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40:07   字数:2114字

人生变数太多。

祝丁斌还没从报到的喜悦中走出,就眼睁睁看着同事从身边走到了另一个世界。

医院非常恐怖,祝丁斌、文剑在医院待了大概2个小时,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下午5点。

万沟乡政府来个两个30岁左右的男的,自我介绍后,才知道是政府企业办干部,一个叫胡云军,一个叫任宝宝,二个干部是专门伺候二龙。乜书记负责沙甜欣家属的安抚工作,刁乡长负责把祝丁斌、文剑送回去。

走出医院,上了停放在公路边的另一辆五菱之光,然后启动向城外开去。一路上祝丁斌、文剑紧握车上的拉手,沙甜欣的阴影还在他们心里作怪。

司机问道:“刁乡长,咱们现在是回乡上吗?”

刁乡长面无表情地说道“不回,把他们送到吴家村和酒沟村”。

祝丁斌、文剑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还回村上,道:“不是说我们到乡机关住?”

刁乡长冷漠道:“柳书记说了,你们俩先到村上,等乡上房子腾出来了,你们再搬到乡上

祝丁斌、文剑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祝丁斌终于忍不住了,直截了当说“刁乡长,那县上不是开会定的,说我们回乡上住啊,怎么还要到村上?”

“不清楚,去问领导去?”刁乡长嘴里的领导一般是指柳书记和王乡长。

他们自然不敢问。

刁乡长道:“你们没看你们惹下了多大的事情,还在这挑三拣四了,把这当成你们的家了”刁乡长突然发起火,对着他们嚷嚷到。

二人非常不悦,心中捣鼓也不是自己开的车。

当时,他们两没理解,出了事县上不是已经作出决定了啊,至于这么凶吗?后来,他们才知道刁乡长作为安全乡长要负责任的。以及后来的调查处理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刁乡长给了“严重党内警告,三年内不予评优”。

一路上,车上三人都没了话,车上气氛异常尴尬,死气沉沉。

车终于开进了吴家村,在一家户门前停下,刁书记下了车,祝丁斌、文剑跟着下了车。

一排大约四五米的院墙都裹上了水泥,涂上了白灰,上了彩绘,四分之一的位置盖着楼门房,用白色的瓷砖从顶贴到了地,显得特别醒目,可算为视野范围内最阔气的一家,应该是最富裕的一家。当时祝丁斌是这么想的,后来知道文剑也是这么想,事实证明这是正确的。

“老财”刁乡长拉着常腔高声叫道,说着向院内走去。

穿过楼门口,大约一亩多地院子展现在眼前,全部用水泥抹过,院内看不见一丁点泥土,除楼门一侧外,其余三面全是整齐的平房,大约20余间,平房上全部盖着彩砂瓦,铝合金窗户,墙面全部贴着亮白的瓷片,虽然没有皇宫那种金碧辉煌,但在农村也堪称皇宫。

正中的一间房子全是玻璃,中间的推拉玻璃打开着,走出一个穿着雪白衬衫的中年男子,梳着大背头,啤酒肚高高挺起,手里夹着一根烟。高声应道:“刁乡长亲自来了”。

“今天给你送人才来了”刁乡长不喜不忧的表情,让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说着已经进了屋里,祝丁斌、文剑也跟着进了屋。一会,司机停好车也进来了。

进门后这间房就是一个客厅,对面墙上挂着一个液晶电视,周围摆放着绿色真皮沙发。液晶电视在哪个年度最起码要成万元。

被称为老财中年男子,招呼大家坐下,然后给大家一边倒水,一边说道:“怎么给我村分了两个?”

刁乡长指着祝丁斌说:“这个叫祝丁斌,是你村的”,指着文剑说:“这个叫文剑,是酒沟村的”,顿了顿:“先给你老哥送来,一会再给酒沟送去”。

老财疑惑地问:“那小军呢?是不是就不在我们村驻队了”。

刁乡长有气无力地说:“是的,以后就他了”说着指了一下祝丁斌。

这时,老财用的是一次性纸杯给每人倒了水“听说分到下路村的村官出车祸了”老财对着刁乡长问道,“还有乡上哪个昌河车司机二龙腿断了?”

刁乡长沉着脸,低着头哎了一声,“TMD,这么倒霉”。

老财道:“看来是真的啊”

刁乡长突然抬起头:“老财你的消息还挺灵通啊”。真可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其实在农村的村干部基本都是百事通,全乡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们的耳朵。

老财安慰刁乡长:“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呢,你怕个球呀,再说不就是出了车祸,也不是没出过”。那个年代出事死亡了只要家属不追究就没事。

刁乡长重复道:“这次不一样,死的是村官,选派大学生当村官是上面的政策,还有些情况你不知道。再说高个子,出了事咱就是高个子”。后面的话也没办法说了。

老财笑着说道:“那有不死几个人的,有什么呢?你说什么情况?我不知道”,接着说:“不过也真是晦气”。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话没说对,转过头对着祝丁斌和文剑,笑着说:“不是说你们啊”,又转向刁乡长:“不想了,我刚通知了两委会的人给我们这个大学生接风,你就不走了,给你除除晦气”。

老财的话把祝丁斌、文剑搞糊涂了,没听懂。

刁乡长脸色还是不好:“不吃了,和你一吃饭就喝酒,我们还要送文剑呢”。

老财一下拉下了脸道:“怎么不给哥面子,好了说好了,就吃了再走,也到了饭点了”。突然发现老财身上有一股子北方人的还爽之气。

刁乡长再无法推脱,表现一副勉强的样子答应了。

老财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功夫来了四个人,三男一女,一个五十来岁,二个四十来岁,还一个三十出头的。三十来岁那个开着老财的宝马,拉着刁乡长、老财,还有村上刚来的两个,其余人坐着祝丁斌、文剑刚来坐的五菱之光向村外开去。

祝丁斌、文剑感到挺好,看样子是去外村吃。

饭是好饭,人是好人,但是在一块就不是好事。

这就是这场饭吃出了祝丁斌无法预想的矛盾,这种矛盾给他当头一棒,让他忧心忡忡。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麻烦。

赤髯皂说:

大家的打赏、点评是我继续打码的动力和鼓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