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55:03   字数:2151字

9月30日,星期四。

从10月1日起,开始放假。

万沟乡政府院内,所有领导干部心不在焉,准备回家。

干部等着副职,副职等着主要领导。

机关大院里,空无一人,都在站在门口、窗前,等着什么,似乎院中要发生什么大事。

下午3点,乜书记来到办公室,空无一人。

乜书记走到办公室后端,在子东的私人空间,看见躺在床上的子东,劈头盖脸道:“子东,今天这事是你做的不对”。

子东听后,猛地坐起,道:“好乜书记,你怎么这样说我”。

乜书记继续说道:“你没有提前向党委汇报情况”。

子东听懂了乜书记的意思,但是不以为然,依然自信自己在干部心中的威信,把今天的一切归纳为祝丁斌的捣乱,但是他没说出口,只是笑着说:“乜书记说的对”。

乜书记继续说:“下次,你有想法你要先告诉我,我帮你出主意”。

子东有些小小的感动,连忙答应。其实他不知道今天推荐会前政府院内乱成一团,乜书记挨了批评,后来推荐失败又挨了批评,所以乜书记要随时掌握干部思想动态,以便自己可以运筹帷幄。

乜书记若有所思的样子,接着说道:“昨晚你干嘛去了?”

张子东道:“没干什么?”

乜书记道:“我不管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你看今天早上你不在,院子乱成什么了,咱们机关还是离不开你的,特别是每次搞活动时,所以下次有机会我一定力挺你,但你不能不打招呼”。

他看着子东认真的听着,接着说:“要是你提前给我通个气,说说你的想法,今天的结果肯定不是这个样子。所以下次再有机会时,你只管把会务组织好,其他事情我给你帮忙,咱们办公室的干部,你放心”。乜书记是主管办公室所以说出了这番冠冕堂皇的话。

话虽然没有说透但是子东听懂了,高兴地答应了,突然感觉乜书记这么体恤下属,心中顿时想着以后不能再出现今天的情况,不管会务只管自己的事情。

张子东眼珠转了转,道:“乜书记,今天上午会前,乱成那样真是的不对,下次绝对不会再出现”

乜书记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张子东接着道:“不过话说回来了,乡政府今天早上怎么能乱成那样?”

乜书记说:“干部都说一听到王媛媛出事,都涌上三楼”。

张子东接着说:“我听说当时你也挺忙的,那是谁乘在你不在,造谣生事,胡传谣言,真会给咱们捣乱,听说还把王媛媛的门框撞坏了”。

乜书记不以为然道:“是的,真够乱的”。

张子东看乜书记不为所动道:“这不会是故意的吧,希望下次不会再发生同类事情”。

乜书记想了想,道:“你这提醒了我,我要查查,要不然只要我不在院子,以后院子不知道怎么乱呢”。说完乜书记就要走。

张子东满意地继续躺倒床上,突然想去王媛媛的门,又坐起来道:“那王媛媛的门怎么办?”

乜书记已经顺门出去了,又反了回来。

“子东,你去王媛媛房子看看,叫个人马上把门修好,这马上放假了,安全第一”乜书记给子东下了一道命令。

张子东连忙答应,一跃而起,跟着乜书记上楼,到二楼时,乜书记向右手边走去,张子东继续上楼。

突然张子东又退回到二楼躲在楼梯旁,将头伸过墙角看见乜书记进了柳书记办公室,更是一番欣喜,哼着歌曲向三楼走去。

当张子东推开王媛媛的门时,王媛媛盖着被子正在睡觉。

张子东在房间转了一圈后,坐在床边,看着熟睡中的王媛媛,眼中流露出情人般热情,用手轻轻抚摸王媛媛的发髻。

王媛媛被突如其来的抚摸惊醒,睁开双眼看见坐在床前的张子东,没有任何举动,柔声细语地说:“你怎么来了”。

张子东关心地说:“听说你的门被撞坏了,怕你不安全,来看看,来后看见你睡觉就坐下来守着你”

王媛媛也许是生气过度,也许是没有睡醒,有气无力地说:“谢谢你……”

张子东打断了王媛媛的话,笑着说:“跟哥哥还说谢谢”

王媛媛叹了一口,说:“以后不要在公众场合说这些了,好不好”。

张子东露出了惊讶之色:“为什么?咱们不是一直这样挺好的”他马上转变了口气:“好的,没问题,妹妹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副情人才有的关心。

王媛媛有一种无奈,说:“你不要误会,我没别的意思,主要怕祝丁斌再误会我和你”。

张子东脸色煞白,牙齿紧紧咬住,马上又恢复了正常:“没问题,妹妹说什么就是什么”。

一句一个妹妹听得王媛媛酸溜溜的,但是她似乎习惯了张子东这么叫她,也没再说什么。

但是张子东此刻对付祝丁斌的决心更大。

张子东笑着说:“你先睡吧,我去给你找个人把门修好”说完张子东出门而去。

他走到二楼时,直接去了乜书记的办公室。

乜书记看见张子东,就问:“怎么样?严重不?能修好吧”

张子东笑着说:“没问题,乜书记安排的事情,再难也能做好”

乜书记接着说:“子东,你去把党委章子拿来”

张子东有些惊讶,一般情况下,都是把东西给自己,自己拿着下去盖好后,给送上来,这次究竟是什么事情,这么神秘。

他试探着问到:“什么事情?我拿下去一盖就可以了,怎么还劳驾乜书记自己动手啊”

乜书记笑着说:“叫你去你就去,那来那么多话”。

张子东还是不死心,又试探着问:“是不是上午推荐的事,那事已经明了了,再说我懂,不会胡说”

乜书记有点不耐烦了:“不要打听,和你没关系”

张子东听后,坚信就是朱宁的事情,就说:“乜书记,你放心,虽然我没有推荐上,但是规矩我懂,不会胡说的”

乜书记指着张子东说:“不是那事”

张子东瞪着眼睛说到:“那是什么事?”

乜书记看着张子东好奇的样子,说到:“说了,千万不要胡说,是祝丁斌的”

张子东以为是什么好事,心中更加着急:“他有什么事”。

乜书记小声说:“乡上不要那小子,准备打个报告给组织部退回去”。

赤髯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