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56:08   字数:2013字

夜,还是寂静的夜。

菜,还是3凉2热。

人,还是原来的六个人。但六人的表情却没有喜怒哀乐,只有僵硬死板,五人盯着一个人,这一个人就是祝丁斌。

祝丁斌更加死板,坐靠在椅子上,不知所以,木若呆机。

这时的他才知道为什么今天吴旭会如此的反常。

吴旭连忙安慰道:“丁斌,其实这件事情也好说,只要你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就好办”。

祝丁斌摇头,道:“我才来根本不知道什么事情?”

吴旭帮忙分析道:“你是不是把谁得罪了?”

祝丁斌眼睛红红的,摸着头用力思考着,看着吴旭说道:“怎么了?我才来能得罪谁啊?”

桌子上的人都停住了,看着吴旭。

吴旭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一般热心肠的人都会把帮别人把事情解决。但是今天这件事情他无能为力,只有帮忙分析的份,道:“还有就是托关系找人”。

祝丁斌那有什么关系,道:“我在这里谁也不认识”。

吴旭想了想道:“要不是这这,就找柳书记,他应该可以的”。

祝丁斌道:“真的可以嘛?”

吴旭道:“最起码试一试,不试绝对不行,试了还有希望”。

祝丁斌万分苦恼,他初上社会,根本不懂这些仕途中规则,低头喝一杯酒,道:“怎么找呀?”

吴旭看着无知的祝丁斌道:“这样吧,你听我说”。

祝丁斌点了点头。

吴旭接着道:“你明天先到乡上看谁值班,打听一下具体是什么原因要开除你,然后看有什么好办法没?如果打听不出来,再去找柳书记”。

祝丁斌无奈道:“好吧”。

吴旭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此刻的僵局太僵,已经僵的空气似乎已经凝固,他为了转变气氛,接着说道:“事情就这么定了,咱们就不说了,现在喝酒”。

祝丁斌听到这些消息,如行尸走肉般和大家又开始喝酒,已是人在心不在。

最后吴旭还告诉如果需要钱告诉他。

人有心事时最容易醉。

吴家村的夜里,弥漫着酒气。

祝丁斌醉的不省人事,在五人的协力下,抬到了队部祝丁斌的房间。

男儿有泪不轻弹。

此刻仰躺在床上的祝丁斌,独自一人没有落泪,此刻心中却在滴血,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刚刚走出失恋,刚刚步入仕途,却遭遇如此变故。

无奈、无助。

祝丁斌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回农村。

其实,毕业前的祝丁斌是有机会留在城市工作,但是一心向往着所谓的正式工作,而放弃了企业,来到了这里,今天上班刚满一周就要被开除,打回原形。

父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样子又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他该如何面对。

怒气模糊了他的视野。

东升的太阳,预示着希望。

吴家村的祝丁斌却要在太阳升起的一刻,开始失败的一天。

温柔的光线本是招人欢喜,但祝丁斌却异常厌烦。

祝丁斌慢慢睁开疲惫的双眼,阳光已经透过天窗射进墙上,看见阳光就寓意着新的一天,但对他来说却糟糕的一天。

他起床后,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了房门,走出了吴家村,沿着公路走着。

他想着吴旭的话,对吴旭是莫名的感激,他决定到乡上去。

沿途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偶尔遇见行人,也感觉那么的讨厌。

他的脚步突然放缓,他似乎不急于去乡上,因为此刻他发现自己是一个社会白痴,对社会的一切都一无所知,学校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一无所用。

他已经开始有一丝丝犹豫,不知道这样做对与否,是否可行。

走过了村庄、走过了田野、走过了林地。

在一个无人的河边坐下,小河在流淌,鱼儿在嘻戏,他却在静默。

他想在这里静一会,无任何的打扰,无社会和学校的差别,只有安静的一切。

事情总不能如愿。

想静一静的他,又被打扰。

“喝酒不?”不知什么时候身边坐了一个穿着破棉袄的老头。

祝丁斌心情糟透了,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对突如其来的问候根本无心理睬,还是一动不动如雕塑一般。

清晨,是酒鬼醒酒的最佳时间,因为酒鬼都喜欢下午和晚上喝酒,而这个老头却拿着一瓶白酒大大地喝着道:“小伙子,没有走不通的路,只有想不通的理”。

祝丁斌似乎此刻变成了聋子。

老头对祝丁斌的不礼貌没有生气,反而笑了,很开心的笑道:“我和你打个赌”。

不想说话的人,只要不是聋子一般都不愿意听别人说话。

祝丁斌不是聋子,他不想说话,自然也不想听老头说话,但是没有理睬老头。

老头却挨着祝丁斌坐下,祝丁斌没有理睬,老头却话语不停道:“如果你输了,你就陪我一天”

祝丁斌丝毫没有理睬老头的意思。

老头喝了一口酒道:“会喝酒不?”

祝丁斌还是不加理睬。

老头突然看着祝丁斌大声笑了起来。

祝丁斌心情遭到了极点,被这突如其来的嘲笑惹怒,看老头的样子是没完没了,道:“你刚说赌,我赌,如果你输了,就不要再和我说话,走的远远”。

老头面带喜色,似乎早知道祝丁斌要开口说话,自信道:“这个嘛”想了一想道:“可以,但我还有一个条件”。

祝丁斌心太烦,不想多说,道:“说”。

老头非常自信道:“我不会输,条件就是你必须实话实说”。

祝丁斌不耐烦了,重重地说道:“我说的你答应了吗?”。

老头看着严肃的祝丁斌道:“好好好,如果我输了,我不和你说话”。

祝丁斌继续看着流水,面无表情道:“赌什么?”

老头缕了缕白胡须:“我能说出你郁闷的原因”。

祝丁斌有点惊讶,心里想道:“怎么我被开除的事情,我还不知道,怎么这个老头却知道了?难道他也知道原因”,神奇般看着老头,忙说道:“你说”。

并期待着老头告知自己真相。

赤髯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