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39:52   字数:2123字

世间本无邪,亦无恶。

诅咒的话常常却是异常灵验,灵验的有点可怕。

子东放下电话后,沉重地对王琳琳说:“快,打120,二龙开车在沙家坪翻车了,我去找领导”。说完,跑着上了二楼,王琳琳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慌忙中拨打了120,打通后,120接电话的说已经出发了。

当王琳琳回过神来,猛的坐回靠椅上,此时后悔已来不及了,自己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话。

子东没有敲柳书记的门,直接推门而入,发现办公室没人,没有多想继续推开套间过道的门:“柳书记,……”。

卧室中必须有床,床上是人睡觉的地方,睡着的人是静止的。

此刻柳书记卧室里的确有床,床是双人席梦思,床上的确是睡觉的,现在床上有人,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也不是静止,而是运动的,白花花的,乱糟糟的,香艳满屋,风情万种。

面前的一幕让子东突然知道自己闯祸了,反应灵敏的子东迅速退回到外屋。

“子东你TM不想干了是不是?是死人了还是怎么了?”说着柳书记赤裸着上身走了出来,出来后反手把过道门拉住。

子东知道自己犯了错误,但是事情紧急必须要马上汇报道:“柳书记,二龙把车开翻了”

柳书记瞪着眼睛,道:“往出滚”。

子东委屈万分,赶忙往出走,心中万分后悔,自己怎么如此鲁莽,犯下这样低级错误。

当他走到门外时,听见柳书记的声音,道:“你去叫小黄,把车准备好”。

透过窗户,看见柳书记转身进了卧室。

子东下了楼叫了书记司机小黄后,书记的专用车已经到位,大约过来5分钟之久,书记穿着一身休闲装,乜书记和管安全的副乡长刁伟国一块下楼坐上车走了。

子东回到办公室心里如猫挠了一般,心神不宁。

王琳琳慌忙地打听情况,并哀求子东不要把她诅咒的话说出去。虽然子东同意了,但是王琳琳还是心里不安。

人越是不安越是紧张,越是紧张越是犯错,刚身边人也紧张时,自己更加紧张。

张子东紧张,是他犯了低级错误,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也为他的仕途之路买下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王琳琳紧张,是的嘴巴太恶毒,说了不说的话。

“刚才,柳书记那么急出去干嘛去了?好像发生了特别着急的事情了!”说话的是乡上一个将近50岁的女干部胡燕玲,被称为“脑子三大不够数”之一。

王琳琳胆怯地说“二龙车翻了”

“那和咱们乡政府有什么关系,不过有些人要忙了。”胡燕玲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王琳琳只是附和道:“是啊”。

胡燕玲神秘道:“刚我进来时,看见三楼好像有一个人下到了二楼,没几分钟就上去了,有点反常。”

张子东根本无暇这些,心情低落道:“不好再说这些,现在还不知道情况呢?”

胡燕玲道:“子东谨慎的,没什么,我看王乡长还在楼上呢,能有什么事情呀”

“王乡长还在?”子东自言自语到:“遭了”,说着又往二楼跑去。

原来张子东本来给柳书记汇报后,准备再给王乡长汇报,可是被柳书记卧室的一幕全部搅乱,居然将给王乡长汇报的事情给忘记了。

上了二楼往柳书记办公室的反方向,紧挨楼梯是乡长的办公室,这次他敲了门,进去后告诉了王启程乡长二龙肇事的情况。

王乡长反而没有生气的样子,只是站起来就往门外走,走到楼道嚷到“伟国、伟国”。

子东赶紧告诉王乡长,刁伟国乡长已经和柳书记去现场了。

“他们怎么提前知道的?”王乡长质问着子东。

子东只好说了自己告诉的柳书记。王乡长听后只仍下一句:“书记是一把手呀”。张子东知道王乡长这是说的气话。

王乡长的司机小马刚听见王乡长叫刁乡长就已经到车旁了。王乡长下楼后,直接坐上车走了。

张子东看着王乡长的车开出机关院,知道自己又得罪了一人。

当王乡长到的时候,救护车拉着伤员已经走了,柳书记、乜书记、刁乡长都走了。现场只留下一辆五菱之光,交警部门正在进行清理现场。

柳书记前往现场的途中已经电话报告了县委、县政府,并打电话叫子东以政府的名义上报了县“两办”,特别是到现场后专门给王县长打了电话。

随后柳书记、王乡长都接到了政府办公室的通知,要马上到政府办召开紧急会议。

柳书记自然没去医院,而是命令刁乡长跟着去了医院,他直接去了县政府,王乡长随后也赶到,县政府召开了紧急会议商讨对策。

会议召开的过程中,医院报来消息一死两伤,大学生村官沙甜欣抢救无效死亡,李二龙重伤,赵曌、祝丁斌、文剑检查后无事。听到这个消息的柳书记、王乡长终于松了一口气。

县政府这个紧急会议还在继续进行,其实像这类型事故一般不需要政府专门召开这样的会议,只是本次事故特殊,出事的是大学生村官这类新兴人群,高度重视是一种政治需求,还有一个原因是王县长的原因。

会议开了大概一个半小时,会议定出三条决定:一是赔偿问题。由人社局会同财政部门负责,死亡的沙甜欣不高于5万元赔偿,对李二龙重伤进行住院治疗,费用用县财政出。赵曌属女同志,虽无大碍,但受到惊吓,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万沟乡严格按照干部管理条例,适当予以休假,时间由万沟乡定。祝丁斌、文剑未受伤,在村上没安排好之前,万沟乡先在机关安排住处。二是家属安抚工作,由万沟乡负责,确保不能出现上访。三是责任追究问题,由道安委、安委会负责调查,纪委配合,严肃查处。

那时网络没现在这么发达,不用担心网络上传和传播。

就这样,上班的第一天发生了车祸,刚才还好好的人,现在就没了,祝丁斌、文剑蹲在病房门口低头不语。

听到要回机关住的消息后,祝丁斌、文剑心中暗暗欢喜。其实他们根本不懂乡镇工作,只怕是他们高兴的太早,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

赤髯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