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8-01-08 09:30:57   字数:2036字

人有两个世界。

一个是睡醒时分,另一个就是梦境之中。

因为梦中,可以完成许许多多无法完成的事情。

祝丁斌想不通所看见的一幕到底是电影变成了现实,还是现实变成了电影。

或许是梦中所遇,或许此刻刚刚进入梦中。

他手按在头上,难道自己真的喝多了,喝的不知所以,认不清电影和现实,难道一切都是自己想起来的?

但是眼前看的那一幕是那么的真切,人、物都那么真实,似乎触手可摸。

男人的举动和怒气,女子的肌肤和妖媚,都是电影不可能展现的。

祝丁斌越想越想不通,而且最后男女的怒气都是对着自己,看了是从电影来到现实。

想想自己的速度挺快,没有被抓住,如果抓住现在自己就不在这里睡觉了。

酒是催情良药。

精力旺盛的男人,酒后更是需要两样东西,一个是女人,一个就是卫生纸。

祝丁斌现在身边没有女人,只好去找一些卫生纸,刚准备站起来,酒精开始上头,一下倒在了床上,发现自己根本站不起来,浑身发软,只好躺下,头更晕了。也许是紧绷的弦终于放松,胃里的酒精开始迅速扩散,发挥着该有的酒精麻醉作用。

酒是壮阳药的这句话真是不错。记得,那是在学校的时候。

一次,和舍友一块喝酒,当时喝的是长脖子西风酒,虽然没这次的喝得多,但是也是喝的不省人事了。

最后和女友一块回到出租屋时,已经是12点了。女友准备睡觉,但是他在软硬兼施下,他们上演了一场长时间的春宫图。

当时的床下面是两排砖,上面搭着木床板,最后估计是动静太大,惊动了左右邻居,两边的墙体发来抗议的敲墙声。

事情发生的一个周内,他们俩进出院子都是鬼鬼祟祟,怕人看见。

……

他的思绪还在想着大学女友,头却越来越晕,感觉天昏地暗,不知过了多久,渐渐进入了梦乡。

有一种人喝了酒后睡不着。

此时,在医生房子睡觉的文剑就是,他刚才躺在医生的床上是因为头晕,想躺一会,黑娃和祝丁斌以为他睡着了,就走了。

在黑娃和祝丁斌走了没多久,文剑就难受的起床坐在椅子上。

他感觉他很清楚,没喝醉,他来到在地上,想找水喝,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只好又坐回。

农村的医生基本都是本村人,平时也没什么病人,村里谁有了病都直接去他家里,这里是为了应付各级检查所用,村上给设立的,放着被子也是为了让检查的领导看。

文剑口干舌燥的,没有水,只好坐在椅子上休息。

他劳累了一天还没有见到自己任职的村,反而出了这么多事情,心里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本来他是不想来的,一个是因为离家远,再就是要到农村。

但是他拗不过他父亲,他父亲告诉他,道:“农村锻炼人,况且男人就要出去锻炼锻炼,特别要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去锻炼”。

临走时还告诉他,不能告诉任何人他父亲的身份,不是因为他父亲身份有多么的特殊,而是既然锻炼就不能有特殊照顾,并警告他母亲也不能打招呼。

夜深、酒精、男人。

这种夜里,酒后男人在孤独时,总是想起女朋友。

文剑也不例外。女朋友知道他父亲要到村里当村官后,说他父亲是六亲不认,对儿子都这样,有不如没有,以后有什么事情肯定按照原则办事不帮忙,最后就提出和他分手了。

在他影响中,父亲不是这样的人,对他特别好,不知道为什么这次非要他当村官,而且那么坚决,他无法理解。

这次他甚至有点恨父亲。

有时他想是不是父亲变了,还是……

最后他也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久含逢甘露,他乡遇恋人。

男女之间的热情,莫过于久别重逢的恋人,沉迷于忘乎所以的缠绵。

不知过了多久,门被缓缓推开,一位身穿浅黄色的低领无袖连衣裙,和女友生日宴上闺蜜穿的的一模一样,裙摆短的可以看见大腿,走到房间中间,道:“丁斌,你就住这里,我来看你来了”。

喝醉的祝丁斌睁开困乏的眼睛仔细一看,原来是他朝思暮想的女友,忙道:“傻妞,是你啊,你怎么来”。

女子道:“是的,我来了,我想你”。

他们没有任何前奏,迅速拥抱在一起。

祝丁斌道:“我就知道你是不会离开我的,这次你来是不是就在找工作,不走了,我们就在一起了”。

大学女友道:“嗯,我也考上了村官,也分到了这里”。

他们上学时也经常吵架、和好,祝丁斌心想这次也一样。

一切是那么纯熟而利落,件件衣衫散落在地上。

当祝丁斌准备直奔主题时,女友大方地说道:“我给你服务吧”,他哀求多次都没实现的事情,居然在久别重聚时送给自己一个大礼。

技术虽然较那次旅馆中的差点,但是足以让他进入忘我的境界。

正在享受中的祝丁斌突然发现大学女友变了,技术虽不娴熟,但变的主动开放,特别是声音高亢而响亮。

他猛地睁开眼睛:“谁?”原来刚才祝丁斌只是做了一个梦,再加上酒喝多没有醒来。

坐在祝丁斌身上的女人也猛地跳了起来,站在床上:“你是谁?怎么会在这”。

夜里,从下往上看,一切轮廓还是那么的明显。

那女人好像发现了这点,跳下床准备跑,发现屋里太黑,根本找不着衣服,况且自己一丝不挂没办法出去,迅速坐回床上,拉起了旁边被子挡在自己的胸前。

房间里充满了尴尬和无奈。

祝丁斌准备坐起来,但是浑身没有力气,依然处于醉酒状态,有气无力地冷笑道:“怎么?天上送来一个仙女,来可怜我来了”。

突然,他感觉有一丝凉风,强忍着头晕,去拉被子。

这个女子没防备被连被子带人拉倒在了祝丁斌的怀里。

教育育人的房间中再次荡漾起暧昧的放荡声。

赤髯皂说:

大家的打赏、点评是我继续打码的动力和鼓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