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8-01-08 09:32:56   字数:2514字

世间事物本就千奇百怪,各种事物令人想也不敢想,思也不敢思,但是他却实实在在发生了。

祝丁斌继续被幕布上的精彩吸引,到了精彩之处,他发出了声,自言自语道:“这厕所怎么有这样的独特有情调,在人上厕所时,还放这种片子,真是……”

男女床底之间刺耳的尖叫声划破了他的舒适和兴奋,这恐怖的叫声和幕布上的一幕十分不协调,而且带有恐怖,他的双眼睁的更大。

只见幕布上正在上演春宫变成真的,来到面前。

床就放在自己站的地上,男女已经成了活生生的真人,就在床上看着自己,女子用手指着他。

一切都近在眼前,几乎可以看清一丝一发。

醉着的祝丁斌突然发现男女怒气的面孔,男子开口骂人,准备起身穿衣,一副要杀死自己的样子。

画中美女成精后,化作真人,在古书听过。

电影中一切化作真的,他没有听过,但是今天见了。

祝丁斌来不及多想,他双手提起裤子转身就跑。

开玩笑是所有人的共性,但是做小偷却是人所不耻,偷物是,偷人更是。

城里人是,农村人亦然。

农村人虽然爱开荤玩笑,但是对有违背伦理的事情,那是无法容忍,一旦被发现就永远抬不起头。

晚上生人闯入别人家,一般会被当成小偷。趴在窗沿外偷听别人夫妻床上生活的,被称为听床,视为不耻,抓住后也是被全村人笑话,连家人也抬不起头。更何况闯进人家卧室撒尿,人家夫妻俩还正在上演春宫。

人在着急的时候会迷失方向。祝丁斌着急了,他漫无目的地跑。

跑出了院子,不敢往后看,顺着村庄巷道一直跑,左拐右拐,为了甩脱后面追赶的人,左右穿梭,终于到了公路上。

这时,他发现金鱼餐馆在离自己500米的前方。

原来慌忙之中的他忘记了系裤带,一直用手提着。

在往餐馆跑的过程中,他一边系裤带,一边跑向餐馆。

当天达到后院时,看见李小梅和文剑站在院子里说着什么。

当李小梅看见他时,一副焦急的样子问道:“你干嘛去了?怎么一出来就是半个多小时”

祝丁斌正不知如何答复时,文剑接着说道:“我们看你这么长时间不见回来,出来找你呢,找了一圈没找到,正在着急呢”

祝丁斌不好意思地说道:“上厕所去了,找个半天才找到厕所”,说这话时,他的心嘭嘭乱跳,那白花花的场面令他心惊肉跳。

李小梅笑着说道:“你是喝多了,那不是啊”说着指向一个墙角边。

顺着李小梅的手指方向果然看见一间厕所。

祝丁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走,咱们进去吧!”文剑说着就要往进走。

祝丁斌更是迫不及待地想进去,因为他怕那对男女前来他。

进去后,刁乡长翘着嘴不忘关心干部,道:“丁斌,你没事吧”

祝丁斌红着脸说道:“没事”。

老财端着酒杯,豪气地说道:“没事,就喝酒”。

大家都共同举了一杯。

老财又想起了酒前的话,道:“你们两个记着,以后在乡上就跟着刁乡长混,不要走错路,乡上的人际关系复杂,你们走错了那后悔就晚了”。

刁乡长也已经喝的不少了,道:“不是我吹,咱们乡上在我手下干的干部,除了我外,谁也不要想说一句,哪怕主要领导”。

祝丁斌、文剑根本不懂基层工作,只是在附和着。

吴俊华道:“你们两个赶紧给刁乡长敬一杯酒,以后罩着你们”。

祝丁斌、文剑机械般端着酒杯,给刁乡长敬酒。

刁乡长非常豪爽,二话没说把酒喝了,道:“好了,以后你们有事跟我说”。

二人连说谢谢后,做回座位。

吴俊华又拉着刁乡长喝酒,大家又接着刚才的进程继续喝酒。

酒后包间内的氛围异常热闹。有吹牛的,有说事的,也有攀关系的。

祝丁斌对刚才的一幕非常担心,自然就不想喝酒了,想早点回去。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酒在继续。祝丁斌无奈地喝着,几乎已经超出量,也许害怕的心里支撑着还算有一点清楚,文剑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整座的人都喝的兴奋了。

细心的人会发现吴福财、吴满仓在喝闷酒,祝丁斌在躲酒,李小梅自然也喝的少,其他人那是可劲的喝。

喝酒的进程又开始没结束的,进行着。

祝丁斌愁眉不展,提到嗓子眼的心一直悬着,特别是每听到院子有响动声都异常紧张,感觉每次响动都是那对男女找来,看见院中每个男人都像,那个女人都像,神经高度警惕。

这时的他如不喝酒的小姑娘时刻期盼酒局快点结束,他的眼里突然发现每个人说的都是废话,每个人非常讨厌。

大约又过了四五十分钟,一箱酒终于喝完了,老财还准备要酒,但被李小梅挡住了,酒局也就这样结束了。

祝丁斌的噩梦也就算告了一个段落,大家相互惨扶着,摇晃到车前,黑娃不知什么已经把结了,车门也打开了。

五菱之光的门子也打开了。

祝丁斌迅速跑出门,第一个钻进车里。

其他人到了院中,还在拉扯,吹牛。

十几分钟过去了,终于都上了车,来时做那辆车,回去还是一样。祝丁斌的眼睛一直隔着玻璃往外看。

那时根本没有酒驾一说,大家也没有酒驾的意识,喝了酒照样开车。

车终于发动了,两个喝的醉醺醺的司机,驾驶着向吴家村方向开去。

祝丁斌在窗外没发现其他人,悬着的总算有一丝平息,但又怕追来。

喝酒人基本无时间概念,有感觉长,有人觉得特别短。祝丁斌就感觉特别短,心里总是埋怨司机开的太慢。

但是喝的几乎不省人事的文剑却不停说着道:“慢点,慢点,不要太快了”。文剑毕竟也是才毕业,没见过车祸,认识的人当场死在面前,沙甜欣的阴影影响的太深,连睡着了不挺的唠叨。

祝丁斌一直希望车快点,最好一下就到吴家村,听到祝丁斌耳机确实那么的刺耳,已经够慢了还在要慢,但是他看到文剑睡着了也没再说什么。

一路上还算平稳,后没有追兵,前无拦路。

终于到了吴家村,这时祝丁斌这才想起他们睡觉的地方还没安排。忙说道:“我们的睡处还没安排,文剑还要去酒沟村”。

姜还是老的辣。

老财想了想说:“黑娃去把他俩领到队部去,一个睡医生屋里,一个睡江老师办公室”。

刁乡长坐上昌河车回乡上去了。

祝丁斌、文剑被黑娃的惨扶下,到了队部。

黑娃拿着钥匙打开第一间房子,三人进去后,黑娃问:“谁睡这间?”这时看见文剑已经睡到了床上。

黑娃给盖上了被子,关灯出了门,有往里走,过了几间,黑娃打开了一个门,说:“你就睡间吧!这是学校江老师那孙子的,回教育局了,可能不来了。你赶紧睡吧,我走了”说着黑娃走了。

黑娃出门时顺手拉住了门。

祝丁斌看着禁闭着的房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他脱衣上床,仰躺在床上,闭目入睡。

酒后乱性。

刚刚那一幕活春宫图再次浮现在祝丁斌的眼前,赤裸裸的酮体,白花花的一片,在黄色的灯光下分外妖娆,都人心旋,酒精的冲动引发了男人原始的欲望,思念大学女友的思绪更加浓烈。

想什么来什么,世间就这么奇妙。

赤髯皂说:

大家的打赏、点评是我继续打码的动力和鼓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