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39:37   字数:2009字

突如其来的恶讯,如沙漠中迷路的人群,刚看见水却被告知那只是遥不可及的海市蜃楼,最后连这给人幻想的海市蜃楼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陷入无助中祝丁斌和文剑,正不知所措时。子东给他们支招,道:“元力不在,办公室有他的电话,你俩去办公室找王琳琳,给元力打电话问问”。

说完子东坐了下去叫道:“等一下,等一下,还有我呢”。

他们二人无奈地又二返长安,回到办公室,不过有刚才的温柔,这次他们轻松多了,道:“琳琳姐,元力不在,我们能给他打电话电话吗?”

王琳琳爽快地答应道:“可以,电话就在墙上贴着,自己打”。

后来才知道许多干部虽然都有手机,但是打电话都是在办公室打的,所以对祝丁斌和文剑打电话很是正常。

祝丁斌和文剑站在子东坐的位置。

祝丁斌对着墙念的电话,文剑拿上座机的话筒,打的电话,当文剑打完电话后,他的脸色十分的难看,道:“元力说他没见”。

祝丁斌几乎提起来,道:“那怎么办?”

文剑脸上偷偷露出了笑容,大声说道:“骗你呢”,又接着说道“他叫咱们到车上去找找看,他想不起来了”。

这时对面的王琳琳说道:“钥匙在这,车在楼后面,你们自己去看看”。

看到王琳琳手中的钥匙,突然发现王琳琳是那么的漂亮,昨天和刚才怎么没发现呢。连忙说了声音谢谢,拿起钥匙就往门外跑。

祝丁斌又折了回来笑着对着王琳琳说:“我发现你人长的漂亮,内心更漂亮”。也许就是这一无意的一句方便后面的许多事情。

他们二人来到楼后,昨天他们和刁乡长坐的那辆昌河车就停在不远处。

当他们打开车门时,发现行李就躺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

祝丁斌叹了一口气,道:“总算找到了,这下咱们吃饭去”,文剑默契地赞同。

二人将行李拿到了综合办公室,放在旁边的长凳子上。

对着王琳琳道:“琳琳姐,我们还没吃饭呢,我先去吃饭,东西在这放一会”。

也许是刚才的夸赞起了作用,王琳琳更是眉飞色舞,喜笑颜开,道:“没问题,没问题,你们去吧,有我给你们看着”。

他们二人又问了一下王琳琳,王琳琳说她不吃,二人就出了乡政府。

他们对万沟街道不熟悉,就往昨天子东请吃饭的饭馆走去。

他们远远地看见老板娘站在门口。因为这种地方饭馆都是分峰谷的,饭点的人多,除此之外几乎没人。

当他们二人走近后,老板娘热气地说道:“这不是新来的大学生啊,怎么还没吃饭呢”说着老板娘把门让开:“里面坐”,他们二人进去后,老板娘也跟着走进。

文剑问道:“有稀饭没?”

老板娘笑着说道:“没有,现在只有面食、炒菜”并解释道:“咱们万沟这里都没早餐的”。

文剑问祝丁斌:“你看你吃什么?”

“那就吃面吧”祝丁斌不加思索地说道。

文剑对着老板娘,道:“我要汤面”。

“一样”祝丁斌说道。

二人自己到了茶水,然后端着茶水,站在餐馆的门口张望,仔细看了万沟乡的街道。

街道就是过境公路,也是村庄巷道,有4米宽,路两侧都是房屋。

乡政府处在中间的位置,左边紧挨着财政所,右边是村民的房屋,对边也是村民的房屋,偏左一点有家商店,只有20来个平米,财政所在往左连着有5户农户,然后是万沟乡卫生院,听说一共只有3个人上班,一个院长,一个会计,一个看门的。

小学离得远一点,往乡政府的左边走大概300米的位置,也是村子的边缘。

这里的人基本没什么娱乐项目,所有人无事的时候就是喝酒、赌博。

他们站了大概30分钟,饭才做好。

老板娘解释道:“这个点基本没人吃饭,所以灶房的火就压了”。

俩人似乎没听见老板娘的话,端起碗狼吞虎咽地就吃,不到十分钟碗就见底了。

一碗饭8元,共16元。

最后祝丁斌结的帐。

吃完饭后,文剑还急着要去村上,所以他们二人就匆匆赶回了乡政府。

当他们走进综合办公室时,发现行李又不见了,当时心中一惊,马上左顾右盼寻找。

王琳琳好像看出他们的担心,笑着说道:“你们是不是在找行李?”还没我们回答,笑着说道:“丢了”。

看着王琳琳的笑容,他们知道肯定没丢,也就放心了。

祝丁斌也笑着说道:“无所谓,丢了就丢了吧”。

王琳琳看没吓到他们,就说道:“在后面呢,刚乜书记下来看见了,叫放在后面”。

他们嘴上虽说无所谓,但是心里还是着急的。

忙跑到后面,这才看清了后面隔出来的小天地,只放着一张床,也只能放的下一张床,他们的行李就放在桌子上。

祝丁斌好奇地问道:“谁在这睡啊?”

王琳琳自然地回答道:“子东,很是可怜”。

他们二人瞬时感觉到压抑,愣在了那里,这么狭小的空间,除了睡觉外,什么也干不成,因为空间不允许。

突然,王琳琳叫他们俩人道:“还有刚刚乜书记说,一会叫子东开昌河车把你送下去”。

他们的共同感觉是怎么车也可以随便开,昨天车出了车祸好像一点影响也没有。

其实他们不知道原来子东就是司机出身。

他们正在办公室和王琳琳聊天,子东从门走了进来,但脸色及其难看。

王琳琳透出一副惊讶,关心地问到道:“子东,这是怎么了?惹咱们张大主任生气了?真是难得啊”

子东来乡上九年了,办公室干了八年,被誉为万沟第一好人,九年了没人见过他发火生气,今天是这么了?大家心里出现了各种疑惑。

这时,他们看见司机室的人都没出来,这时司机室内继续传来高高的吵闹声。

赤髯皂说:

大家的打赏、点评是我继续打码的动力和鼓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