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56:31   字数:2033字

祝丁斌陪着老王度过一个两人都难忘的昼夜。

当天下午,祝丁斌吃的是手工面,老王做的。

晚上他们又在酒中度过。

酒后,他和老王睡在老王的热炕上。

热炕上,老王讲述着过去的日子,是异常兴奋,嘴巴一直未动,直到睡着。

祝丁斌躺着炕上,看着漆黑的夜,脑中盘旋着老王的话语,心中想着老王,老王今天说了一天没有停,这也许是一个寂寞的人,终于遇见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将多少天的话一股劲说出,现在累了,睡着了。

热乎乎的炕上,祝丁斌梦见自己回到了家里。

一家人都坐在热炕上,围着一个炕桌,说着一年的趣事。

他又梦见了自己的外公,临去世之前等着自己回去,最后没有合上眼。

他又梦见了毕业前的那夜,是那么的清晰。

最后他梦见大学女友已经回到家乡后,参加了工作,嫁人、生子,是那么的美好。

……

院中嘈杂的说话,惊醒了睡梦的祝丁斌。

“爷爷,我回来看你了”一个女子的声音撒娇道。

祝丁斌忙爬起床,准备穿衣服。

这时门门已经推开。

炕上的祝丁斌只穿着裤头。

推门而进的女子是亭亭玉立,面红耳赤。

当女子看到这一切后,啊的一声顺门跑了出去。

紧接着一位中年男子跑进门里,看见了正拉着被子盖身子的祝丁斌,道:“你是谁?怎么在这?”

祝丁斌左右一看,哪里还有老王的人影,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那男子接着说:“快把衣服穿起来,我们在外面等你”。

祝丁斌用力回忆昨天的情景,怎么也想不起来老王去哪了,想起刚才那一幕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应对。

他穿好了衣服,害羞地走出门。

看见刚才跑出去的女子正背对着自己,乌黑的秀发如丝带般垂下,白色印着暗花的连衣裙到膝盖的位置,腰间紧缩,连衣裙的裙摆自然垂下,整个曲线尽显眼底,透露着高雅的气质,一副清秀般如仙女下凡。

那男子又道:“你是谁?怎么在这?”

白群女子转过身,看见祝丁斌后,露出一副惊讶,突然快步走到祝丁斌前面,娇声娇气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认识我爷爷?我爷爷呢?你没回家?你吃饭了吗?”一连串的问题,透漏着关心和撒娇。

那男子笑道:“你这么问,他怎么回答你”。

白群女子这菜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脸色渐红,一时不知问什么,道:“你吃饭了吗?”

这个问题是明知故问,才起床怎么会吃饭。

祝丁斌看见眼前的女子瞬时有点生气,不想和她说话,但是看着热情的她,勉强道:“还没”。

白群女子似乎忘记了她来的目的,道:“那你去洗脸吧!我给你做饭”,说着就要去做饭。

那男子挡住了白裙女子,道:“先找你爷爷”。

白裙女子这次反应过来,知道自己又失态,道:“丁斌,你知道我爷爷在哪吗?”

祝丁斌道:“我不知道,我也是刚起床,起来就没看见人”。

白裙对着那男子道:“那怎么办?”

那男子又问了祝丁斌昨天的情况后,道:“没事,咱们先把东西放下,等一会就回来了”。祝丁斌只是说昨晚睡在一块,没说其他事情。

祝丁斌帮忙把男子带来的东西放好。

白裙女子对着那男子道:“我去给爷爷做饭了”说完就到祝丁斌睡觉的窑洞。

那男子摇头无奈。

祝丁斌看那男子坐在院中树下的石凳上,自己也跟着白裙女子进了窑洞。

白裙女子正在锅里用手抓着什么吃。

祝丁斌走进一看,原来锅里放着两碟菜,几个馒头,白裙女子正吃着。

白裙女子看见祝丁斌进来,笑道:“我爷爷给你把饭都做好,我给你端出来,你快吃吧”。

祝丁斌连忙上前,道:“不用,不用,我来”。

那女子听到他自己端就往后退,祝丁斌往前冲,就将白裙女子抱在怀里。

本来是意外,白裙女子没有推脱,祝丁斌没有松开。

祝丁斌道:“你真美!”

白裙女子笑道:“那以后不许生我气,也不许不理我了”。

祝丁斌点头嗯了一声。

坐在院中的男子突然高声道:“媛媛,你准备做什么饭啊”

祝丁斌怀中的白裙女子不是别人,就是王媛媛。

王媛媛忙推开祝丁斌,小声道:“一会我爸看见了”,对着门外道:“爷爷已经做好了,放在锅里热着呢”,有接着道:“爸,你吃不?”

门外传来男子的声音:“不吃”。

王媛媛道:“那我们吃了”。

门外男子道:“你不是吃过饭了,怎么还吃”。

王媛媛撒娇道:“人家想吃呀”

门外男子也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祝丁斌端出了饭菜,和王媛媛坐在桌子前,开始吃饭。

祝丁斌吃的不少,王媛媛却只吃了几口菜,一直看着祝丁斌吃完。

吃完后,王媛媛收拾了桌子,开始洗碗。

祝丁斌从王媛媛身后抱住她的腰,脸颊贴着王媛媛的耳旁,吹着热气,下巴搭在肩上,道:“你真是太美了,我都……”。

王媛媛似乎感觉到了祝丁斌的异样,停下手中碗碟,弓着腰,头向后仰着,侧过脸,小声道:“你真坏,……”

祝丁斌刚准备亲吻,听见门外传来:“大,你干嘛去了?”

王媛媛慌张道:“我爷爷回来了,快走开”说着猛地站好,弯下腰准备洗碗。

谁知祝丁斌啊的一声,双手放在下身的命根之处,紧闭着眼蹲在了地上。

王媛媛这才知道,刚才自己弯腰向前,屁股自然向后时碰到的硬物是什么了。

又一次伤了祝丁斌,而且伤了同一个地方。

她尴尬道:“不好意思!”

祝丁斌抬头看见一席白裙,沿葱白的双腿向上,看见了小小白色,顿时更加难受。

这时,听见门外传来“我媛媛人呢?”。

那男子道:“在吃饭”。

接着听见脚步声向这边走来,祝丁斌却痛的满脸通红,蹲着地上。

正在百般难受时,门被推开。

赤髯皂说:

各位读者朋友的推荐、打赏,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