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43:19   字数:2017字

人有差异,来自思想,来自地域。

南方十个人中五双都有生意头脑,北方十个人中九个半都有仕途梦想。

在基层不像省市部门那样副科级、正科那么容易,在基层只要能提拔成副科,就是领导职务,就算是走上了仕途道路。

万沟乡属于北方,干部都想走仕途。

乡镇比较苦,常言道: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条针。

说的就是乡镇干部的辛苦,乡镇最辛苦的莫过于综合办公室。愿意在办公室埋头苦干的干部,都是有着仕途梦想。

张子东就是有个仕途梦。

在乡镇一干就是九年,办公室坚持了八年,就是心中有股仕途梦的力量支撑着自己。

在和王琳琳聊天的过程中得知了一些子东的情况。

张子东,来自农村,退伍军人,是个好人,大家心中公认的好人。

万沟乡几乎所有干部都认为子东应该提拔了,但是每年被推荐成后备干部以后,就没了踪影。

王琳琳告诉他们,现在有一个好机会,万沟乡的一位副乡长因为年纪大了,组织上给了一个正科级咨询员,干了一辈子也算是享受到了正科级待遇,圆满了。

然后人大副主席当上了副乡长,这样乡上就空出来一个人大副主席职位。

恰逢不是换届之年,按照以往的习惯,一般空缺的副职都是从本乡镇产生。

听乡上副职领导说,党委会已经定了,这次推荐子东,听柳书记的意思,和县委组织部已经说好了。

到了推荐的时候,只要乡政府干部推荐票过半就没问题,一般情况下是十拿九稳的,所有现在子东就是等着当领导吧。

不过好像还有人蠢蠢欲动呢。

听到这话,祝丁斌才知道,子东昨天请他们吃饭也是提前走走关系,是有目的性。

当祝丁斌、文剑听到王琳琳问子东为什么生气时,才发现子东的脸特别难看,心想是不是刚才玩牌的时候输了。也就安慰道:“子东哥,怎么了?是不是手气不好!输了”。

子东还没张口说话,王琳琳根本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抢着说道:“怎么会呢?子东不是那种人,视钱财如粪土,上次输了一个月的工资眼睛都没眨一下”。

子东这才接上话道:“没事,身体不舒服”,这时发现子东的脸恢复了正常:“可能是刚打牌时,坐的太久了”。

王琳琳突然叫到:“那糟了,刚乜书记让你去送他们俩,你既然不舒服,你就去给乜书记说一声吧”。

子东不假思索地说到:“现在没事了,不用去说了”。转过声对着祝丁斌二人:“你们什么时候去”。

祝丁斌想着子东不舒服,委婉地说:“我们什么时候都行,关键是你的身体”。

子东居然露出了笑容,完全让人想不到刚刚还是一张苦瓜脸,道:“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祝丁斌、文剑再次关心地询问子东没事后,又将行李拿回了昌河车,放在了最后一排。

五菱之光的昌河车是七座的,司机和副驾驶在前排,中间有一排双人座位,最后一排是三人座位。

文剑坐在了副驾驶,祝丁斌坐在了双人座位上。但是在乡镇上,昌河车一般都是拉十几个人。

张子东刚准备上车,突然说道:“你们等下我上个厕所”。

大约十分钟左右,子东上了车熟练地开着车向酒沟出发了。

刚出乡政府大门,看见路边站着一位二十八九岁左右丰满而不显肥胖的妙龄少女,没有纤瘦的身材,确实成熟女性特有丰满圆润,足有一米六五到一米七之间,丰满圆润的脸蛋白里透着红,柳叶弯眉,长长的睫毛,水灵灵的双眼,身穿流行的红、灰、黄三色相间小格子的衬衫,垂吊在丰满的酮体外,下身穿着紧身牛仔裤,丰满的韵味足以让世间不同欣赏观念的男人陶醉。

子东将车停到这位女子身边,摇下车玻璃,那女子已经走上前来,问道:“子东,是下乡去?”

子东看着那女子说道:“是,把新来的村官送到酒沟村上去”,接着问:“你去哪?我送送你”。

那女子没有回答子东的话,反而直接拉开车门,上了车,挨着祝丁斌坐在了双人座位上:“我也到村上去”。

一股淡淡的香气传来,顿时,祝丁斌仿佛回到大学那边小树林,每到春天就有股淡淡清香,虽然有一些差别,但也令人陶醉,更何况是丰满圆润的美感让人不能自己。

子东疑惑地问道:“王媛媛,今天星期二,你怎么去村上,乡上今天好像没什么任务吧”。

乡镇干部被称为“一五干部”,在一年闲的时候,基本都是五天只有星期一来,早上开个会,把任务一领然后下乡传达,然后都不来了。

但是忙的时候那就是没有假期、没有白天和黑夜,真正的“5+2”、“白加黑”,祝丁斌和文剑在随后的工作是深有体会。

王媛媛双手搭在司机和副驾驶座位的侧面,身体微微向前倾斜,探头说道:“昨天有事,今天去”。

祝丁斌坐在司机的后面座位上,眼睛向右斜视,只看见王媛媛前倾的身躯,有些宽大的衬衣几乎掩盖了丰满,但是完全可以想象肚前真空,滑顺的秀发如瀑布般下垂,散落在背部,因为前倾的缘故,秀发遮住了祝丁斌欣赏容貌的机会,只有一只白嫩的耳朵向祝丁斌招手。

男人看女人总是从上往下看,当看到座位的位置时,发现王媛媛只坐在座位的边缘,祝丁斌真担心车一晃她就会掉在车的地板上。

话到这里就停了,向来热情好客的子东没有再说什么,认真地开车。

王媛媛也没有找到什么话题,似乎感到尴尬,就抬起身子,左手往后撑,准备往后坐实。

“啊”祝丁斌、王媛媛同时叫出来声。车子猛地停住,子东、文剑跃身将头探后,不约而同地紧张问到:“怎么了?”

眼前的一幕让子东、文剑目瞪口呆。

赤髯皂说:

各位读者的点评、收藏、月票、点评,是作者继续写下去的鼓励和动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