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45:23   字数:2028字

人都有本能反应,特别在面临危险的时候。

站在王媛媛旁边的祝丁斌在万分紧急之下,本能的拉了王媛媛一把,可是只抓住到衣服的侧面。

其实王媛媛本来没有去死的意思,只是生气,说说气话,做做样子罢了,但是不懂女人心的祝丁斌用力过猛。

只听见“蹦、蹦、蹦”几声,王媛媛的衣扣掉了三颗。

顿时,白色的肌肤、白色的胸罩,裸露在空气中,王媛媛也被甩到在公路,坐在地上。

此时,更加害羞的王媛媛反而不寻死觅活了,非常的安静,异常的安静,拉开了车门,直接坐到回了车上,不和任何人说话,蜷缩在座位上只是一个哭,眼泪不停地流,却不出声,只有小声的呜咽声。

这就是女人,说的永远不是自己的真心话,大声吵闹其实不一定真的非常生气,真正安静时,不一定真的没事。

张子东出于好意,走上车劝了几次都被王媛媛骂了回来。

祝丁斌知道今天必须要把这件事情解决了,要不到了单位,自己一个刚来单位第二天的人,就惹出这种事情,以后怎么工作,难道要背着流氓的名声吗?

张子东非常的慷慨,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她。

王媛媛大声吼道:“滚,谁要你的衣服”。

万般无奈的祝丁斌拿出自己装衣服的行李箱,拿出了一件自己的衣服,是一件T恤。

在张子东劝说下,王媛媛勉强同意换上祝丁斌的衣服,但是必须是一件看起来不是非常男人的衣服。

女人注意形象的毛病都是一样的。

那件T恤王媛媛怎么说也不愿意穿,突然大声质问着祝丁斌:“这种明显是男式的T恤,你见那个女孩穿着这样一件男式T恤”。

祝丁斌仔细想了一想王媛媛说的对。

抬头看见王媛媛也穿着一件衬衣,虽然是女式的,但是也是衬衣。

最后,祝丁斌只拿了一件衬衣,快速脱下了身上的白衬衫,给了王媛媛,因为白衬衫最起码女人也可以穿,自己则穿上从箱子中拿出的那件T恤。

王媛媛在不情愿和无奈下,勉强同意了。

子东拉着祝丁斌站在车的一边放风,王媛媛蹲在车的另一边换上衣服。

王媛媛换好衣服,害羞地走了出来。

乌黑的秀发披肩而下,雪白的男式衬衣套在韵味十足的女人身上,宽大的很不合体,犹如一个连衣短裙,领口的两个纽扣敞开着,深深的事业线微微露出,这一番别样的风韵,让男人幻想连连。

子东大胆地开玩笑:“祝丁斌,你就把白衬衣送给媛媛吧,她穿着太美了,真是天仙下凡”

女人的脸如书,说翻就翻了。

王媛媛似乎忘记了刚刚的不快道:“真的好看吗?”对着张子东,不看祝丁斌。

祝丁斌明显看出了王媛媛的意思,切实在说气话。但是此刻只要王媛媛高兴了,比什么都好还是打岔说道:“好吧,那就送给媛媛吧,只要媛媛喜欢”。

王媛媛没有理睬祝丁斌,把换下的衣服放在了最后一排,祝丁斌行李旁边。祝丁斌也不敢说些什么。

子东高兴地说:“好吧!现在没事了,咱们继续走吧”。

一场意外,让他们的酒醒了八九成,但是车里却是酒味异常浓烈。王媛媛恼凶成怒的表情还挂在脸上,一句话也不说。

车继续在摇晃中前行,但是车里安静的,似乎是无人驾驶、无人乘坐,这种尴尬一直延续到政府门口。

子东客气地说:“媛媛,我们就不进去了,还有送他到吴家村呢”

王媛媛打开车门,刚准备下车,一阵风吹来,直接钻进他的衣领,在哪宽大的白衬衣下,顺着肌肤流串。一股凉意让她打了一个冷战,她突然有一些腼腆,自己现在这幅模样,怎么进乡政府大门。

王媛媛又坐回了车上,拉上车门,简答地说:“算了,我也去吴家村”。

子东、祝丁斌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十分惊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谁也不敢去问。

车就继续启动,向吴家村驶去。

祝丁斌怕王媛媛去吴家村闹事,心想自己要在吴家村住,在吴家村工作工作,小心地问:“你去吴家村干嘛?”

王媛媛等着祝丁斌,狠狠道:“你算老几?管得着吗?”

碰到钉子的祝丁斌,安静地做好,车上又恢复了宁静。

就在他们去往吴家村的路上,遇见了一辆拖拉机向乡政府的方向开去,上面拉了大约十来个人,有人还拿着一个花圈,子东想着是不是又有谁家的人去世了,又想怎么拖拉机上拉那么多人,就没继续想。

祝丁斌正在小心翼翼怕有得罪王媛媛,时刻注意这她。王媛媛也是心中怨气依然较大。所以他俩没注意到拖拉机。

其实他们不知道,这拖拉机拉的是沙家坪沙甜欣的父母以及亲戚,正去乡政府闹事。

王媛媛不想让任何看见自己,子东就把车开到了吴家村的队部。因为农村的队部不是遇到检查是没人的。然后祝丁斌和子东把行李搬到了江老师办公室。子东说他要去找吴俊华,一会过来,王媛媛也就留下了。

子东刚走,王媛媛就大声对祝丁斌说:“去,给我提水去”。

祝丁斌疑惑地问:“提水干嘛?”

王媛媛不耐烦地说:“叫你提你就提,那么多废话”。

这间房子日用品应有具有,祝丁斌拿起一个蓝色的塑料桶,很快提了回来,刚把水桶放下。

王媛媛很不客气地大声说:“出去”。

祝丁斌刚刚碰了鼻子,没有说话就往出走。

王媛媛突然又命令的口气道:“回来,你出后给我看着谁都不准进来”。

祝丁斌感觉自己像一个奴隶,要是平时他早就翻脸了,但是今天的事总感觉自己理亏,无奈地走出了门。

哗哗的水声,小声的辱骂声。

祝丁斌感觉到好笑,王媛媛让自己当门神,原来在里面偷得洗着什么,不会是洗澡吧,哗哗的水声不断地撩起男人的心动和乱乱的思绪。

赤髯皂说:

各位读者的点评、收藏、月票、点评,是作者继续写下去的鼓励和动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