公子。

“何少,对于今天知名教练的到来你有什么看法?”

“何少,你对今天的比赛有没有信心?”

“何少……”

站在人群之外,尚小小脸上清淡的笑意看着有些嘲讽,懒懒的掏了下耳朵,这么多人,还真是吵的慌。

走出几步,对面一个同样慵懒的身影正往这边而来。

在他身后,是已经换好球服的陆少容三人组,眼镜男背着个包,手上还捧着一本书,这一行五人,看着还只有陆少容最靠谱。

“小小……”

见到尚小小,陆少容心一定,刚叫了一句,眼角的余光就瞥见围在何希周围的那一群兴冲冲的记者们。

“何家少爷的待遇就是不一样。”

“这场球赛对他们来说,大概都觉得毫无悬念。”

陆少容收回目光,眸底划过一抹坚定,“那我们赢了,就能爆个大冷门,这样才有话题度,不是吗?”

看见陆少容的背影和紧握的双手,尚小小挑了挑眉。

与此同时,位于记者包围圈内的何希也看到穿着球服的陆少容几人,唇角的笑意有些不屑,他迈开步子,“抱歉,让一让。”

不明所以的记者们顺着何希的目光看去,自然一眼就看到了陆少容。

对于这位除了纨绔的名声之外,在名华连续几年都没有晋升高中部的陆少,记者们同样眼熟,更何况,最近何氏和陆氏因为明月湾的项目一直在明争暗斗,怎么都能感觉到一股独家新闻的味道。

“陆少,”何希傲慢的走过来,昂贵的外套,手表,处处都显出一种高人一等的姿态,居高临下的睨了眼陆少容,语气轻蔑,“希望在决赛遇到你,咦?你们的队伍就三个人吗?”

最后的话说完,记者们看着穿着球服的三人组,脸上都是忍不住的笑意。

“对了,”何希靠近一步,高大的身材极有压迫力,抬手拍了拍陆少容的肩膀,“替我问问你妈,知不知道什么叫自不量力。”

闻言,陆少容额头爆出几条青筋,右手紧紧地攥着,一种压抑不住的冲动让他想狠狠地给面前这人一拳——

在陆少容右手抬起之前,段锦回欺身上前,不着痕迹的按住了陆少容的手,“那我们决赛见。”

声音低沉慵懒,整个人依然漫不经心。

“哼!”

得意地扫了眼段锦回和始终未发一言的尚小小,何希倨傲的扬了扬下巴,“段少,没有眼光,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他们提出的合作方案,段氏竟然一口回绝了。

难得三大世家的继承人聚齐了,摄像机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全都拍个不停,有个记者小声问了一句,“何少和陆少是有什么过节吗?”

“你不知道?陆氏旗下几个经营不善的企业都被何氏收购了,还有明月湾项目,何氏资金介入,拿下了明月湾的开发权……”

声音虽然很小,但依然传到了陆少容的耳朵里。

难怪最近陆清总是早出晚归,连一直作息正常的陆老爷子,最近都不去晨练了,偶尔他问起,陆清也总是告诉他说没什么。

“走了。”

看了下时间,尚小小微微侧头。

陆少容抬起的脸上染上了各种复杂的情绪,嘴唇紧紧的抿着,瞪着的双眼有些红血色,就像那些人说的,他顽劣,愚蠢,根本不是合格的继承人。

自己家的事情,却还要从别人的口中听到。

一种深沉的无力感蔓延开来,关于公司的事情,他一窍不通,所以陆清才选择不告诉他,因为他树森么都做不了!

“小小,我……”

尚小小皱着眉,唇角的弧度有些冷,“怎么,想走?”

“不,只是我……”

听到尚小小略带嘲弄的语气,陆少容心里一突,直直地看向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她的瞳色很黑,很纯粹,平静的神色似乎总能让他波澜不定的心绪平静下来。

段锦回双眸浅眯,随手解开了衬衫的纽扣,动作优雅的不像话,衬衫下面是早已穿好的球服,眼镜男不知何时放下了手里的书,他推了下眼镜框,穿着9号球服,“看看我们训练的成果。”

环视一圈,陆少容嘴角微动。

“你能看到什么?”

尚小小双手插在口袋里,向着场内走去,声音清清淡淡的。

陆少容愣了一下后,答:“体育场。”

“所以,先把眼前的事做好,否则,你永远都是个扶不上墙的废物。”

转过身体,只留给陆少容一个一闪而逝的侧脸,侧脸的神色很清冷,是尚小小一贯的表情,一句平平淡淡的话,每一个字,却像是一把锤子狠狠地砸在他心上。

身后的两个球员同样被刺激到了,一股愤愤然的热血心情迸发,他猛地推了一把陆少容,“走!让那个眼高于顶的何少看看我们的厉害!”

“谁他妈的才是废物!”

“爷才不是废物!”

陆少容深吸口气,看着那抹渐行渐远的清丽背影,无论是在多少人中间,独属于尚小小的气质总是让人能一眼就看到她,挺的笔直的背脊,无论什么情况都永远淡定自信。

二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