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55:32   字数:2134字

太阳西落,预示着结束。

吴家村的夜一片寂寞。

祝丁斌还没有吃饭。

他在晚上8点钟睡醒,爬起床,才感觉到肚子有点饿了,穿好了衣服,洗了脸准备去吃饭。

他走出队部,天色一黑,伸手不见五指,穿过村庄,摸索着往村子的最西头走去。

在农村天黑以后,大多家庭都早早睡了,没睡的家庭看电视时为了省电也会关着灯,就算开灯也是开着15瓦的灯泡,勉强可以看到人影。

吴家村没有路灯,漆黑一片,偶尔可以看见一星点亮光可以勉强认出这是一户人家。

祝丁斌凭着经验,摸索地走在路上,终于走到餐馆。

但是眼前一幕却令他无奈,餐馆门已经关,黑漆漆一片,他只好转身往回走。

饿着的肚子实在难受,他决定去买几包方便面。

凭着白日的记忆,他又往村里的小卖部走去。

小卖部就在一农户家的院子里,从墙外开了一个30厘米见方的窗口。

小卖部微弱的灯光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耀眼。

祝丁斌弯下腰,看见窗子里放着一个桌子,桌子前趴着一个女子,从外只能看见乌黑的秀发,女子身后是木头做的老实货架,零零星星的放着油盐酱醋等农家日用品,唯一可以吃的,只有方便面和糖。

祝丁斌弯下身子,对着窗口说道:“你好”。

只见那女子抬起头,圆溜溜的双眼,秀气中透着青春,问道:“你是谁?”

祝丁斌前来买东西,他不问买什么,却问是谁。

他有点好笑,直接说道:“我买东西,你不问买什么,却问我是谁?”

那女孩笑着说:“我们村的人我都认识,这么晚了你从那来的”。

祝丁斌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是村官,这周才来,住村上”。

女孩子再仔细看了看祝丁斌,祝丁斌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不对,用手摸了摸。

那女孩突然咯咯笑了起来,道:“你要买什么?”

祝丁斌说要买方便面。

那女孩拿出一包给了祝丁斌,因为农村这些东西卖的慢,只有一种。

最后祝丁斌买了两包,一包八毛,给了一块六。

祝丁斌拿着方便面,肚子更饿了,刚准备走,肩上被重重拍了一下。

“祝丁斌,你怎么在这?没回家啊?”原来是吴旭来到了他的背后。

祝丁斌看见了吴旭一脸吃惊的样子,祝丁斌笑着说道:“没有回”。

吴旭看见了祝丁斌手中的方便面,一副惊讶道:“怎么没吃饭呢?”

祝丁斌不好意思地说道:“刚睡了一觉”。

吴旭把手放在祝丁斌的肩膀上,道:“不要往心里去,车到山前必有路”。

祝丁斌心想没饭吃,还这么多道理,道:“没事”。

吴旭道:“正好,我们准备去吃饭,咱们一块走,什么事情都想开些。”

祝丁斌越发奇怪,真是没吃饭有什么大不了的,又是不要往心里去,又是想开点的,真是费解。

吴旭诚心的态度,热情的邀请之下,本来不同意的他,感觉如再拒绝就有点不近人情了,同时吴旭的话让他摸不到头脑,就答应了。

吴旭对着小卖部的窗口:“小翠,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女子原来叫吴翠,正在上大学,笑着说道:“今天回来的,吴旭你要什么?”

吴旭道:“你上大几了呀?”

吴翠道:“大四了”。

吴旭道:“看你们上学有什么意思?你看我现在孩子都快会叫爸”。

吴翠有点害羞道:“咱们的同学也基本都结婚了吧”。

吴旭道:“那当然,就你们几个上学的没结婚了”。

吴翠只是“哦”了一声。

吴旭得意道:“这几天,你没事来我家玩来,我娃都会叫你姑姑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万沟存在这么一个现象,孩子基本都是初中毕业就不上学了,有的是自己不想上了,有的是家长不让上,只有个别的孩子同时具备上面的两个条件,才能上完高中和大学。吴旭和吴翠是同学,吴旭初中还没毕业就不上了,吴翠却上了大学。

吴旭说道:“你这最贵的酒是什么酒,来两瓶”

吴翠尴尬地说道:“酒我不知道,这我要问我大,你等一下”说着从货架旁走出去。

一会功夫从货架旁走出来了一个50多的男子。看见吴旭后,说道:“黑娃,你要什么酒?”

吴旭慷慨地说道:“你这都有什么酒”

那男子说到:“两种,一种18元,一种42元”。

吴旭毫不犹豫地说道:“两瓶42元的,算了拿四瓶吧”

那男子拿出四瓶酒,收了吴旭的钱。

祝丁斌跟着吴旭往饭馆走去。

祝丁斌看出他们要去村里那个餐馆,就说到:“刚我去过了,关门了”

吴旭笑着说道:“关个屁啊,那就是他家,走,睡了都叫起来”。

原来还有三个人,已经去把门叫开了。

祝丁斌、吴旭到后,五人围在一张圆桌前坐下,祝丁斌这才发现其余三人年纪都和自己差不多。

其中一个人告诉他们,道:“菜已经点了”。

不过菜也挺快,老板一会就端上了5个菜,3凉2热,老板也坐下了。

大家开始喝酒,程序基本都一样,先共同碰三下,然后每人踫一圈,开始自由玩。

喝酒中,祝丁斌知道,这几个都没结婚,都在吴俊华砖厂打工干活,他们也是经常一块吃饭喝酒。

四瓶酒已经喝三瓶,最后一瓶也打开了。

喝酒的整个过程,吴旭从未介绍过祝丁斌,且不停的招呼祝丁斌吃菜。

祝丁斌一直以为吴旭是知道自己没吃饭的缘故。

大家都已经喝点有点多了。

突然,吴旭问祝丁斌:“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家?”

祝丁斌有些不解,问到:“我不准备回家”。

吴旭接着说:“是啊,谁遇到这种事情也无脸回家”。

祝丁斌更是一脸茫然,什么叫无脸回家?看着吴旭问道:“你的话我有点没听懂”。

这下好像轮到吴旭茫然了,忙道:“没事,不就是被开除了吗?不行,你来我们砖厂吧”

祝丁斌听后,慢慢站了起来,道:“什么被开除了?”

吴旭瞪大眼睛,道:“兄弟,我一句话,你不要生气”。

祝丁斌糊涂地点了点头。

吴旭谨慎地说道:“我听乡上干部说,你被开除了,收假就发文”。

祝丁斌顿时感觉五雷压顶,不能呼吸。

赤髯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