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50:51   字数:2002字

世间最难莫过于情,男人女人皆如此。

男人在爱情面前都是弱智的,特别是面对自己爱的人。

祝丁斌不是磨磨叽叽的人,想的事情就直接去干了,更何况是爱的人。

祝丁斌想到王媛媛可能出事,就不顾一切地奔跑。

人类是群居的,爱热闹是必然的。

当大家看见祝丁斌拼命奔跑,都跟着奔跑起来。

祝丁斌一口气跑上三楼,直达王媛媛门口,灶房吃饭的人也一口气到三楼,站在祝丁斌身后。

人的体质有差异,陆陆续续跟着跑。

奔跑的人群连成一条线,犹如进行着马拉松比赛,一直从灶房连接到三楼王媛媛门口。

祝丁斌不放心,担心王媛媛出事,去王媛媛的房子看个究竟。

杨丹梅看见祝丁斌慌张的样子,坚定地认为王媛媛就在房子里出事了,慌张的往楼上跑,也是出于对王媛媛的关心。

其他人看见祝丁斌、杨丹梅二人的样子,都跟着跑。

听清杨丹梅话的,去看王媛媛究竟出什么事情了。没听清杨丹梅话的,跟着看个热闹。

总之,三楼一米多宽的楼道瞬时被堵得水泄不通,黑压压的堵实,一直堵到楼梯口。

三楼都住着干部,人群的嘈杂声中,三楼各个房间的门统统打开,里面的人也都统统涌上三楼楼道。

有的人看楼道上没地方站,就下楼站在院中间往三楼瞭望,加之村干部已经来了不少,政府院中一会就集聚了一二十个人。

祝丁斌用力拍打着木门,焦急地大声叫喊:“王媛媛,王媛媛,快开门,你怎么了?你不要想不开”。

祝丁斌身旁挤满了男男女女,密的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这时不知那一位女子说道:“到底什么情况?王媛媛出什么事了?什么事情想不开呀”

杨丹梅站在几个人的身后,挤不到门前,解释道:“王媛媛昨晚睡下,到现在还没床,也没见出来,可能.......”后面的话没敢说出来。

当楼道上的人听了杨丹梅的话后,已经猜出了大概,都跟着祝丁斌大声叫喊起来。

王媛媛的名字在整个政府大院的上空回荡。

当话从三楼楼道传到院中时,已经变成了“王媛媛失恋了,昨晚喝药自杀了”,瞬时这种声音传遍了整个大院。

短短一周就死了两个干部,各种流言蜚语滋生在人群当中。

王琳琳从办公室跑出来,急忙往三楼跑,可是水泄不通的楼梯根本上不去。

她再次回到了办公室,拿起了座机电话,一副焦急的样子把电话放在耳边,焦急地自言自语:“快点,快点,怎么还不接电话”。

突然电话那边传来了声音:“喂.......”那边的话没说。

王琳琳就焦急地叫到:“三爸,出事了”

电话那头:“琳琳啊,怎么了?慢慢说”

王琳琳明显有些焦急,语无伦次:“媛媛....媛媛.....她”

电话那头也紧张起来,打断了王琳琳的话,直逼王琳琳:“怎么了?王媛媛怎么了?”

王琳琳一时接不上话。

电话那头的话更加急促:“琳琳,你快说,怎么了?”

王琳琳总算缓过一口气:“媛媛她自杀了”

“什么?”电话那头的声音振的王琳琳耳膜微微作痛。

王琳琳听见那头的电话没有挂断,但是没了声音,王琳琳再喂了几声,还是没有声音,就挂了电话。

电话挂后,她心中更加乱了,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虽有以前心中有些不舒服,但是突然听得王媛媛出事,还是非常的伤心难过。

她想起了祝丁斌,一定和他有关系,就跑出门去找祝丁斌。

人着急的时候,就会乱了方寸。

王琳琳和王媛媛年纪相差不大,关系一直要好,知道王媛媛失恋自杀,已经乱了方寸,如疯了一般,满院叫嚷道:“祝丁斌,你出来,你把王媛媛怎么了?”

有人拉住了她,告诉她祝丁斌在三楼,她拼命往三楼挤去。

整个机关院中的拍打木门的敲打声、喊叫声夹杂着楼道、院中的嘈杂声,整个政府沸腾了,犹如集会中的戏台前,等着开幕。

正在大家都在院中围观时,一阵汽车的喇叭声惊醒了院中的人群。

大家回头看去,发现柳书记坐着他的专车驶入院内。

众人忙让出柳书记的专用车位。

车停稳后,柳书记下车站稳。

几个干部已经跑到柳书记面前,柳书记大声嚷道:“怎么回事?王媛媛人呢?”其实已经有人提前给柳书记打电话报告。

一个干部忙说道:“在三楼房间里”指着三楼:“他们正在敲门,但是门一直没人开门”

柳书记也显示出急躁:“还敲了屁呀,直接把门撞开”。

柳书记的话如精囊妙计一般,在大家万分焦急,无计可施之时,打开了人群的思绪。

院中的人对着三楼大声叫嚷:“把门撞开,把门撞开”。

这对楼道上的人群似乎找到救命稻草,纷纷发表意见:“对,对,对,把门撞开”。

门口站着的几位男士,说着不约而同的向门撞去,女的自然向后退去。

站在院中的柳书记非常焦急,心中念叨着10点组织部的人就要来了,现在这里乱成一团,叫大家赶紧散去,并叫了两个干部去三楼疏散人群。

柳书记的话刚刚落下,院中的人群就迅速散到各个角落,而三楼楼道上的人群,根本不听一般干部的指挥,仍然在围观。

柳书记突然想起什么,道:“乡长和乜书记人呢?”

院中无人知晓,也无人回答。

柳书记口中说着脏话,身边干部无人接话。

三楼的人群还在骚动,有人听到要撞门,反而异常兴奋,拼命往门口拥挤,本来就水泄不通的楼道显得更加拥堵。

门是普通的暗锁,门框也是木头的,比较简单。

在大伙的努力下,大约撞了三四下,门就被撞开了。

大伙一哄闯进了王媛媛的房间。

当祝丁斌和大家站到房间正中时,房间里的一幕让所有人惊呆了。

赤髯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