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46:13   字数:2002字

女人一生最美的时光,当数洞房花烛之时,纯真的羞涩令人痴迷和陶醉。

此刻的王媛媛有着乡村人的淳朴、善良透漏出的清纯之美,更有桩桩丑事后,面对当事人的羞涩。

在队服的衬托下,更有城市少女的大胆和开放,令人联想翩翩。

黄色的灯光下,王媛媛坐在窗前,低着头,似乎想把羞涩的脸藏起来,加之一身篮球队服犹如睡衣般的性感吊带裙,完全遮掩不住丰满而又诱惑的身躯。

男人都是经不住诱惑的,都是下半身思考事情。

祝丁斌被眼前这一幕迷住,忘记了房子里酒味和难闻的味道,不由自主地向王媛媛走去。

此刻的王媛媛的呼气开始紧凑,祝丁斌更加地亢奋。

在他马上走到王媛媛身前时,突然,“咚”的一声,祝丁斌一下将王媛媛扑倒在床上。

原来祝丁斌注意力全部在王媛媛身上,脚下被王媛媛刚才洗澡时,放在地上的小凳子被绊了一下。

心中只想着王媛媛的祝丁斌身体失去重心后,正在趴在王媛媛身上。

这种快速而暴力的节奏完全吓到了王媛媛,她用力推着祝丁斌,她那推得开。

其实,祝丁斌也不喜欢这种的暴力,只是身不由己。

王媛媛害怕道:“快让开,要不我叫了”。

回过神的祝丁斌,连忙起身,他不是害怕王媛媛叫,而是爱情的力量控制了他。

王媛媛蜷腿坐在床上靠墙的位置,犹如受到惊吓的小兔子。

祝丁斌不好意思地向王媛媛道歉,但是王媛媛似乎在想着什么,又似乎被吓着了,始终低头不语,突然传出了声声呜咽声。

女人最厉害的武器莫过于哭泣。

男人在哭泣前多数是没有办法。

祝丁斌面对哭泣自然也是束手无策,连忙说自己不是故意,绝无冒犯之意,但是根本阻止不住王媛媛的哭声。

祝丁斌只好推在沙发上,低头不语。

他不语了王媛媛也停止了哭泣,突然开口说话,道:

“我今天这么倒霉,你是不是随时准备欺负我?”。

祝丁斌听见王媛媛开始说话,忙向前道:“没有”。

王媛媛突然停住说话,极力控制呜咽声,头底更低:“你若真的喜欢我,我到结婚的时候什么都给你”。

祝丁斌真的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能够这么保守的女孩真的是世间极品,但是自己不知说什么为好,只好应付道:“对不起,我刚才错了”。

王媛媛道:“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祝丁斌聊聊点头,想笑不敢笑,赶忙转过了话题:“房间这么难闻,我收拾一下吧”

王媛媛坐在那里还是一动不动。

祝丁斌本来只是说说,缓和气氛,但是王媛媛没什么反应,只好开始收拾。

这种天气不用生炉子,他找出热水壶,灌满水烧上,然后很快把脏水倒掉。当他准备拿起王媛媛的脱下的脏衣服时,床上的王媛媛低声说:“祝丁斌,那个你不要动,我收拾”。

祝丁斌看了看床上的王媛媛,发现了自己的鲁莽。

他和原女朋友一起时,女友里里外外什么样的衣服他都看过、碰过、脱过、穿过,所以开始没当一回事。王媛媛一说,才发现自己不应该,毕竟是女孩的衣服。

他准备扫扫地,再去提水,突然看见格子衣服下压着乳白色的胸罩和一小团貌似内裤的白色。

背过王媛媛,祝丁斌偷偷的笑了,提着桶刚出去。

王媛媛在祝丁斌出门后,连忙下床把脱下的衣物放到盆里,把祝丁斌白衬衣单独放到一个盘里。

当祝丁斌回来时,王媛媛正站在地上,看见祝丁斌后,叫他把水倒在放衣物的盆里,再去提一桶。

祝丁斌往盘里倒水时,发现盆的最上面只可以看见裤子、衬衣,他知道为什么,也没点破,又去提水,这次他拖得比较久才提回一桶水。

王媛媛开始洗衣服,祝丁斌本来坐在王媛媛的对面。但是王媛媛也许意识到她一低头洗衣服,她那赤裸裸的肌肤会被一览无遗,坚持要祝丁斌坐在自己的后面的床上,背对着他,并且把门反锁。

王媛媛先洗祝丁斌的白衬衣。

祝丁斌本来说他的自己洗,或者最后再洗,王媛媛坚持要洗,并告诉他,白色的衣物必须先洗,要不洗不净。

祝丁斌的白衬衣洗干净后,王媛媛让他挂在外面,这期间祝丁斌又提了两次水。

最后,王媛媛开始洗自己的衣物,这时再次强调祝丁斌不能动。其实祝丁斌知道王媛媛要洗自己胸罩和内裤,但是不能点破。

王媛媛洗衣服特别的认真,几件衣物大概用两个小时,有时也可发出抱怨的意思。

祝丁斌知道是在抱怨自己,还是非常的高兴。

两个小时里,祝丁斌和王媛媛聊了很多,彼此之间有了更深了解。

王媛媛,城关镇人,今年27岁,比祝丁斌大3岁,但是工龄已经10年,原来王媛媛是中专毕业后分配的工作,当时只有16岁,一直在万沟乡工作,本来是有机会进城的,但是她不愿意。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已经结婚。

关于王媛媛一直没有结婚的原因,也简单说一些。在农村女孩子一般十七八就都结婚了,但是王媛媛上学早,毕业时比一同毕业回来的同学小3岁左右,所以当年才毕业时,因为年纪小,不知道谈,更没人跟他谈。后来年纪大了,没合适的。

当问起谈过男朋友时,王媛媛也爽快地告诉祝丁斌谈了几十个。

祝丁斌听后大为吃惊。

月河县这种小县城,人口一共不到十万人,人与人之间都比较熟悉。王媛媛只有27岁就谈几十个,基本就相当于把全县城同年龄的异性谈了个边,那就是那种典型的行为不检之女。

顿时,祝丁斌向王媛媛投入异样的目光,难道眼前这位女子真是不检点的女子,刚才所有的举止都是装的,掩饰着什么?

赤髯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