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48:21   字数:2121字

有人说人活在两个世界,一个是真实的世界,一个就是梦境世界。

一不小心如果在梦境相遇了呢?

祝丁斌梦醒后,又进入了睡梦。

王媛媛梦醒后,无法入眠。

她只记住祝丁斌那他深情的眼神,她相信祝丁斌的真心。

想的多的人,往往都睡不着觉,王媛媛自然也是。

赤身穿起了一件睡裙,站在后窗前,她拉开了窗帘,窗外是一片漆黑,只可以隐约看到远处天地相连的灰色与黑色的交界线。

虽然看不见一切,王媛媛依然喜欢这么看着,因为这个方向对着吴家村的方向。

女人的心总是多情而温柔,幻想连连,有时的幻想甚至比梦更加精彩。

王媛媛就这么看着,只要这么看着就会忘掉一切不快。

她幻想着相亲相爱,幻想着结婚生子,幻想着携手共老……

夜里,女人无法入睡,喜欢幻想,男人有时也无法入睡,猜想着一切,怀疑着一切。

人在事中,往往只看见自己的长处,看不到自己的短处。

更只能看见对自己有利的,忽视了对自己不利的方面。

万沟乡综合办公室的床上,推荐失利的张子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猜想和怀疑着。

张子东从开始有想法到一个人一个人的打招呼,到最后仅的2张票,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会失利,他了解朱宁的为人,更了解干部的心情。

张子东心中只是在寻找别人的不是,没有自我考虑。

“难道是朱宁有钱的缘故?难道朱宁推荐前的工作做的好?还是朱宁玩了什么手腕?……”张子东自言自语额地猜疑着。

“子东,子东”门外一个干部边走边叫他。

张子东一看原来是胡刚,没有动也没有招呼。

胡刚是乡上的老干部,在干部有一定的威望,和他有一些远亲,但是张子东不让胡刚说,所以全乡人都不知道。

胡刚看见张子东睡着,就坐到了床边:“不要灰心,今天这事有点意外,你还有下次机会”

张子东明显不喜欢他说的话,冷笑道:“机会?我看是越来越少了”然后正常地说:“你看这几年单位来的年轻人,关系都不一般”。

胡刚不肖地说道:“你总是疑神疑鬼的?”

张子东道:“怎么我说什么你都信”。

胡刚道:“能来咱们这个偏僻乡的关系能不一般到哪去,再说你当时不也是看到小乡镇关系不深才来,现在你看9年了,还是这样,所以说不要考虑他们”。

张子东低沉地说:“这几年不像那几年了,前几年大乡镇竞争虽然大,还可以,而现在大乡镇竞争激烈了,有的人将目光转到咱们小乡镇,来了竞争就大了”。

胡刚茅塞顿开,点头到:“你一说我看也是,在大地方,关系都不一般,所以……”

张子东挡住了胡刚的话:“算了不说了,说说今天你打招呼打的情况”

胡刚看着张子东疑惑地说:“现在说那些干嘛?都过去说有什么用?”

他不知道张子东心里的想法,张子东谈谈地说:“我就想分析分析,今天那些人给我投票了,那些人没投,好有个心里打算,为下次做好准备”。

胡刚心中一惊,有些慌张。

张子东不知是不是看出了胡刚的心里,笑着说:“只说第一次投票,第二次就算了不说了,我心里清楚”看着胡刚的眼睛顿了顿道:“一共只有2张票,还用想肯定是你和我投的”。

胡刚听了这话,心中十分难受,自己只是在第一次投了张子东,第二次投票时,领导就在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没办法投他,就按照领导的意思投了朱宁。他看着张子东这么信任自己,决定以后要一心一意帮助张子东,绝不再做出今天的事情。

胡刚开始讲述今天发生的事情。

胡刚说他早上六点多就起床,那时大家都没起床,他就出去跑步去了,想着在路上能不能遇见干部,结果没遇见。乡政府的干部一般都是住在单位的,甚至有的干部家就在单位。

在路上,他看见了祝丁斌,但是祝丁斌没看见他,他也没有拉祝丁斌的票,因为分配任务时,祝丁斌不在自己的范围,这句话胡刚没告诉张子东。

跑步回来时,大约有7点10,他就到灶房吃饭,吃饭中他给5个干部打了招呼。但是后来朱宁也来吃饭,他就没办法再说,就准备等到朱宁走了,或者等到大家吃完饭后到大家房子去一一打招呼。

谁知道这时就发生了干部找王媛媛的事情,其他人都没给说成。

张子东皱着眉头,咬着牙,真想现在把胡刚暴打一顿,问到:“那其他几个人呢?”。

胡刚无奈地说:“和我一样,都没机会,一个人都没打招呼”。

张子东听后,才知道机关干部几乎都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安排的几个人都没有把自己的话带到,原来第一投票多数是基层干部投的。骂道:“要知道昨晚就不叫王媛媛和我一块去,留在乡上配合你们”。

胡刚解释到:“这也不能怪媛媛,要怪就怪祝丁斌和杨丹梅……”。

张子东打断了胡刚的话,问到:“怎么回事?”

胡刚生气地说:“祝丁斌好像喜欢媛媛,正在吃饭不知怎么了,谁说王媛媛出事了,好像在房间自杀了,他拼了命似的往王媛媛房子跑,跑到媛媛门口见不开门,就又敲门又叫喊的,然后所以干部跟着才乱成一团的,都涌上三楼”

张子东咬牙切齿,瞪着双眼道:“祝-丁-斌,你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

胡刚道:“就祝丁斌的样子,我看王媛媛一定看不上他”。

张子东似乎根本没听胡刚的话,在想着什么。

胡刚继续道:“我看王媛媛对你是言听计从的,你不用理会祝丁斌那小子”。

张子东转过头看着胡刚道:“言听计从个屁,我只是抓住了她的把柄,……”,张子东准备继续说,突然停下不语。

胡刚道:“什么把柄?”

张子东道:“没什么”。

胡刚知道张子东不想说的话,再怎么问他也不会说的,就没继续问,转化了话题道:“那祝丁斌怎么处理?”

张子东道:“你过来”

胡刚将头伸了过去,贴在张子东的耳边,窃窃私语了几句。

赤髯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