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48:58   字数:2000字

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声音。

声音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的声音。

人生最害怕的声音,莫过于坟地哭声、夜路脚步声,最后则是夜深人静传来敲门声。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还是温柔而有节奏,似乎在弹奏着美妙的乐器,令人陶醉。

祝丁斌不信鬼神,但是此刻怪异的敲门声让他六神不宁,顿时发梢发麻。

他想起吴旭开玩笑的告诉他,队部在原来的坟园上修建的,更添几分恐怖。

他鼓起勇气大声:“谁?”

门外的声音依然不大,很是低沉:“我,吴福财”。

祝丁斌听到吴福财的名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自言自语地说到:“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情啊”。

他不情愿地起床披着衣服,打开了门。

吴福财笑眯眯地走了进来,非常歉意地关切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你在这住的咋样?还习惯吗?”

祝丁斌还不懂基层干部,听到这话后,有点不知所措,不知什么意思,敷衍道:“挺好的”。

吴福财又说道:“本来是和乡上说好的,你住在乡上,但是……”接着道:“算了不说了,你来的时间短,以后就知道吴俊华的为人了”。言下之意就是吴俊华的人品有问题。

既然不愿意说,祝丁斌也没问,怎么背后说人呢,他不喜欢,直接道:“主任,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情?”

吴福财道:“今晚我来了几次,你不在,所以这么晚了还要来”。

祝丁斌不耐烦,却又无奈地道:“这么晚了,有事情可以明天说啊,非要麻烦你这么晚了”。

吴福财连忙说道:“这不行,我怕明天就赶不上了,答应的事情一定要办到”。

祝丁斌很是纳闷,心里想着什么事情还必须要今天说,到明天就赶不上了。

吴福财这才放开话匣:“明天上午乡上开会,你知道吗?”

祝丁斌看吴福财还是不够痛快,就说道:“知道,听说明天早上开,你不会就为了这事吧,要是这事你可以明天早上说啊”

吴福财露出一丝神秘:“是,也不是”。

祝丁斌不喜欢卖关子的人,今天本来心情就不好,又见到磨磨唧唧的吴福财,有点不耐烦了,边无好气色道:“到底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

吴福财看出祝丁斌的不满:“明天大会是推荐干部,咱们乡党委已经决定推荐朱宁,朱宁下午让我给你带个话,明天推荐时推荐他”。

祝丁斌一听就知道,吴福财并不知道朱宁已经告诉自己了,很可能对村上干部已经下午就开始动作了。

吴福财看着祝丁斌若有所思的样子,强调道:“这是乡党委决定的”。

祝丁斌看着朱宁等着答案的脸,用非常肯定的语气:“就照着咱们吴主任说的,没问题,吴主任说推荐谁就推荐谁”。

吴福财听了肯定的回答,心满意足地说:“我就说啊,咱能丁斌兄弟没问题,等明天推荐完了,我让朱宁好好谢诚你”,吴福财说话的语气感觉和朱宁的关系非同一般。

吴福财叫祝丁斌赶紧睡觉,明天来叫他,满意地走了。

祝丁斌的心里对王媛媛的事情有点淡化,转向明天推荐会,顿时没了瞌睡,坐在床上,摸了一根烟扎在了嘴上,看着吐出烟雾慢慢淡化,最后模糊消失,感觉自己会不会也像烟雾一样,消沉在茫茫人群中。

烟抽完后,关了灯,又躺下,开始睡觉。

会场大的看不见边,主席台坐的人根本不认识,推荐票发下来后,发现票上全是张子东的名字,怎么也找不到朱宁,这时,朱宁带着一群人开始扰乱会场,桌子被砸的咚咚直响。

“祝丁斌,在吗?开门”门外焦急的叫喊声将祝丁斌从梦中叫醒。

他坐起来,才发现刚才那是在做梦,感觉自己很好笑,不是推荐自己,自己怎么这么操心。

门外的叫门又响了,这次他没有害怕的感觉,因为他听出声音。自言自语到:“今晚是怎么了,看来是不让人睡了”。

祝丁斌无奈地打开了门。

顺门走进来的是吴俊华。

吴福财走了,吴俊华又来了。

祝丁斌感觉今晚的房子异常热闹。

吴俊华进门后,没有吴福财的慢热,直奔主题,直接说道:“已经睡了?”没等祝丁斌回答,直接说:“明天推荐会上,你填票时推荐张子东,我过来给你说一声,如果推荐上了,我叫子东好好谢你,咋样?”

祝丁斌从吴俊华进来还没说一句话,就听见吴俊华说了一大串,当听到叫他推荐子东时,他就准备拒绝,但是想着说出来就摆明了和张子东为敌了,就回答吴俊华:“好,我知道,会上推荐他”。

吴俊华没多想以为祝丁斌答应了,就拍拍他的肩膀说:“你早点睡,我走了,明早我来接你”。说完吴俊华已经走了。

吴俊华走后,祝丁斌心中有点不平静,看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当时他还不清楚基层干部提拔的难度,因此,一旦有机会,有想法的干部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想尽一切办法。

祝丁斌心中又有点犹豫,到底推荐谁?他没参加过这种会议,不知道流程,到时推荐时,别人会不会知道,会不会像农村推荐村干部一样,他在村里见过推荐村干部,就像打仗。

在他左右想不明白时,心中做了一个决定,如果其他看不见,他就推荐朱宁,如果别人都能看见他就推荐两个。

下了决定的祝丁斌如心中一块石头放在,脱了衣服,慢慢睡着。

一切事情都是有着一定循环。

今晚,祝丁斌的来客亦如此。

敲门声再次传来,祝丁斌实在想不到还会有谁会来,难道子东、朱宁亲自来了吗?

那他问话时,门外却传来女人羞答答的声音。

祝丁斌更加疑惑,夜间有女子来访,究竟是何人来访?究竟是什么情况?难道真会......

赤髯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