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59:44   字数:2304字

秋日的午后。

依然是烈日当空,甚至比夏日更令人难受。

放假的第二天,感觉异常漫长。

烈日的照射下,万物都已经干枯。

祝丁斌却感觉暖暖的,因为心中的暖意仍然留在中心。

他想起了自己的假日,不知道自己接下的这几天怎么过,也不想怎么过,因为怎么过都可以。

昨天所有的烦恼一扫而光,他感到万分的轻松,想到哪走走?

走到公路上,他不想回吴家村,因为回去也是一个人。

他想起了酒沟村,想起了酒沟村的文剑,要不到酒沟村去转转。

拿定注意的他决定向酒沟村去。

心情好的时候,一切都是喜悦,走路异常轻快,不一会就走到了万沟乡,走到万沟乡政府门口时,不自觉地像院内看了看。

大门未锁,院中无人。

院中无人正常,因为现在是放假时间,无人很正常,大门未锁有点出乎人的意料。

大门未锁,祝丁斌心中疑惑,一般情况放假后大门就锁了。

人总是这样,路过自己的工作之地总是关心关心。

他决定先到单位看看。

他直接来到综合办公室,门一推就开了,空无一人。

他又退了出来,当他准备走时,突然听见隔着两间房的打字室有动静。

他走过去推开打字室的门。

张子东坐在电脑前,慌张的样子让祝丁斌想起酒沟村,他们参观完酒沟村到仇任宏家时的一幕。

打字室的房间比办公室小一点,也是中间用铁皮柜隔开,区别是前面只放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台电脑和一个打印机,空间比较小,铁皮柜后空间相对比较大,放在床和其他生活用品。

知道张子东和王媛媛没有什么情况之后,祝丁斌对张子东还是一副友善,道:“你又偷看片子?”

张子东连忙维护着好人形象道:“没,就是看看新闻”接着问祝丁斌道:“丁斌,你怎么没回家?到乡上来干嘛?”

祝丁斌走到电脑前,桌面上什么都没有,明显是刚刚看见祝丁斌进来关了,祝丁斌也没点破,道:“没回去,闲着无事准备到酒沟找文剑去,路过乡上看门开着就进来了”。

张子东也站了起来,和祝丁斌一块出了门,站在院中,道:“放假了,别人都回去了,我回不去,你却不想回去”。

祝丁斌笑道:“才来,回去太远,路上都要耽误两天,刚掏了路费了”

张子东道:“你吃饭了吗?走我请你吃饭去。”

祝丁斌也感觉饿了,道:“没”

张子东到办公室把电话设置呼叫转移后,他们往外走去。

还是老地方,本来喝点酒,但是张子东说人太少,说晚上叫文剑一块来好好喝,最后一人吃了一碗面作罢。

饭后,回到单位,祝丁斌去上了一趟厕所,回来后,张子东叫祝丁斌给她帮个忙。

祝丁斌想也想,爽快地答应了。

原来张子东叫祝丁斌帮忙把王媛媛的房门收拾好。

祝丁斌随张子东来到了三楼,门开着,床上的被子没叠,铺开着。

祝丁斌面对着床有些疑惑,王媛媛这么爱干净怎么走的时候被子都没叠。

之间桌子上放着一个拐角的铁皮,上面有几个眼,张子东拿起扣在门框上,用铁钉对着铁皮的眼,用铁锤敲了进去,

几下就把铁皮钉到门框上,就修好了。

其实张子东一人就可以了,祝丁斌闲着无事就坐在桌前的椅子上。

张子东修好后,直接坐到了桌子上,突然不知从那拿来

一个揉着的纸团,道:“这王媛媛写的什么啊,还揉成团”,说着慢慢展开。

祝丁斌一听王媛媛写的,也站起来,凑上前去看个究竟。

突然,张子东一把又揉成一团,瞪着祝丁斌道:“没什么”。

祝丁斌已经到了面前,伸手去拿。

张子东缩回了拿着纸团的手,笑着说道:“没什么,还是扔了吧”说着准备扔掉。

祝丁斌非常想知道王媛媛写的什么,道:“我看一下”。

张子东道:“你还是不要看了”。

祝丁斌一听,心中犯起了迷糊,越想知道,道:“我看一下”。

张子东拿着手里,说什么也不给祝丁斌。

越是这样,祝丁斌感觉越有问题,最后硬是在张子东的手中抢了过来。

当祝丁斌看到纸上的字,顿时感觉天要塌下来了,眼前一片黑暗。

纸上这样写到:

尊敬的领导:

今天上午,祝丁斌煽动干部闹事,并且毁坏公物。我建议:给予开除。

写信人:王媛媛

9月30日

祝丁斌颤抖的双手拿着信纸,道:“恶毒的女人,恶毒的女子”。

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爬到了桌子上,心想着,枉我这么相信你,原来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是她,我还请她帮忙呢,我真是瞎了眼。

原来这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的。

张子东看出了祝丁斌的痛苦,安慰道:“丁斌,这张明显是草稿,你不要难过,咱们都认错了人”

张子东拍着祝丁斌接着道:“子斌,真没想到,她是那种人,我也被骗了”

祝丁斌抬头看着难过的张子东,惊讶道:“怎么了你?”

张子东唉声叹气道:“不瞒你说,王媛媛告诉我她只爱我一个,我信以为真,看来也是假的”

“什么?”祝丁斌激动道:“她说......”后面的话没说出口。

张子东惊讶道“也对你说了。”

祝丁斌痛苦的点了点头。

张子东大声骂道:“她怎么是这样的人,骗子,骗子,背后捅刀子”。

祝丁斌的刚刚从昨天的痛苦中走出,发现这一切都是骗局,未好的伤口再次被揭开,又狠狠撒了一把盐。

张子东看着痛苦的祝丁斌,道:“先不想这些了,感觉要考虑你被开除的事情”。

祝丁斌才恍然大悟,但是现在的他能怎么办呢?

张子东看出看了祝丁斌的无奈,却道:“那你被开除的事情,你找人了吗?”

祝丁斌想起王媛媛,不再相信她的话,难过道:“没有”。

张子东在地上走来走去,转了好几圈,道:“这样吧!我给你想办法,你不用管了”

祝丁斌痛苦之情还在,道:“你有办法”。

张子东淡淡道:“那必须的,我在上面有人,这是小事”。

祝丁斌道:“这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太感谢了”。

张子东道:“兄弟之间,何谈谢,见外”,又道:“这也算好事,咱们认清了一个人,以后注意一点”。

祝丁斌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只能这样”。

这时,祝丁斌一刻也不想呆在这个房间,狠狠地看一眼房子,走了出去,张子东也跟着走出了。

当他们走到院子时,一辆黑色越野车开进院内。

车停稳后,下来了一男一女。

祝丁斌看见后,阴沉的脸更加难看,快步向办公室走去。

张子东一路小跑向男女面前。

因为这两个人是祝丁斌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的人。

赤髯皂说:

各位读者朋友:大家好!发文前先表示歉意,因为我所处的乡镇停电两天,没网没电,手机也没有4G信号,所以昨天和今天都没有更新,今天星期五放假刚刚到了家中,就连忙将打好文上传。

特此说明

2017年11月3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