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43:38   字数:2031字

警车将司机室赌博的干部拉上车,开车出了政府大门,沿公路向远处开去。

院中一片骚动,大家都打开门,走出门来到院中,出来查问原因。

知道原因后都感到害怕,因为这件事可大可小。

王琳琳快速告知主要领导,大约两个小时后,被拉走的人又自行走了回来,这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

后来听这些被带走的干部说,他们被拉到半路时,民警接到一个电话后,把他们赶下了车,警车开走了,他们就回来。

当他们回到乡上时,主要领导已经到了乡上等着了,把他们叫他们办公室后,大发雷霆,痛训了他们。

这他们才知道那个电话是领导拖了关系的,把他们保出来的。

从那以后,乡上玩牌的人就隐蔽的多了,并且怀疑是有人举报,要不警察怎么会到乡上抓人呢。

祝丁斌根本不知道乡上的一切。

子东开着车途径两个村庄,到了文剑梦中出现多少次的酒沟村。

这次他们有了经验直接到队部,以防行李再丢失。

车在一个足有两亩地的开放式广场前停下。

文剑第一个飞快跑下了车,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栋二层小楼,表面看上去有种大城市写纸楼的感觉,只是显得小了点。

楼道外全部是钢化玻璃,在外看不清里面,混凝土的位置全部贴着白色瓷片,瓷片上是大大的党建宣传标语“创建五好党支部建设社会新农村”。

在这个偏僻的小地方有这样的活动室,顿时让人感到异常气派。

其他人陆续都下了车,站在了这个大大的广场上。广场是水泥地,广场的四周栽着1米5左右的银杏,银杏之间摆布着各种健身器材,右侧有一对篮球架,篮球架与楼之间摆放了一个羽毛球网,左侧摆放着个五个兵乓器案,中间的位置有一个花园,此时花园里只有秋菊处于盛开状态。本来挺大的广场,瞬间显得不是那么的大。

广场所有物件全部崭新的,就连垂银杏也是刚栽植不久,四周撑着木杆还在。

子东炫耀地说道:“不错吧”环顾了四周后:“这是全乡最好的村,你们看体育器材应有具有,这么大的场地都快放不下了”。

王媛媛已经忘记了车上的尴尬,羡慕地说道:“其他村不要说想要体育器材,就是有广场的村也寥寥无几”。

后来他们才知道在万沟乡有体育器材的地方一共有两个地方,一个是万沟乡小学,也只有篮球架,一个就是这里---全县示范村酒沟村,当然了兵乓球案子是每个村小学都有的,只不过都是很早以前用砖修的,上面涂上一层水泥那种。

而酒沟村队部和吴家村一样,也是原来的学校,后来没孩子了,就改造成村里的队部。

在他们被这炫目的广场吸引的时候,子东已经给村书记打电话说了来意。

大约多了三五分钟,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骑着摩托而来,非常热情,与子东握手后,与其他人也一一握手。

看起来子东和这位村支部书记非常熟悉,随意地站着,对着大家说道:“这是咱们酒沟村支部书记仇任宏,这两年在他的带领下,酒沟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真可谓是能人书记呀”。

酒沟村支部书记仇万红似乎很受用,谦虚地说道:“跟我没什么关系?都是咱们乡上领导的好,党的政策好……”。

仇书记在什么情况下,总是官话套话一大片。

子东有点不耐烦打断他的话说道:“仇书记,咱们把文剑的行李放下吧,我还要去送咱们的媛媛美女呢”。

女人的心是最难懂。

子东说了那句赞美的话,王媛媛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没意思一丝反应,仍在低头思考着什么。

仇任宏的引导下,大伙一同帮助文剑把行李搬到了一楼右边第一间办公室。

行李放下后,子东就迫不及待地说道:“你先把文剑安排一下,我先去送美女,一会就过来”仇书记满心答应,出门将子东送走。

子东转过身,面对祝丁斌,说道:“丁斌,你是和我们一起去转一下,还是留在这”。

祝丁斌略加思考后,说道:“我就留在等吧,以后的机会多呢”。

没人注意到王媛媛失落的眼神,她仍然装出一副笑脸,道:“那你们在这叫仇书记带你们好好看看,我走了”。

子东开车载着王媛媛,开出了村子。

仇任宏显得格外热情,三人很快把房间收拾妥当。

然后,仇任宏带着祝丁斌、文剑二人挨着参观了酒沟村队部。

酒沟小学原来是相对大一点的小学,这栋楼上下共四间大房间,原来是教室,四间20多平米的平房,是原来老师的办公室。

楼梯由中间而开,将房子左右排开,一间教室旁配一件教室办公室。

整个楼道用60*60的白瓷砖贴着,墙面还可看出新粉刷的痕迹,门全部是崭新的防盗门,一点也看不出来是旧楼房改造而来。

一楼右面挨着楼梯第一间就是现在文剑的房子,挨着这间房子是原来的教室,现在布置成了党建会议室。

走进党建会议室,墙面是新涂的染料雪白雪白,没有一丝灰尘,原黑板的位置挂着一块的党旗,上面依次挂着四大伟人照片,墙壁周围一圈排成两排全部悬挂着各种制度牌,都是红底黑字玻璃框。

房间中间放着圆形会议桌,桌子一周挨着摆放在亲一色的档案盒,足有四五十个,封皮统一贴成红色。

在墙一周的玻璃反射下,整个房间处处是红,处处映着红,形成一片红,犹如进了一间红色宫殿。

唯一不是红色的就是门对着墙角放在一个办公桌,办公桌上放着一台电视,这是党员教育所用。

祝丁斌、文剑第一次见农村这种气势,也是挺佩服,透露着“红”和“整齐”。

仇任宏也许看出了二人的心思,面带骄傲地说:“还有更意想不到的”。

于是他又带着祝丁斌、文剑向其他房间走去。

赤髯皂说:

各位读者的点评、收藏、月票、点评,是作者继续写下去的鼓励和动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