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55:17   字数:2180字

暴风雨来临之前都是万般宁静。

大事发生之前同样回归平静。

万沟乡政府大院比平时更加安静。

偌大一个院中空无一人。

只见张子东哼着情歌,轻快地从二楼下到一楼办公室,打开柜子,取出章子,连同印泥,拿着就跑着上了乜书记办公室。

乜书记看出了张子东的变化,道:“你小子,怎么这么高兴”。

张子东极力掩饰道:“没有啊”。

乜书记瞪着张子东,张子东知道骗不过去了,笑着说:“我只是感觉替乜书记你高兴,只要除掉了这个祸害,以后咱们就不会再有今天这种麻烦了”。

乜书记没有说什么,接过印泥和章子。

张子东没有猜透乜书记的心里,不敢再说什么,怕言多必失,就退出了办公室,下了楼。

人遇到开心的事情都会开心。

张子东也是,他认为自己轻松地除掉了自己的情敌和仕途上的一个劲旅,异常高兴,走路都有点飘飘然。

他站在院中,感到空气都是格外新鲜。

他还有一个不能生气的原因,因为他推荐失利了。

其他人什么事情失利了,会生气万分,祝丁斌却不,越是别人认为他要生气的事情他越高兴。

所以他们都认为他是大度的人,大度的人一般都会被认为是可交之人,一是大大的好人。

张子东要带着这个红光满面的笑脸走遍每个角落。

他没有回办公室,而是往大门外走去,先去街上转转。

一路上,大家看着他的笑容,夸张他的大度和涵养,他满意地笑了,更加受用。

他来到了一家搞电焊的门店前。

“什么风把子东吹来了”门里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笑着说。

张子东笑着道:“没事来看看你”

那男子明显不信道:“子东,人家都说你的心胸大,气度不凡,今天我是见识了,刚刚失利居然能笑而面对”

张子东开心地笑道:“看你说的,我只是什么都看的开”。

那男子接着道:“还是你肚量大”。

张子东笑着脸因为笑的太多几乎已经僵硬,调整了一下笑道:“单位上一个门框坏了,乜书记叫给你说,你给咱弄一下”。

那男子问到:“门怎么能坏啊”

张子东摇着头说:“说出来,你想不到,我单位来一个神经病干部,不知道天高地厚,把门给撞坏的”

那男子接着说:“那新来的干部以后的日子看来不好过了啊”

张子东轻蔑地说:“还什么以后呢,没以后了”

那男子好奇地问:“怎么了?”

张子东神秘地说:“给你说了,你谁也不要给说,他收假以后就滚蛋了”

那男子更加好奇:“怎么?单位不要他了,把他开除了”。

张子东看着周围,点了点头。

张子东认为这事已经成为定局,祝丁斌一个外地人,根本没办法,他想让更多人在祝丁斌没走时就可以看到祝丁斌的悲惨。

那男子问起张子东门坏的程度时,张子东才想起自己没仔细看,就叫着这个男子一快去了王媛媛房间。

这时,王媛媛已经起床,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回家。

那男子进门后,看是王媛媛,笑着说:“我以为是谁的门坏了,原来是咱们乡上第一美女啊”

冯建强接着说:“这个新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敢得罪咱们媛媛,开除他活该”

王媛媛也看见了他:“冯建强,你不要贫”。王媛媛听清了冯建强的话,问到:“你刚说什么?谁被开除了”。

张子东连忙插话:“没有谁,他的意思是谁把你惹了就应该开除”然后对着冯建强眨着眼睛说:“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冯建强连忙:“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王媛媛信以为真,说:“冯建强,你不要再胡说,这门是好多人撞坏的,再当时也是为了我好”

冯建强听出了一些什么,没再说什么,连连答应。他将门简单看了看,说:“我回去焊一个角铁,帮在门框上就好了”。

原来王媛媛喝冯建强是初中同学,冯建强初中毕业后,上了技校,学了电焊,回家后就开了那么一个门面,所以显得比较熟悉。

冯建强又和王媛媛说了一些客套话,叫王媛媛先不要走,他把门修好后再走。

王媛媛同意后,冯建强出了门。

张子东本来想待在这里陪王媛媛,但是看到王媛媛听说祝丁斌开除时的反应,有点担心事情有变,就说办公室有事,下楼去了。

王媛媛只好坐在房子等冯建强,这时王琳琳推门而入。

王琳琳直接问到:“媛媛,你什么时候走?”

王媛媛说:“本来就准备走的,刚子东叫冯建强来给我修门,等门修好了再走吧”

王琳琳说:“好吧,一会走的时候叫一下我”说着准备出去。

王媛媛想起冯建强说的话,叫着王琳琳,试探问到:“听说咱们单位要开除谁?”

王琳琳想了想:“不会吧!开除也只能开除临时工,正式的开除不了的”

王媛媛想了想说:“那可能是他们开玩笑的”。

王琳琳问王媛媛谁开玩笑。

王媛媛简单说了刚才的一幕。

王琳琳也肯定地笑着说:“那一定是开玩笑的”。

二人不再讨论,王媛媛继续等待,王琳琳去了办公室。

张子东不在办公室,王琳琳走进后,发现放章子的柜子门敞开着,章子不见了,顿时有点着急。因为章子基本不离开办公室,就算离开柜子门也是锁着的,因为里面还有其他涉密文件。

王琳琳决定去乜书记办公室汇报,刚站起来走到门口时,看见张子东拿着章子和印泥从楼梯下。

王琳琳问张子东拿章子的原因时,张子东知道王琳琳和王媛媛的关系,也就没说,只是说乜书记刚用了一下。

王琳琳站在门口,院中还是空无一人,但是车和摩托都整齐的摆放着,其中私家车只有四辆。

张子东放好了章子也出来站在门口。

这时,看见柳书记提着手提包坐上专车走了。

十分钟后,王乡长坐车走了。

再过了二十分钟,院中的私家车、摩托车纷纷发动。

王琳琳忙上楼去叫下王媛媛,他们坐上一辆车。

乡镇办公室要24小时值班,张子东是办公室的,所以留下来值班。

王媛媛坐的那辆已经发动,突然她跑下车告诉张子东,冯建强还没来,她的门开着,叫张子东帮忙一会给看着修好。

谁曾想到,这次的离去将是永远的离开,却将仇恨留在了这里。

赤髯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