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45:44   字数:2160字

今天下午整个单位都沸腾了,异常热闹。

下午上班时,接到组织部的正式通知,定于明天上午组织部来推荐干部,要求组织乡村两级干部召开大会,推荐一名副科级干部。

推进干部可谓整个万沟的一件大事,两级干部之间就很快传开了,明天要推荐干部。所以下午吃饭时,来的人比较多,因为交通不便,许多人害怕第二天来不了,就都提前来了。

饭后,万沟乡机关大院异常热闹,灯火通明,从柳书记到门房老汉的房子里几乎每个房子的灯都亮着。

柳书记办公室坐在党政领导,商议推荐人员,也是会前的统一思想,这样做有助于团结,是一条绝对实用的经验之作,会议最后表决出推荐人选是朱宁。

子东似乎浑然不知党委的决定,既是他知道,憋屈了9年的他,也决定孤注一掷。

综合办公室里坐着5个人,围在一起,没有打牌,没有吃饭,也是在商议明天推荐的事情,不同的是,他们决定明天推荐时,推荐子东。

最后子东拿出5份名单,然后5人每人一份,名单的人员都不重复。然后告诉大家这是明天所有参会的名单,现分成了5部分,一人负责联络一部分。

朱宁也没有沉默,他的房子坐着7个人。

祝丁斌看着这几个人,大概知道了意图。

朱宁说话却出乎他的意料,根本没有说明天开会投票的事情,也没问祝丁斌明天投票的事情,只是聊聊天,偶尔说说基层人情趣事,多是一些经验之谈。

祝丁斌听后,感觉朱宁这个人如此和蔼可亲,值得交往,同时感觉乡村工作的确非常难,决定多向基层干部老干部学习学习请教,于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其他5人也一一认同,说祝丁斌的悟性高,一定能干好工作,突然又说要学习就向朱宁学习,朱宁是怎么怎么的优秀,是个绝对的好人。

朱宁是谦虚的推脱了一下,道:“有求必应,有问必答”

就这样,快乐地聊天,大约过20分钟左右,朱建军却隐晦地道出叫祝丁斌叫他的来意:“大家听说没?明天要推荐干部”。

大家七口八舍,有说知道的,也有说不知道的。

朱建军接着道:“那你们看乡上谁人不错,咱们就推荐谁,一定推荐一位工作、人品、德行兼备的好人”。

刘虎道:“你说的条件太高了,我看只有朱宁合适”

朱宁一番谦虚道:“我不行,我不行”。

朱建军道:“你不行,再无人可行,好了,大家明天就推荐朱宁,你们看怎么样?”

在座的各位纷纷表示赞同。

刘虎突然对着祝丁斌道:“丁斌,你呢?”

祝丁斌听后大家都同意了,又想起子东在灶房所的话,以及王媛媛若无其事的样子,小人之心油然而生,爽快地答应了。

他心里不舒服,况且朱宁一伙人肯定有动作,就告辞了朱宁等人,谢绝了朱宁的车,步行往吴家村走去。

人的思想一但走向极端,哪怕是再好的事情,也会被丑化。

一路上,祝丁斌心情十分低落,他想起认识王媛媛的那刻,以及这两天来发生的事情,从车上的意外,到饭桌上的反常,往回走的途中,无缘无故王媛媛就到了自己身旁,自己怎么就醉成那样,就怎么吐了她一身,再后来无缘无故子东没来接她走,将她留在吴家村,感觉这一切都是有计划有预谋。

这时,祝丁斌想起离校时,有位老师告诉他走向社会后,要处处小心,特别是走向仕途,人心隔肚皮,说话留半句。此刻,他无限的后悔,自己怎么见到王媛媛将这些忠言逆耳忘在一边。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祝丁斌突然非常喜欢这样的黑色,这样的夜色可以让他心静,孤子一人无人前来打扰他。

他坐在了路边的一块石头上,望着天空寥寥无几的星星和不太亮月亮。

夜中念亲人,月下倍思情。

祝丁斌不由地想起了他大学的女友,至今他没确切地理解女友为什么离开他。

一切都是他的猜测,女友的家人不同意她来月河,他也不可能去她的家乡。

祝丁斌还记得他们毕业前,一同勾画毕业后的宏图伟业。

那也是一个夜里,他们躺在操场上,仰望星空。

她小声怯怯地告诉他,她的父母已经在家乡给她安排好了工作。

祝丁斌听到后,没有说什么,因为自己当时工作根本没着落,自己的父母根本无力给他安排工作,大学女友的父母一直不同意他们交往。她一直是一个听父母话的孩子,从不会违背父母之命,唯一一次违背父母之命就是偷偷和自己交往,所以祝丁斌不想再说出一些没用的,就算自己说了,她也不会同意的,她也会伤心。

当时,祝丁斌已经基本确保要回农村,也知道她不会到农村去,就算跟着自己去了,自己也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最后,祝丁斌没告诉她自己自己如果面试顺利,可能要去当村官,更没说自己到哪去。

记得分别时,她说:“回去后,好好找一个,忘了我吧”。祝丁斌的女友一直坚信他回到自己的家乡。

夜色更深,月色还是谈谈的,星光还是稀稀拉拉的。

祝丁斌叹了口气,不再去想她,继续往吴家村走去。

当祝丁斌回到吴家村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人累,体乏,精神炯。

心累,人乏,精神衰。

祝丁斌不但人走的累了,心被伤的更累,走进吴家村时,一片黑暗,大家都进入了梦想,他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进门后,准备倒水洗脸刷牙,但是乏困的他,放弃了一切,没有脱衣服,没有脱鞋,直接爬到了床上,准备睡觉。

心里有事的人一般都是睡不着的。

祝丁斌辗转难以入睡,仰着身子,眼睛瞪得老大,望着房顶,抱怨自己的命运,抱怨自己的善良,自己为什么这么傻,轻易相信了王媛媛的话。

祝丁斌回想自己,刚从失恋中走出,又被女人伤害,他决定不再理睬王媛媛,要在明天的推荐会上报复子东。

“咚咚咚”门被轻而深沉地敲着。

祝丁斌疑惑地想着门外的人,是谁这么晚了,还来敲门,不会是她吧?

祝丁斌突然皮肤收缩,细胞紧张,绷紧了每一根神经。

谁知这就是他不能入睡的开始。

赤髯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