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40:22   字数:2010字

夜色最迷人。

车窗外漆黑一片,却蕴含着。

五菱之光跟在后面,开出村后,向前川片开去。

一路上,五菱之光根本看不见老财的车踪影,但是五菱之光似乎无忧无在,慢慢地开着。

大概开过了两个村组,车开进了路边的一个农家院,之间门口写着“金鱼餐馆”。

这就是最早的农家乐吧。

后来才知道这里是单位领导最爱来的地方,不仅是菜做的好,饭店的名字起得更好,金鱼就寓意着马上跳过龙门。

大家相继下车,发现老财的车早已经停在院子里。

吴旭站在门口,看见他们下车后,带着他们几人轻车熟路地走向了后院的一个包间。

这里的包间其实就是一间房子,这样大家可以尽情说笑打闹。

祝丁斌、文剑也跟着进去了。

包间里放着一个12人的大圆盘转桌,虽没有大城市高档酒店那种奢华,但在农村也算是高大上,也是方圆几十里最好的包间,不失品味和奢华。

老财和刁乡长坐着上席位,其余的人依次坐开。

服务员拿来菜单后,老财的司机将菜单递到刁乡长面前,恭敬道:“刁乡长,你看想吃什么呢?”

“随便吧!你们看。”刁乡长明显提不起性子。

老财马上对着司机说:“黑娃,你看的去点去,点些好的”。

这个叫着黑娃的就是吴旭,听了老财的话就出去了。

老财突然叫住黑娃,道:“黑娃,不要忘了上一条鱼”。

刁乡长满意的目光,吴旭心领神会。

老财又对着刁乡长,安慰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不要多想了,咱们先吃好喝好再说”。

刁乡长还是提不起性子。老财突然转过话题:“刁乡长,那你给大家介绍一下新来同志啊”

刁乡长本来不想说话的,但是不介绍又不行,只好说到:“你们两个自己介绍一下吧”。

祝丁斌首先站了起来“我叫祝丁平,分到咱村任支部书记助理,以后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文剑也客气地介绍了自己。

老财接过话客气说:“那我给你们俩介绍一下两委会成员。今天所有人都来了”

然后他用手拍着他身边那个50岁左右中年人的肩膀:“这位是咱村的村主任吴福财”。

吴福财笑着说:“你们好!以后就多麻烦了”。

接下来指着吴福财旁边的那位大约四十来岁的:“这是支部委员吴满仓”吴满仓只是点头笑了笑。

挨着吴满仓的就是刚那位给老财开车的黑娃,是村委会委员吴旭。祝丁斌后来才知道本来选举时老财想叫他上村委会主任,最后没选上。

接下来的是唯一一位女士,老财隆重地介绍到:“李小梅,咱们吴家村的一枝花,即是支部委员,又是村委会委员,还是妇联主任”。

“你是小心晚上回去亚兰收拾你”村委会主任吴福财笑着说。亚兰是老财的老婆。

李小梅大大方方地说的:“俊华哥,你一天就爱胡说,你小心亚兰嫂子回去不让你上床,我还花屁呢,就是一枝草”然后转过头对祝丁斌说:“你们不要笑话姐,我们农村人说话就是粗。”突然话题一转“丁斌,以后咱村可就靠你了,还有文剑没事常来吴家村玩”。

老财继续说:“我是吴俊华,支部书记”。

这时饭菜上来了,服务员问喝什么?

老财对着刁乡长说:“我前几天去山西弄了一箱好酒,今天咱们尝尝”,不假思索地说:“黑娃,去把我后备箱那箱好酒抱进来。”

吴旭一会功夫抱来一箱汾酒,这一箱六瓶最起码一千多,相当于一般干部一个月的工资,农村人一般小家户半年的收入。

中国农村的工作难搞,不是真正的难搞,关键是村里关系网复杂,不是本村人很难摸清捋顺。

后来才知道就这五个人关系网挺复杂,吴家村基本都姓吴,只有三家人外来人不姓吴,但是在村上基本没什么说话全。吴姓也分五分子,意思就是五大家,但是都是一个吴。村委会的这五个人是不同分子,也就说代表着不同家族的利益,至于辈分直到祝丁斌离开时也没分清,因为爷孙辈可以胡说,不知道谁说的是真的。只知道李小梅的公公是辈分最高的,她辈分也比大多数人都高,加之她人也和蔼,因此村里谁见了都和她说笑。但是村支部书记却一直是吴俊华那分子人在当,上一任书记干了30年就是他亲二大。

吴旭打开一瓶酒后,很快倒好了酒,酒杯送到了大家面前。

刁乡长不想说话,吴俊华却说道:“丁斌、文剑,你们两个虽然被分到村上驻队,但是在乡上也要跟着刁乡长,这人绝对不错”。

祝丁斌怎么感觉像是拉帮结派。

刁乡长道:“不能这么说,两个人都是组织部分下来的,属于乜书记的人,我不敢插手”

老财道:“他能管住吗?在咱们前川片区,谁敢不听你刁乡长的话”。

刁乡长道:“吴书记你说远了”似乎怕老财胡说,对着祝丁斌、文剑道:“至于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话,还有到村上好好干,酒沟村、吴家村都是好村,丁斌跟着吴书记好好干,没错。

就在他们喝酒的时候,县城也有两个饭局同时正在进行着,而且级别都比他们高。

金鱼餐馆的中心是副乡长,陪的是吴俊华,无非说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县城一个饭局上的中心是县委分管安全的赵洪泉和县政府的孙成功两位县级领导,陪的是王乡长,谈论的自然是安全事故的事情;

县城第二个是饭局上的中心则是县委主管人事的霍海刚和政府主管安全的王寰莉两位县级领导,陪客是柳书记,商榷的那必须是人事、安全等事宜。

真可谓站谁的队,跟谁走,出事就找谁。

三个酒场子人不一样,说的事自然不一样,结果自然就大不相同,相差甚远,许多更基层的干部命运就跟着发生变化。

赤髯皂说:

大家的打赏、点评是我继续打码的动力和鼓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