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44:24   字数:2061字

唐朝时期,在南方的一个地方,居住着一户吕姓家族,世代为皇宫酿酒,因此在当地是相当显赫,自然与朝廷及一些达官贵人、地方名流相交甚多。

花无白日红,人无千日好。

正当吕家鼎盛时期,遭遇了灭顶之灾。

会昌元年,又逢一年一度的送酒入宫之时,当时的族长因事不在家中。

前来接酒的太监提出,将送往宫中的那批酒分出一半,送往他们指定的地点,再用一般普通酒代替专供酒,送入皇宫。

吕家人听后,大为震惊,因为当时送往皇宫的御酒是利用吕家祖传秘方特制而成,且只允许宫中饮用,不允许售于民间,都是限量生产,仅够宫中所需,连吕家人也难得一饮。用一般普通酒充当专供酒之事一旦暴露,当是欺君之罪,必是灭族之灾。

吕家人紧急召集族中年长的族人商议,最后无奈之下委婉地拒绝了太监的要求,并按照太监指定地点送去普通酒若干。

谁料想就是这一决定,虽但没有挽住灭族之灾,反而加速了全族的灭顶之灾。

酒被顺利送入宫中,本想就没事了,吕氏家族人都认为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谁料想当送酒的伙计还未回到吕家,噩耗就已经传到吕家,吕家200余口人全部入狱。

最后,他们才知道,酒被送入宫的第二天,一位从战场上凯旋而归大将军被皇帝赐的御酒给毒死了。

朝野流言四起,皇帝龙颜大怒,命人彻查此案。

皇命下达的第三天,调查结果就送到皇帝面前。吕家送往皇宫中那批酒中掺有毒药,并且在吕家酒窖中也发现了同类毒药。皇上亲下圣旨,吕家以谋反罪灭九族,第四天就执行。

案发至行刑仅用四天,也正是时间短,在朝廷一位官员的暗地帮助下,吕家逃出11人。

为了防止被官追查,改姓为仇,意在记住血仇大恨,藏在了一座大山沟里,过起了隐居生活,并且立祖训:吕氏家族世代不准再以酒谋生,吕氏后人用不准与吕氏、仇氏通婚。并将当年皇宫专供酒秘方当众烧毁。

久而久之,朝代更替,吕姓人从未忘记誓言,但酿酒的名声也在方圆传开,他们居住的地方也被称之为酒沟。

后来,生活所需,住在山里不方便,村民更为了种地方便,陆续搬出了酒沟,住在了离公路较近的地方,但是酒沟的村名没有改变,姓氏也都没有改变。

仇任宏说的眉飞色舞,祝丁斌、文剑听得目瞪口呆。

张子东、王媛媛对这些故事已经早有耳闻,没有更多表情,两人相对而看,似乎在说着什么。

文剑似乎还在故事里回味:“不能喝吕氏通婚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不可以和仇氏通婚呢?”

祝丁斌想了想说:“可能是因为怕人发现了异端”。

仇任宏买着关子说:“丁斌说对了一点,这也是为了掩护他们的身份”。

祝丁斌连忙问:“那还有什么原因?”

仇任宏笑着说:“听说当时害他们的太监就姓仇”。

祝丁斌、文剑豁然开朗:“你们的祖先真是大智慧,谁会想到,他们用仇人的姓氏,而且更不用因为不愿意跟仇人通婚而烦恼”

仇任宏的得意更增几分,炫耀到:“你们喝的这个酒虽然赶不上当年进贡皇上的酒,但也是纯粮食酒,这酒存放了已经快30年,那时生活条件差,人都吃的,就用高粱酿的”。

祝丁斌、文剑再端起酒端详,更增几分羡慕。

子东看着祝丁斌、文剑笑着说:“这酒一般人来是喝不上,今天你们两个来了,我才沾光了”。

不明情况的祝丁斌、文剑信以为真,心里特别欢喜,又喝了几杯。

这时,酒已经下肚十来杯,祝丁斌感觉酒已经开始上头,已经有了晕眩的感觉。

子东好像也有点飘飘然了,遗憾地摇头说:“仇书记,你说你老祖先为什么要把那么好的秘方烧掉,要是没烧掉,咱们现在就可是喝到当年皇上喝的酒了”

仇任宏笑着说:“当时,都是身不由己,怕后人忍不住就酿,那官府知道了会招来杀人之祸”。

酒后的人话多,话多就开始吹牛,喝酒的四人正在吹着他们的牛。子东站了起来说去上个厕所,仇任宏也跟着出去了。

在去厕所的途中,仇任宏对着子东小声地说:“今年,再给酒沟发展两个党员”。

在基层许多事情不是说非要找领导的,有时候一些原则性强的事情,找具体负责干部比找领导容易。虽说发展党员原则是成熟一个发展一个,可是成熟没成熟还是子东说了算,况且酒沟已经是连续两年每年都发展2-4人,这种事也不方便找柳书记。

子东直瞪着仇任宏:“就说啊,今天怎么舍得拿出这么好的酒,不光是因为迎接他们,原来是另有目的啊”

仇任宏拍着子东笑着说:“看兄弟说的”。

农村有个现象:条件好的村换届时村干部争着当,条件不好的村换届时村干部没人当。这两年酒沟村面貌改变巨大,有的党员已经蠢蠢欲动,计划在后年的换届中拼死一搏。而农村党支部书记能否当选关键在于党员,因为只有党员手中有选举票。

子东当然知道仇任宏发展党员的意图,爽快的答应了。因为他知道给酒沟两个发展党员的名额对他来讲非常简单,但对仇任宏来说异常重要。这一点仇任宏也知道,如果少两个党员支持他,他在选举中胜出的几率就少几分。

原本来讲,谁当酒沟村的支部书记,子东是无所谓的,但是子东有想法,他想提拔,提拔就需要机关干部和村干部的选票。他不能把酒沟村这一票压到新提拔的支部书记身上,他要压到仇任宏身上,他希望仇任宏继续胜出,因为他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让仇任宏感觉亏欠欠他,这样一石二鸟的做法他何乐而不为呢。

子东心中突发奇想,脑海中出现一个战略性的想法,要乘着酒意大胆实施,微微泛红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赤髯皂说:

各位读者的点评、收藏、月票、点评,是作者继续写下去的鼓励和动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