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2:52:38   字数:2112字

世间许多事情总是人与愿为,越不想见偏偏能见到。

祝丁斌站在办公室的门内,往院外望去,只见张子东热情招呼二人,并陪着向楼上走去。

三人往走到楼梯口时,那男的向办公室这边看了祝丁斌一眼,嘴里说着什么,而那女的和张子东至始至终没看祝丁斌,径直上了楼。

祝丁斌盯着院中,眼中的怒火似乎要烧掉眼前的一切。

他看着张子东,一种莫名的佩服,不知是佩服他的胸怀宽广,还是心底善良,虽然生气还能这么热情的帮忙。

他再看看那个女子,双手紧握,恨不得跑上去,追上他们对着那个女子一顿毒打。

那女子就是王媛媛,男的则是她的父亲。

他们放假来干什么,难道是王媛媛想起了那张纸,前来销毁,还是又有什么阴谋。

祝丁斌有种暗暗的担心。

20分钟过去了,焦急的祝丁斌有点心慌,他们都低在干什么?

半个小时过去了,只有张子东一个人下来,手拿着一个箱子下来,径直走到车后,打开了后备箱放了进去。

又继续往楼上走去。

祝丁斌站在门口低声叫着张子东,张子东却挥了挥手,指了指楼上,又跑上楼去。

祝丁斌更加疑惑,难道王媛媛是来拿衣服回去换洗的?

又过了二十分钟,张子东又拿下来一个箱子,放到车后再次跑上楼去。

接下来,王媛媛的父亲也下来了,抱着被褥,王媛媛跟着下来拿着几个袋子,张子东也拿着几个袋子。

三人又跑了三四次后,王媛媛和她父亲坐上车开走了。

张子东一直摆手将车送到公路,看不见了才依依不舍地回到来了办公室。

祝丁斌迫不及地问道:“什么情况?好像是搬家?”

张子东唉声叹气道:“王媛媛调走了,调回城里了”。

本来祝丁斌要被开除的,现在祝丁斌说他不用被开除走了,但是王媛媛却走了。

祝丁斌听到王媛媛要走还是有点不舍,忙道:“怎么说走就走了”。

张子东道:“可能是因为把你告了,怕人知道了,没办法在单位待了”。

祝丁斌想想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尤其是刚才王媛媛上下楼的整个过程没有看他一眼,说明她心里有鬼。

张子东看到祝丁斌的不语,道:“她走了更好,以后就没人再来祸害咱们了”。

祝丁斌想起王媛媛的变化,上午的热情和刚才的冷淡,也只能用张子东的话来解答了。

张子东发现祝丁斌一直不语,又道:“你知道刚在王媛媛的房子里,王媛媛说你什么吗?”

祝丁斌一阵惊讶,看着张子东的表情一定不是什么好话,紧张道:“说什么了?”

张子东看了看门外,发现没人,道:“她说床上肯定是你昨晚趁没人睡在她床上的”接着道:“她明显胡说啊,你明明是今天上午才来的”。

祝丁斌看着眉飞色彩的张子东,王媛媛知道自己昨晚在她爷爷,怎么会说自己在她的床上呢?

祝丁斌非常疑惑

张子东却似乎非常的生气,道:“她怎么能这么胡说,你明明没睡啊”。

祝丁斌看着给自己辩解的张子东,心里有点好受,想道:“难道是王媛媛故意要败坏我的名声?”

张子东接着道:“她父亲听了后,说要告诉咱们单位领导开除你”。

祝丁斌愤怒道:“她们父女俩人怎么一样,都是阴险之辈”。

张子东又安慰道:“没事,最后我作证说你今天才上来的,她父亲这才作罢”。

张子东看祝丁斌没说什么,接道:“她父亲虽然不说什么了,但是王媛媛依然咬定是你,说有可能我没看见你偷偷跑进去睡的”。

祝丁斌愤怒的目光注视着一切,难道王媛媛的心真的那么狠毒吗?一切都是阴谋,开除自己的事情从开始到现在都是她自导自演的吗?那自己没事也是骗自己的?。

祝丁斌越听越生气,跑出门站在院中,对着天空,双手紧握,嚎道:“为什么?为什么?......”

这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张子东接起了电话,说几句话后挂了,然后跑到了打字室,一会又跑回办公室,可能遇到什么紧急事情,一直忙碌着。

祝丁斌受到了打击,心中难受万分,独自走出了大门,张子东忙碌的根本没有看见祝丁斌。

他又开始了漫无目的步行。

从来道乡上就开始一切不顺,以前他不相信命运,今天他相信了,难道真如老人说的,自己遇到克星,不过也好她调走了。

想到她调走了,心情开始有点好转。

这时,他才看了看四周,发现这是往后川片走的路,正是可以却酒沟村。

他决定去酒沟村,和文剑聊聊。

也是心情好转的缘故,听见身后传来拖拉机的声音。

祝丁斌转过了身,看见一个男子开车手扶拖拉机慢慢开来,他扬起手臂,拖拉机就停住他的身旁。

“师傅可以拉我一程嘛?”祝丁斌大声嚷道。

拖拉机司机爽快地答应了。

他上了拖拉机的车厢,很快到了酒沟村口,下了车,向司机道谢后向酒沟村走去。

当他到酒沟村队部时,依然是无人。

他就直接到了文剑的门口,敲了敲,推门而入。

只见文剑坐在床上,刚刚睡醒的样子。

文剑道:“我以为是谁呢?你啊,怎么想起到酒沟来了?怎么来的?”

一连串问了几个问题,后来才知道文剑也是一个非常无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都有点不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祝丁斌道:“我一个人没事,就来了”。

文剑开始起床,开始刷牙洗脸。

祝丁斌疑惑道:“怎么才起床?”

文剑道:“是啊,昨天真应该回家的,待在这真是无聊死了”。

祝丁斌道:“我也是无聊的,无处可去”。

文剑一会就洗漱完毕,因为酒沟村没有饭馆,准备泡方便面,这时祝丁斌才发现房间里放着一箱子方便面。

祝丁斌看了看表下午4点多,道:“走吧,咱们到往万沟吃去吧,再喝一点”祝丁斌心中不悦非常想喝酒。

文剑似乎看出了祝丁斌心思,笑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

祝丁斌道:“就是无聊,想和你喝酒”。

于是,祝丁斌、文剑又步行往万沟走去。

赤髯皂说:

各位的打赏、收藏、月票,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和鼓励,各位有什么意见请留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