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小雨   更新时间: 2017-11-27 11:01:42   字数:2056字

不知不觉到了第二天,夏雨和往常一样,早早的起床,然后走到后院里开始练拳,毕竟一天之计在于晨,夏雨必须要好好的修炼一番。

“哟,小友也在这里练拳啊!”

就在夏雨练拳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传来。

夏雨听到之后,回头一看,发现唐家老爷子此时站在那里看向自己。

夏雨看到唐家老爷子起床,于是微微一笑,“老爷爷起床这么早啊!”

“是啊,晨起早练对自己的身体很好。”唐家老爷子微微一笑,说罢,便在那里自己在那里练了起来。

唐家老爷子伸拳的速度并不快,看起来并不像是什么正经的武功,只是用来健身的功夫。

“嗯?”看到唐家老爷子出拳的招数与速度,夏雨不由得眉头一皱,因为这种招式夏雨在卧龙山见到过,那正是臭老头经常打的一门太极功夫,而且两人的动作几乎一模一样,这让夏雨心中有些疑惑,老爷爷为什么会这种功夫,难道这个功夫只是用来健身的普通武学吗?

就这样,带着疑惑的心情,夏雨去吃了早饭,吃完早饭之后夏雨便准备前往邵家。

可不要忘了,夏雨还要去给那个小雨治病呢!所以他与唐仙儿吃过早饭之后便准备动身前往邵家。

“不知道再遇到小雨的父亲之后,他会用什么样的表情待我。”走在路上,夏雨内心暗道。

他知道的,小雨的父亲自以为自己为中心,把自己想的高高在上的人,而自己却得罪了这样的人,所以夏雨敢断定,等自己到那里之后他肯定会想办法争执自己的人。

就这样,带着复杂的心情,夏雨两人又一次来到了邵家。

然而,夏雨两人刚到了这里,夏雨便听了雷人的声音。

“猥琐大叔又来这里了!”

不用看,一听便知,这道雷人的声音肯定是那个做事不经大脑的小叶说出来的。

果然,和夏雨想得一样,只见小叶大声喊了一声,随即快步走进了房间,去告诉自己的爷爷。

夏雨一阵郁闷,“我难道长得像猥琐大叔吗?”

唐仙儿“扑哧”一笑,“小叶的意思是说你长得像帅气的男孩子,不过内心却和猥琐大叔一样,整天想着YY的事情。”

“谁想这个了!我很正直的好吗?”夏雨一脸无语的说道。

“我看未必!”唐仙儿撅了撅小嘴,满脸的不相信,她可是记得昨天晚上的时候夏雨想要沾自己便宜呢!所以夏雨说夏雨内心为猥琐大叔也不为过。

“我……”

夏雨刚想要反驱的时候,一道严厉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夏雨回头看去,脸上浮现出玩味的笑容。

因为这个人正是小雨的父亲。

“我们来这里当然是探望小雨的了,你也知道,我家仙儿可是小雨的好朋友啊。”夏雨眉头一挑,淡淡的说道。

“很抱歉,我家小雨现在的病情很重,无法待客,你们还是请回吧!”小雨的父亲冷淡的说道,完全不待见这两人,准备将两人拒之门外。

“我们来这里就是给小雨治病的,所以伯父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们过去!”唐仙儿看到小雨的父亲拒之门外,于是急忙的说道。

她可不想叫小雨再受伤害,所以她必须要带着夏雨进去为小雨治病,即便是不一定能成功也要试一试。

“治病?”听了唐仙儿的话,小雨的父亲微微一愣,随即问道:“你请的那位神医在那里?”

“就是夏雨!”唐仙儿指了指夏雨,淡淡的说道。

“就你?”小雨的父亲眉头一挑,看了一眼夏雨,满脸的不屑。

“怎么?不行吗?”夏雨微微一笑。

“你有大学毕业证书吗?”小雨的父亲眉头一皱,疑惑的问道。

“我现在还是高中生,哪里来的大学毕业证书呢?”夏雨眉头一挑,接着反问道。

“那你应该有行医证书吧!”小雨的父亲又接着问道。

“行医证书是什么玩意?要哪个玩意干什么?”夏雨瘫了摊自己的手,淡淡的说道。

“那你学的是什么医学?”

“中医!”

“今年几岁?”

“17!”

“哈哈哈!”小雨的父亲听罢,哈哈大笑起来。

笑过之后,小雨父亲脸上全是不屑的神情,“你什么都没有,学的还是中医,年级还这么小,你凭什么能够给我女儿治好病?依我看,你就是一个江湖骗子而已!”

“呵呵!”夏雨冷声一笑,“治病救人又没有说需要学历就可以证明的,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找得那个国外名医恐怕也束手无策吧!”

“哼!”小雨的父亲冷声一哼,“即便如此,那又如何?如果叫你去治病的话你恐怕只会在那里干瞪眼吧!”

“那可未必!”夏雨嘴角微微上扬,脸上全是自信的神色。

“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

“打赌?”听了夏雨的话,小雨的父亲眉头一挑,随即一脸不屑的说道:“就凭你一个乡巴佬也配和我打赌?”

“哦?怎么,你是怕了?”夏雨眉头一挑,饶有兴趣的看向小雨父亲。

“笑话,我会怕你!”听到夏雨的话,小雨的父亲顿时反驱道。

看到小雨父亲愤怒的神色,夏雨嘴角一邪,脸上尽是得意神色,“既然你不怕我那就表示你同意了,那既然如此的话我们就打赌,我们就赌我能不能治好你女儿的病!你看这样如何?”

“好!”小雨的父亲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倘若你没有治好的话,你就要给我跪地道歉,并且以后当我的走狗,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必须要干什么!”

听到这句话,唐仙儿眉头一皱,明明我们登门给你女儿治病,非但不以礼相待,反而还出口相逼,现在还竟然立下这种赌注,这真是让人感觉心寒。

她再为小雨有这种父亲而感觉心寒,因为她的父亲已经把她当做筹码。

“好,可以!”夏雨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脸上全是自信的神色,看起来好像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能治好小雨的病情。

(未完待续……)

小雨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