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43:04   字数:2009字

害羞,每个人都有,也会有。

女人最容易害羞,男人也会,特别是有女人在时候。

此刻不仅有女人在,而且祝丁斌面前的女人动了不该动之处。

祝丁斌紧闭双眼,双腿紧紧合拢,双手夹在双腿根部,头上已经冒出汉来。

王媛媛圆而华润的脸红到耳根,面对着祝丁斌,双手悬空,十指不停的抖动,有种不知所措的样子,乌黑秀发从面颊两侧自然垂下,映衬在红彤彤的脸上格外妖媚。

子东、文剑不知是被这妖媚诱人的佳人所吸引,还是祝丁斌、王媛媛静若雕塑的诡异所震惊,都处于了静默状态。

王媛媛突然发出低落苍蚊之音,道:“我不是故意的,真对不起”。

不知祝丁斌是否听到,子东和文剑没有听清。

子东已经将车停下,祝丁斌也发现车停下,子东、文剑转了过来,看着他们。

祝丁斌有点不好意思,摆着手,痛苦地说道:“没事,没事”,向子东挥了挥手:“走吧,开车走吧”。

子东看着祝丁斌似乎不相信,质疑地说道:“真的没事?”

祝丁斌没有张嘴,只是点了点头。

张子东听后,发动车子,驾驶着车再次驶上了路。

子东和文剑似乎看出了一些端疑,猜的八九不离十,但是都没有点破,只是转过身后,互相看看偷偷笑着。

王媛媛一直侧坐着,看着痛苦的祝丁斌,自己不知怎么说也不知怎么做,只有一些歉意,也不知怎么表达,因为祝丁斌被自己压到的位置,真是无法言语。

王媛媛再次向祝丁斌靠近了一点,明显害怕前排的子东、文剑听见,细声细语地说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真没事嘛”。

祝丁斌面无表情地道:“没事”。

心思细腻的人做错了事,对方越说没事,他越是内疚。

王媛媛关心道:“真不好意思,还疼吗?”

祝丁斌准备回答疼,刚张嘴声音停住了,却发出了笑声。

子东笑着问:“你们俩干嘛呢?真像……”,本来想说小两口,但是发现子东和王媛媛是第一次见面,而且也不想说,就没说出口,话语一转道:“演戏”。

祝丁斌也许是注意力被王媛媛、子东的话转移了,似乎不太疼了,道:“没干什么,就是想笑”。

祝丁斌看不见子东和文剑怪异的笑,如看见了肯定更加尴尬。

心中越有鬼的人,走路越会遇见鬼,不是世上真有鬼,是她心中的鬼作梗。特别是心思细腻的女人,更是如此。

这时的王媛媛脸色异常难堪,迅速转过身子,坐的端端正正,一副生气的样子。

本来祝丁斌的笑是一种普通的笑,但在她耳中确是最大嘲笑,莫大的羞辱,令她无法忍受。

王媛媛的动作和表情让祝丁斌快速意识到自己不经意的笑声,惹恼了紧挨着自己的女人。

因为女人的脸皮都比男人薄,比男人容易害羞。

祝丁斌感觉很是搞笑,自己受了伤,自己没生气,压自己的人确生气了。

王媛媛在生气。

但是作为男人,祝丁斌只好侧身靠近王媛媛的耳边,那股清闲让他痴迷,有种忘我的冲动,但是理性战胜了冲动,他要劝王媛媛,道:“不要生气了,我不疼了,我刚才笑是因为……”,他的脑海里高速旋转,马上接着说道“想起了一个不该想的人”。

男人在女人面前永远都是吃了蜜,只要女人高兴什么话都可以张口就来。

祝丁斌是男人,所以他亦如此。

随便一句不该想的人,又把他的思绪拉到大学时光。

一个盛夏的午后,祝丁斌和他的大学女友一块出去吃饭,校园里的妙龄少女在炎热的阳光下,都是穿着一半露的、一半透的,还有小部分是诱惑的。

走往餐厅的一路让祝丁斌一饱眼福,同时也是百般难受。

到了餐厅坐下后,大学女友侧身靠在祝丁斌的肩上,手放在祝丁斌的心口,聊着只有情侣之间才有的情话。

路上眼福,让他的血液异常活跃。

祝丁斌就提出饭后回房子。

女友满口答应,正在他高兴女友的善解人意时,

胸口上的芊芊俊手顺着祝丁斌的胸前慢慢下滑,顺着宽大的篮球裤伸进了男人的神秘,握住了他幸福。

祝丁斌被这种大庭广众之下温柔陶醉。

突然,女友抚摸的手紧紧收缩,一把揪住女人难以启齿的男人弱点。

疼痛不堪的祝丁斌抬头环顾四周后,小声说道:“你是要断了自己的幸福啊”。

大学女友严肃地道:“就是废了你”。

祝丁斌头上冒汗,感觉求饶道:“我错了,下次不敢了”。

大学女友警告道:“以后出门再把眼睛长在其他女人身上,我宁愿不要幸福”。

虽然两次有相同之处,但那次根本没办法和这次相提并论。

祝丁斌抬头侧目看见王媛媛所有所思的样子,突然发现丰满成熟中有种小女人的娇媚和清纯。

成熟的男人,把苦都藏在心里。

城府越深,藏得越深。

祝丁斌是男人,将皮肉之疼藏在心里,视为小忍。

张子东在办公室有怒而不言,笑而过之。而将心里之疼藏于心中,却不漏声色,如常人一般喜笑颜开,此乃大忍,真正的高城府。

祝丁斌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此时,他突然回想认识子东的这两天,不论这个人怎么样?对自己不错,于是就多想了想。子东今天究竟怎么了,明显非常的生气,在综合办公室看见他们后,怒意消失,如无事之人,有说有笑。

张子东究竟是遇到什么事情,能让九年未曾动怒之人大怒,且不愿让其他人知道,是不是家中出了什么大事。

此刻的子东犹若无事之人,开着车往酒沟驶去。

此刻政府院子却上演着令人揪心的一幕。

在司机室门口停着的车上,下来了3个民警,直奔司机室,说接到举报这里有人赌博,说着就用手铐铐着司机室里打牌的人往警车上带。

赤髯皂说:

各位读者的点评、收藏、月票、点评,是作者继续写下去的鼓励和动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