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48:33   字数:2043字

人死有很多种,但最令人憋屈的莫过于被活活气死。

祝丁斌不是小气的人,但此刻听到吴俊华的话,如晴天霹雳,已经是张口而不成声。

王媛媛没有解释他们昨晚的去处,这无疑就是一种默认。

当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彻夜未归,而不解释的默认,是男人都无法忍受,要么爆发,要么离别。

祝丁斌听到这时,高兴的心永远高兴不起来了,如五雷轰顶,恨不得现在就用双手掐死他们。

他心中不停的想着吴俊华的话,默默念道:“原来他们真的一晚在一起,自己真的被骗了”。

他全身靠在座椅上,满脸涨红至耳根,顿时感觉胸口憋闷,喉咙收缩,呼吸紧凑,感觉五脏六腑在燃烧,全身毛发开始抖动,眼睛也出现困乏,几乎不敢出气说话,似乎怕说话所用的喉咙通道占用了呼气所用,令自己窒息。

吴俊华嘴巴不停的动着,但是祝丁斌根本听不见,他意识到自己是过度生气造成的,他极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和心情,紧闭双眼,慢慢有节奏的深呼吸,良久总算有所平静,但是他怕吴俊华看出他的异样,再次紧闭双眼,规律的深呼吸。

深呼吸最容易让睡着,加上祝丁斌一晚为睡觉,生气的祝丁斌就这样进入了梦乡。

吴俊华开着车将文剑送到酒沟村,祝丁斌太困了浑然不知,文剑看着睡着的他,也没有叫醒他,就下车走了。

从下午开始就放假,一共放7天,文剑不想回家,本来想问祝丁斌干嘛去,但是看着熟睡的样子没有叫,就和吴俊华说了声谢谢。

吴俊华送完文剑后,在路过乡政府门口时,遇见了吴福财和乡上几个干部一块。

吴俊华不来不想停车的,但是看见有其他人,就停下车拉上了吴福财,但是一路上几乎没说什么话,只是简单的寒暄了几句。

很快到吴家村,吴俊华直接把车开到了吴家村队部祝丁斌的房间门口。

祝丁斌被叫醒后下了车,吴福财在祝丁斌下车后,也下了车,没有再坐吴俊华的车,自行走着回家去了。站在车旁和吴俊华打完招呼,吴俊华和祝丁斌告别后开车走了,祝丁斌看着吴俊华开着车离开。

祝丁斌看了看表,已经是中午2点。

祝丁斌看着火红的太阳,困意冲进全身,他打开房门,直接走到床边,脱了衣服,拉开被子睡下。

无独有偶。

人都是恋人是心有灵犀的。

祝丁斌走后在车上睡着了。

哭泣的王媛媛也在哭泣中睡着,杨丹梅给她盖上被子出去。

烟雾缭绕,仙气渺渺。

似乎是瑶池,和电视中几乎一样,又好像是荷花塘,到处都是仙气缭绕,荷花如影如现的浮出仙气。

祝丁斌在仙气中行走,只可以看见上身,腿全部沉在仙气之中,一种飘飘然的感觉,让人万分舒适。

这个一望无边的辽阔仙境中,有一棵大树,树干直径足有三四十米,树身上被红线缠绕。

祝丁斌独自一人,漫无目的的在树下闲转。

王媛媛如迷路般,左右瞭望,围着树干惊慌绕行。

此时此刻,祝丁斌和王媛媛四目相对,站立在树下。

缘分就是这样奇妙,二人慢慢走向前。

笑可以代替一切,二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相对而笑,发自内心自然而甘甜的笑。

仙境中,一对恋人相遇,那是何等般浪漫和奇妙。

二人继续相对而行,慢慢伸出双臂,准备拥抱在一起,却发现怎么也摸不到对方,且脚下如定在地上无法前行,二人同时伸手,仅可手指想触,再无发向前,就这样相距一米之咫尺。

祝丁斌有点急躁,奋力伸着双手,恨不得趴下。

王媛媛已经急出的喉咙里有了呜咽声,却怎么也哭不出声,流不出眼泪。

祝丁斌忙于向前没有理睬其他,抬头一刹那间却发现王媛媛脸色怪异的样子,忙问其原因。

王媛媛痛苦道出自己无法向前,且欲哭无泪、无声的情况。

祝丁斌也说出自己脚如定在地上一般,无法向前。

二人共同商议对策,亦无解,苦闷万分。

大树上的红线不停随风摇摆,似乎在嘲笑、祝贺。

仙气不停在身旁流动,似乎在督促二人。

苦于无策的二人,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不知何时一位白发白须老人已在身旁,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

只见此老人手持一根红线,似乎永远都有好事一样,脸上一直带着喜色,发出着笑声。

老人向前走了一步,将手中红线一头拴在祝丁斌的手腕,一头拴在王媛媛的五根手指。

二人甚是疑惑,只见那老者笑而不语,熟练地系好了红绳。

祝丁斌想起月老的传说,不客气道:“你老人家,既是来牵线的,为何不应许我们在一起?将我们定的这么远?”

王媛媛更加细心,心中怒意横冲,道:“为什么拴住他的手腕,而拴住的却是我的手指”。

老者还是笑而不语,似乎二人都不是在和自己说话,转身就要离去。

二人心急如焚,忙大声叫嚷想问明缘由,可是那老者根本不顾及他们二人。

当二人已经失望之时,在老人消失的方向传来洪钟般声音:“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祝丁斌疲惫地睁开眼睛,似乎已经连夜赶了几天路程,已经累得不成人样,躺在床上体困人乏。

耳边“冥冥之中,自有天定”的余音似乎还在回荡,他感觉这个梦如此真切,如真的一般,甚至分不清到底是自己在从梦中初醒,还是刚刚进入梦中。

祝丁斌躺在床上,回想着刚才一切,似乎已经忘掉大半,只有仙境留在脑海,具体是什么样子,慢慢的模糊。

他用力揉了揉头,似乎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只知道见到了朝思梦想的媛媛,也许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祝丁斌睁开眼后,躺在床上的姿势椅子未变,困乏的身躯更加困乏,但想起自己见到了王媛媛,脸上露出了笑容,迷迷糊糊地再次进入了梦乡,也许睡着了可以再续前梦。

赤髯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