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44:09   字数:2024字

进门先看家,看家先看门。

这里的门就是门面。

仇任宏家正面只有四孔窑洞,院子不大,地面是红砖铺砌而成,部分角落的砖块已经长出苔藓,显得年份比较久远,院子里还有一个菜园子,种着各种蔬菜。

第一感觉就是一家普通的农户家,打破了祝丁斌心中农村干部是村里土皇帝的影响。

文剑也有许多疑问,同样是村支部书记,为什么吴家村的吴俊华那么富裕,而酒沟村的仇任宏却是如此一般。

这时从大门口走进来一位朴实的农村妇女,手里揣着一个篮子,进门就高声问到:“来了,刚才,子东告诉我知道咱们村里来了一个大学生驻村,我就去掰了几个玉米,中午给大家煮”。

仇任宏对着祝丁斌、文剑,介绍道:“这是娃他妈”,简单的介绍却蕴含着浓浓的情意。

这位妇女是大方地说道:“你们现在窝里喝茶,我去给大家做饭”。

乡镇上一般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县里来的领导干部乡镇招呼,乡镇来的领导干部都是村里招呼,条件好的下馆子,条件差的干部家吃。

祝丁斌、文剑似乎有点不习惯,忙说道:“不用了,不用了”。

那位妇女已经去了厨房,似乎没有听见。

农村也有客厅,讲究的人家都是客厅卧室在一块,不讲究的人则是客厅、卧室、厨房都在一块。

仇任宏还算讲究,客厅卧室在一块,五个人随意坐着,子东直接躺倒了床上,祝丁斌、文剑坐在沙发上,沙发也是那种黄皮的老式沙发床,拉开可以当床,合上就是沙发。沙发前放着一个仿红木的木质茶几。

仇任宏从茶具下拿出几个玻璃杯,每个杯子里你捏了一搓花茶,用电壶到上白开水,端到每人面前,就开始讲述他那光辉的建设村庄伟业,讲着讲着就说,不信,你问子东。但是子东至始至终一句话也没说,好像进入了梦乡。

原来大家进门后,子东、王媛媛出现了短暂的紧张,却迅速恢复了平静,子东就离开了电脑,只有王媛媛一直在电脑旁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至始至终也没说一句话。

那个时期基层单位干部是不配电脑,配电脑是一种政治待遇,乡镇上一般只有3台电脑,书记、乡镇长各一台,再就是打字室一台。

村上是因为当时组织上的学习教育给各村配的,显示屏都是老式笨重的那种。

各村组都将电脑放在了村干部家,网费也是县上某部门给出。

说着饭香已经飘到了过来。

仇任宏的妻子端着两盘菜进来,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招呼着大家道:“都过来吃饭”。

说完又出去端菜,就这么来回来回的几次,共端上了七个菜,都是一些家常菜,西红柿炒鸡蛋、红烧茄子、肉丝炒豆角、土豆丝、凉调萝卜丝、炒白菜,还有一个是拌玉米豆,是用调料拌的。

子东虽然不是乡上领导,但是办公室主任的权利有时大于乡上副职,一般各村是不会怠慢。

但仇任宏没有像吴俊华一样带着大家去饭馆,而是在家里,虽然也是挺丰盛,仍然无法和吴俊华相比。

张子东、王媛媛没有一丝不满。特别王媛媛反而一副不好意思地说道:“嫂子,你少做一点菜啊,怎么这么多,弄的人都不好意思了”。

仇任宏妻子很是自热地回答道:“都是自家种的菜,也没什么菜”。

仇任宏已经拿起筷子招呼着大家道:“感觉吃吧”。

这一切看起来似乎是那么的自然,无丝毫不妥。

子东、王媛媛不客气地拿起筷子开始吃。

祝丁斌看着大家吃的香香的,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太小心眼了。

一会,仇任宏妻子又抱来一个黑色的内径20厘米,高20多厘米的敞口陶瓷罐子,罐子口是用塑料纸包着,然后用麻绳绑着。

当打开陶瓷罐子时,大家才知道是酒,仇任宏拿了一个竹子做的盛酒装备,一端绑着一个小竹筒,给大家都满上。

这个盛酒装备是祝丁斌、文剑第一次见到,以前都是在古装电视剧中才能见到,颇为好奇。

王媛媛和仇任宏的妻子喝白开水。

仇任宏、张子东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酒中,没人注意到祝丁斌、文剑的好奇。

王媛媛道:“嫂子,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什么时候教教我”转过头对着仇任宏说:“仇书记,你真有福气”。

仇任宏只是憨厚的笑了笑,然后端起酒杯道:“咱们先走一个”。

祝丁斌、文剑看着子东端起了酒杯,也跟着端了起来,王媛媛和仇任宏妻子端着白开水。

仇任宏清了清嗓子道:“今天,欢迎子东将文剑送到酒沟村”说着面对子东笑到:“也祝贺子东早日提拔,王媛媛早日找到对象”。

子东不加掩饰地笑着说道:“那也要靠仇书记多多支持”。

王媛媛却害羞地说道:“谢谢仇书记”说话时脸色已经变成红色。

大家碰杯后,喝酒的一饮而尽,张子东连忙给大家倒酒,都倒满了。

王媛媛和仇任宏妻子只是喝了一口水,将水杯放下。

仇任宏家的这酒带着淡淡的黄色,入口下喉后,有一股明显的高粱味,还有一些说不上来的味道,主要是高粱味喝下却有些难受,其他的感觉挺好,度数挺高。

仇任宏似乎看出了祝丁斌、文剑的心思,神秘地问道:“你们两个感觉这酒怎么样啊?”

祝丁斌和文剑初入社会,不太懂得婉转,直截了当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张子东却抢着说道:“这可是好酒,一般是绝对喝不起的,叫咱们仇书记给你们说说”。

仇任宏没有生气样子,一副更为自豪的样子,继续神秘地问道:“知道酒沟村的来历吗?”

祝丁斌和文剑当然不知道了,同时摇头表示不知道。

仇任宏再喝了一杯,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回味着嘴里的酒香。

此刻,再香浓的酒也挡不住他那骄傲的思绪。

赤髯皂说:

各位读者的点评、收藏、月票、点评,是作者继续写下去的鼓励和动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