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55:51   字数:2022字

尊老爱幼,是美德。

祝丁斌牢记于心,当知道老头知道真相时,更是发现了老头的可爱,更有尊重老人之心。

谁曾想到老人说出的话,却再次重击了祝丁斌。

老头看着着急的祝丁斌,自信地说道:“一个字,情”。

祝丁斌放下了心中的石头,无比失望,面上突然无色,道:“好了,这下你可以不说话了”。

老头一副非常吃惊的样子道:“不对?”又接着说道:“不可能,你这么大一点小屁孩,除了爱情纠葛还能有什么事情?”在老人的眼中祝丁斌的确是小孩,因为他们相差最少也五六十岁的样子。

祝丁斌烦躁的心情根本不想和老头再说什么,站起来就要走。

老头跑到祝丁斌面前,伸开臂膀拦住他,道:“不行,你要说清楚,要不然你就是耍赖,明明我说对了,你却说不对”。

祝丁斌看见面前这个老头,头顶刮得光亮,下巴留着一把乱糟糟的胡须,穿着脏兮兮的棉袄,道:“你没说对,你却还在这纠缠不清,那只好我走”。

他准备向左边绕过老头,老头却拦向左面,向右他去拦向右,总是拦在祝丁斌面前,不让他走。

老头一副无赖的样子,道:“你如果不说清楚,就是欺负人,再说愿赌服输”。

祝丁斌实在无奈了,心中的怒火已经燃烧到了极点,大声嚷道:“我被单位开除了”。

老头被祝丁斌的咆哮镇住了,看着祝丁斌,似乎瞬间变成雕塑。

祝丁斌冷笑道:“你满意了吧,这下你高兴了吧”,说完就绕过老头向远去走去。

本以为老头这下就不来了纠缠自己了,谁知祝丁斌还没走出五步,老头跑着追上了祝丁斌,边走边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样吧,我给你赔礼道歉了”。

但是祝丁斌根本不理睬老头,继续往前走。

老头追在祝丁斌身后,道:“小伙子,你把事情说清楚,也许我能帮你”。

祝丁斌继续往前走,但是心中已经动摇,因为老头说到了他的软肋,走的慢了下来。

老头追上了祝丁斌,右手抓住了他的臂膀,道:“小伙子,慢点”。

祝丁斌虽然心中动摇,但是怒火依然非常大,顺势把臂膀往后甩了一下。

只听见老头“啊”的一声。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祝丁斌的福禄可谓毕业后,找到工作,福也就至了。祸真可谓不单行。

祝丁斌回头看去,发现老头倒在枯草丛中。

这时,他才意识自己闯祸了。

他刚刚开始被开除的第一天,就将一老头摔倒在地,真可谓祸不单行。

他看着躺在杂草中的老头,心提到了嗓子眼,连忙过去瞧看老头伤情。

老头在他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祝丁斌忙问道:“老人家,你摔哪了?”

老头一副痛苦的样子,说道:“好像腿摔了,腿痛”。

祝丁斌忙察看老头的腿,他知道年纪大的人骨头容易骨折,哪怕轻轻一碰都有可能,何况是这样一摔。

老头却挡住祝丁斌说道:“你把我扶起来,看能走不?”

祝丁斌小心地扶起老头,艰难地往前走了几步。

老头疼痛的表情说道:“你扶我回家吧”

祝丁斌忙说道:“要不送你去医院吧”。

老头摇着头道:“不用,一把老骨头了,不去医院,去了医院就回不来了,还是回家吧,死也要死在家中”。

老年人都有这种心里,害怕医院,总认为医院是一个不祥之地,再病也不去。

祝丁斌听到老头的话顿时满头大汗,但是无奈之下,背着老头沿着路往前走去。

在老头的指引下,拐进一个岔路,进了一个村子。

这时大概9点左右,各家各户冒着炊烟,整个村庄弥漫在烟雾之中,都开始做饭。

祝丁斌心中特别紧张,已经忘记饥饿,因为他更怕遇见老头的家人。他还记得去年新闻上报道过一个老头家属纠缠路人的事情,更何况老头本来就是自己摔倒的。

心中正在考虑办法时,已经道了老人家的门口。

门楼金光灿灿,黑乎乎的油漆铁大门,虽说没有吴俊华的豪华,却也是不一般的阔气,告诉着大家这是一户富裕之家。

大门没有上锁一推即开,说明里面有人。

他背着老头走进去,正对着一排是六个窑洞,窑面都贴着白色瓷片,院子也有一亩多,全是水泥地面,院子中间种着一棵不知名的大树,树根一周用花墙围着,树下放着一个石桌,石桌四周放着四个石凳。

祝丁斌道:“老人家,家里还有谁?叫他们出来吧!”

老人没接祝丁斌的话,道:“你把我放到这个石凳上”。

祝丁斌按照老人意思把放的坐在石凳上后,起身去叫人。

他挨着推开了五间房的门,每个房间都铺着瓷砖,床、沙发、衣柜等家庭该有的家具也一应俱全,从各窑中的家具款式来看,似乎是一个家具年代展览,一个窑洞中代表一个时期的家具风格,直到最后第五窑洞是近几年流行的款式。

五个窑洞一成不染、干干净净,明显有人经常打理,说明有人居住,却唯独没有人。

祝丁斌心中无名的恐惧,这么多窑洞,这么多人,终于不讲理的,自己该如何是好呀。

第六个窑洞门开着,没有床、沙发、衣柜,却有炕、椅子、桌子、箱子,都是老式的,一切显得有些林乱,似乎没人居住,依然没有人。

当祝丁斌走回到老头身边时,老头唉声叹气道:“没人,这个院中只有我一个人”。

祝丁斌坐下,无比疑惑,明显都是有人居住的痕迹,在没人呢?

老人似乎看出了祝丁斌的疑惑,尴尬地笑道:“不骗你,就我一人”。

祝丁斌心中有一丝丝庆幸老头只有一个人,几乎鄙视自己的这种想法,这也许是每个遇事之人的共性吧。

看着苍老的老头,听出了老头的孤独,发现这个老头的脸上透露出一丝无奈,不由得升起一丝怜悯之心。

赤髯皂说:

各位的打赏、点评是我打码的动力和鼓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