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52:02   字数:2034字

突如其来的命令,会场上又开始有些骚动。

各位副职开始站起来,招呼各自分管的干部坐到自己周围,当大家再坐定后,柳书记在主席台讲道:“我相信大家都有大局意识的”,随后柳书记叫来了组织部干部。

组织部干部再次强调了推荐纪律和要求,随后严格按照程序进行发票、填票、收票,唯一区别的是收票时,先由各位片长收票,收完后再交到组织部干部手中。

这次发票到收票的过程比较快,这一次仅仅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完成所有的议程。

这次组织部干部出去后,大约十几分钟,又回来宣布了推荐结果:朱宁110票,张子东2票,弃权3票,朱宁被确定为后备干部。

后来还有口头推荐和测评同时进行,将干部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坐在会议室开测评会,一部分到会场外,几个副职的房子进行口头推荐。

杨丹梅说她和王媛媛留在会议室开测评会。

当票发到大家手上时,大家发现票上已经打印了朱宁的名字,下面也留出一格,意思是如果有其他人选也可以填写,但是大家根本没有多想,都在朱宁名字后打了勾。

就这样,朱宁被确定为副主席人选,等着公示、选举。

杨丹梅绘声绘色演讲到一段落。

祝丁斌、文剑的饭也上来,让了杨丹梅、王媛媛后,他们开始吃起来。但是祝丁斌只是问了杨丹梅。

不一会,杨丹梅、王媛媛报的饭也上来。

饭桌祝丁斌、王媛媛一句话也没说,其实他们都有很多很多的话要问,也许有外人在,他们谁也没开口。

饭吃完后,杨丹梅邀请他们去她的房间坐坐,文剑表现出非常热情,祝丁斌没有反对,也跟着上了三楼。

他们没有进杨丹梅的房子,直接进了王媛媛房子。

门没有锁,因为门框坏了。祝丁斌进门时看了看,心中有点惭愧。

大家刚坐下,杨丹梅突然对着文剑说:“文剑,我突然想起一个事,你过来给我帮帮忙”

文剑毫无犹豫到:“没问题”,说着就跟着杨丹梅往出走。

祝丁斌看到,马上站起来说:“那我也去”。

杨丹梅笑着说:“不用,不用,你就坐在这,一个人就行”。

文剑也看出了什么,笑着说道:“你就坐一会,我们马上来”,说完他们走出去,并随手关上了门,文剑走时拍了拍祝丁斌的肩膀,挤了一下眼睛。

祝丁斌理解文剑走时在自己肩膀上的一拍、挤眼,但是心里的难受只有自己知道。

房间里只有祝丁斌和王媛媛相对而坐,怒气和尴尬弥漫在空气中。

祝丁斌刚要开口,王媛媛的居然先开口了:“你能解释一下吗?”

祝丁斌正想着她和子东,被突然而来的话问的有点蒙:“解释什么?我有什么解释的?”

王媛媛直接站了起来,怒气冲冠,突然又很平静地坐下,阴阳怪气地说:“是,你没什么解释的,三更半夜和一个女人在房间里搂搂抱抱,不用解释,明摆着的事情”。

祝丁斌听到这后,刚张口准备说话,被王媛媛打断:“不要解释,没什么解释,你们是正常的男女关系”

女人翻脸如翻书。

突然非常生气地对着祝丁斌:“那你招我干嘛?既然招惹了我,那就不要再去和其他女人鬼混了,既然和别的女人好了,就不要再来找我……”

祝丁斌听着这句话后,本来准备解释,但是想起了子东和王媛媛的一切,直接打断王媛媛的话:“谁招谁了?你和张子东合伙来着,三更半夜和他干什么去了?孤男寡女一夜未归,你能说说你们到哪鬼混去了吗?”。

王媛媛一副非常非常委屈的样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说着转身爬在床上哭了起来。

男人最害怕女人哭,此刻,王媛媛的哭声击碎了祝丁斌的心。

王媛媛的哭声引来了杨丹梅和文剑。

杨丹梅进门后,对着祝丁斌说:“你是怎么回事?故意给你们留出空间,让你们好好说,你怎么就把媛媛说哭了”

祝丁斌不知说什么,哑口无言。

杨丹梅到床上去哄王媛媛,文剑站祝丁斌旁边小声说:“你怎么回事啊?男人,就让着一点女人啊”。

祝丁斌没说什么,只是低着头,坐在凳子上,他也知道自己不对,但是不知为什么在王媛媛面前就是不由自主有点冲动。

王媛媛还在床上哭,坐了一会的祝丁斌走到床边,对着王媛媛说:“媛媛,我不对,刚不应该说那些话,对不起”。

王媛媛似乎更加生气了,头也没回,嚷到:“你走,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祝丁斌还继续道着歉,但是王媛媛只是不理睬。

祝丁斌看着哭泣的王媛媛,心道,她可以解释呀,为什么不解释,只是哭,难不成他们是真的?祝丁斌不敢想了。

他劝说不成,又呆不下去了,无奈之下,他和文剑和杨丹梅打完招呼后,走出了房门。

刚他们下楼走到院子时,看见吴俊华正在院子中间等着他。

吴俊华还是高声大嗓:“丁斌,你跑哪去了?我吃了饭找不到你,再有事没?没事,咱们就回吧”他一连串将话说完。

祝丁斌低沉着脸说:“好吧!你先把文剑送到酒沟吧”

吴俊华爽快地答应了

这次祝丁斌坐在了副驾驶,文剑坐在了后排,没有看见村主任吴福财的人影,车子开始向后川片出发。

吴俊华可能看出了祝丁斌的不悦,以为是为了子东没被推荐上而生气,说:“子斌,你是为了子东的事情?”

祝丁斌准备说不是,但是还没开口,吴俊华就继续说到:“我干村干部几十年了,也见的多了,子东还是第一个提拔这么难的,人是好人,就是没有背景,有些工作没做到位”。

祝丁斌心里是高兴的,但是可以看出吴俊华是向着祝丁斌的,也没说什么,继续听着。

吴俊华接着说:“昨晚上,子东和媛媛忙活了一晚上,也白费了……”

赤髯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