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45:07   字数:2039字

乡镇干部到村后,都很自然,不自然就会被遗弃。

祝丁斌他们喝完酒就在仇任宏家睡了一会。

文剑因为是酒沟的村官所有就留下了,子东就准备把祝丁斌送往吴家村。

子东的酒劲还没过,但是他的很放心自己的车技,坚持要开车,因为他还有自己事情,他计划送祝丁斌到吴家村后,再去吴家村找支部书记吴俊华商量商量自己推荐的事情。

祝丁斌已经是左右摇摆,不能正常走路,在仇任宏、子东的搀扶下,准备上车,本来是要让他坐在副驾驶位置,但是已经喝多的他,坚持要坐在后排,也许是他心中那股香味久久不能离去。

王媛媛本来准备坐在后排,但是看见祝丁斌坐在了后排,毫不犹豫拉开副驾驶车门,坐了上去。

这时,仇任宏叫住王媛媛,叫他到后排去照顾祝丁斌,因为祝丁斌确实喝多了。

王媛媛本来很不情愿,但是无奈仇任宏和他的妻子苦口婆心的劝导下,她还是坐在后面座位上。

但是她没有和祝丁斌坐在一个座位上,而是坐在了最后一排的三连座上,祝丁斌一人迷迷糊糊地坐在二连座位上。

在仇任宏和他妻子的告别后,子东开着汽车摇摇晃晃出发了。

这个年代汽车还没有普及化,拥有汽车的家庭比较少,路上车少,相比较好开,更没有酒驾一说。

祝丁斌在摇摇晃晃的车上,更是摇晃的厉害,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子东开着车特别精神,后来大家发现子东一开车马上有一副军人的样子。

似乎这正是子东当过司机兵的缘故。子东开车不是很快,心里的事去转的飞快。

当他想到祝丁斌要给他出力时,想起祝丁斌,回头瞄了一眼,祝丁斌已经睡着,脖子正搭在后背顶部,头向后吊着。

子东有些担心,喊着王媛媛:“媛媛,你坐在祝丁斌旁边,把他头放好,看着不敢憋住气,不敢出事了”。

王媛媛很不客气地说道:“不管,他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

女人是最怪的,当她对你好事可以把心给你,当他不想理你时,就是天塌了也无济于事。

子东笑着说:“不要生气了,你看看祝丁斌的样子,真害怕,不要出什么事情”。

王媛媛本性是非常善良的,很不情愿地坐到祝丁斌的旁边,其实她坐在最后的三联座位上,也不舒服,因为座位还放着祝丁斌的行李。

王媛媛坐稳后,发现两个人坐的位置和来时一样,不经的又想起那件事情,脸色又渐渐红了,心里又荡起了丝丝涟漪。

这时她有点不明白自己,她一直是一个爱恨分明的人,但是今天却变了,明明和讨厌他,却忍不住的想去关心她。

人与人之间就是这么微妙。

王媛媛双手轻轻扶起祝丁斌的头,准备放端,以防气管窝住。刚抬起祝丁斌的头,喝醉的祝丁斌顺势导向她,她想用力去推他,却怎么也推不动,祝丁斌就靠在了她的肩膀。

子东再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喝醉了假装不知,一直开着车。

王媛媛不再推祝丁斌,祝丁斌舒服地睡在王媛媛的肩上。

王媛媛侧目看着祝丁斌,心里默默地想:“这个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值得我去爱吗?但是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

她不再想,只是让这份心里的幸福再维持一会。

女人一旦开始思春,将是无法自控。

如果可以长相厮守,他将是何等模样,红彤彤的脸上露出害羞的笑脸。

此刻王媛媛又怕张子东看见,又用力推开祝丁斌的头,车子的摇晃下,祝丁斌的头又转了过来,王媛媛又推过去,祝丁斌一会又过来。

就这样来来回回多次,也是把本来就头晕的祝丁斌摇的更加头晕。

正在思春的少女被胸前一热惊醒。

原来祝丁斌将吃的饭,喝的酒全部吐到了王媛媛胸前,她猛地站了起来,头又撞到车顶。

王媛媛都有想死的念头,祝丁斌嘴里吐出肮脏之物热乎乎的顺着王媛媛的胸前往下流。

这都是次要,王媛媛宽松款式的衬衣表面不但糊的满满,衬衫里面,顺着脖子,沿着胸前,沾满肌肤,尽数沾满。

带着热气掺着酒气的恶心之物黏在肌肤之上。

此刻的王媛媛眼泪唰的流下来,愤怒中夹杂着无奈,身体难受中夹杂着心里害羞,不想看到任何人,更不想让任何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恶心万分的万媛媛更是无比沮丧,一把猛地推开了祝丁斌。

“咚”的一声,祝丁斌头碰到车门上。也许是碰疼的缘故,还是呕吐的缘故,祝丁斌有了一些意识:“怎么碰到车门上了”用手揉了揉,感觉手是湿湿的,往手上一看有一些血。

已经疼的麻木,还是酒精的麻醉作用,没有感觉到痛。

发生这些,子东只好将车停在了路边,看了祝丁斌只是差破一点皮。

车子刚刚挺稳,王媛媛已经开门跑下了车。

子东感觉异常好笑,但又无法笑。

喝酒喝醉的人,在受到害怕时,一般的人都会酒醒。祝丁斌晕乎乎的,只知道自己头破了。当知道自己吐在王媛媛身上后,一种内疚和不安,让他的酒醒了一大半。然后不停的道歉,恳求王媛媛原谅。

王媛媛在车旁,背着他们,撩起衣服,用纸把里面用力的擦了一边又一边,眼泪刷刷地往下流。

受到这么大羞辱的王媛媛不会轻易原谅,嘴里不停的骂祝丁斌,似乎什么脏话脏就用什么骂。祝丁斌只能赔礼道歉。

女人在最委屈时,最有效的措施就是哭。

黏糊糊的衣服让王媛媛万般难受,无法发泄心中怒火,低声哭泣起来。

子东主动前去劝,王媛媛开口就来,大声到:“走开,还不是你非叫我照顾他,现在好了,我丢人丢大了,你高兴了”。

子东心中也有愧疚,但是也是无言以对。

当祝丁斌上前劝说时,王媛媛大声怒吼着:“你让我怎么见人,不如让我死了”。

说着向车门撞去。

赤髯皂说:

各位读者的点评、收藏、月票、点评,是作者继续写下去的鼓励和动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