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30 08:47:11   字数:2096字

夕阳西下。

祝丁斌伤心,无语,只是低头前行。

文剑不善言谈,也无语,左右欣赏着前行。

两个外乡人走在无人的路上,在路上拉着长长的影子,犹如两个无家可归的客家人,寻找着今晚的归宿。

政府院中,还是空无一人,犹如荒废的宅院。

大家都不知道这荒废之中有一个人。打字室中,偷偷藏着一个人,不知道干些什么。

祝丁斌、文剑终于走到了万沟乡政府。

他们还是在打字室找到了张子东。

张子东又将办公室座机设置了呼叫转移后,不知在哪拿了两瓶酒,三人往大门外走去。

又来到了农家餐馆,依然无人。

老板娘看见他们来了,招呼坐下,倒了茶水后,拿着点好的菜单去做菜了。

张子东已经打开了酒,用三个玻璃杯分了一瓶,一人半杯,端起杯子就准备喝。

祝丁斌虽然心情糟糕,但是关心人的本性未变,道:“等一下,文剑早饭还没吃呢”。

张子东豪爽道:“那就先吃一点,先来一份面吧”

说着叫来老板娘叫先炒一份细面。

一会功夫,炒细面端上来后,放在中间当做菜,大家都吃,祝丁斌、张子东吃了几口,文剑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吃了大约一半后,大家开始喝酒。

人在心情不好时,酒就喝的特别快。

祝丁斌因为王媛媛的欺骗和诡计,心情不好。

文剑因为孤独和无奈,心情不好。

张子东也是一副不悦的样子,但是没人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触景生情的缘故。

菜还没上齐,玻璃杯中酒几乎所剩无几。

祝丁斌恨王媛媛欺骗自己,谩骂着。

文剑抱怨环境糟糕,抱怨着。

张子东想着仕途,吐槽着。

三人开始抱怨、咒骂,脏话连篇。

后来张子东又替祝丁斌打抱不平,埋怨王媛媛。

文剑不解,王媛媛这么对祝丁斌的原因,祝丁斌已经喝的有点醉,张子东打断文剑的不解,叫大家只记着王媛媛的不对。

就这样一瓶酒喝完了,第二瓶打开了。

当第二瓶所剩无几时,都已经醉了。

男人酒后都是铁哥们。

三人搀扶着,勾肩搭背的回了单位。

张子东将二人带到了打字室,打开电脑,打开网址,播放着男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三个醉汉就这么看了足足一个小时。

张子东似乎不满这种眼睛享福、身体受罪的过程,道:“咱们去来点实战吧”

祝丁斌和文剑都有些犹豫,道:“会不会不太好?”

张子东醉着,笑道:“男人啊,正常,怕个鸟啊”。

二人在张子东的鼓动下,迷迷糊糊地同意了。

张子东开着那辆昌河车向县城出发。

祝丁斌虽然在来月沟的第一天有一次经验,但是主动去找还是第一次。

三人醉醺醺的到了地方。

祝丁斌和文剑在昏昏沉沉中,从车上下来,似乎进了女孩国。

黄黄绿绿的灯从一个个玻璃门中照出,灯光下站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看见他们走过,都走到门口,开始摆动白花花手臂,搔首弄姿的招呼他们,似乎未见过男人。

张子东熟练地带着他们进了一家。

刚进门就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迎上前来,道:“三位大哥,就等着你呢”似乎非常熟悉的样子。

张子东非常阔气地说:“把我这两位兄弟招呼好”。

那女人忙说:“大哥,这边走”。

二人机械地跟着进了一间门。

发泄完后,祝丁斌、文剑也已经清醒,二人后悔万分,慌忙逃出来。

张子东已经在门口等了,这个房间中只有一个双人沙发,张子东就坐在中间,见二人出来后,也站起来领着二人出门。

原来车停在不远处的一个隐蔽之处。

三人坐上车向单位开去。

车上,张子东开始炫耀他刚才的战绩,同时询问祝丁斌、文剑二人,二人害羞的没有回答。

回到单位时,已经晚上12点了,祝丁斌、文剑睡在了文印室,张子东睡在办公室。

文印室的床透着一股香气,粉红色的床单和被子,明显是女人的,但是张子东说没事,他二人也就睡了下。

谁知这一睡,却带来了艳遇,也惹下了祸端。

二人早晨醒来时,已经9点。

当他们发现睡在女人的床上,回想昨晚的不该,现在更加后悔。

在张子东来到面前时,他们都想钻进老鼠洞,因为他们想起了去县城的一幕,如果被传染了病怎么办?

早饭是在灶房吃的,原来灶房的大师傅也住在单位,自己吃的多做了一点。

饭后,张子东说带他们去长点见识。

谁知道,原来是去打麻将。

祝丁斌上学时打过几次,但是不熟练。文剑到是非常熟练。

麻将馆在一农户家,敲门后,张子东报了姓名才进去。

两间房子共有四张麻将机,只有一台空着,他们三个人凑不够一桌,老板娘过来陪着他们玩。

打的三十元一局,后来来了村里的一个人才换下了老板娘。

麻将整整打了一天,连吃饭都是吃的方便面。

最后,祝丁斌一个赢了,赢了200多,其他三个人都输了,台费就收了快100元。

祝丁斌不怎么会玩,却赢了,拿着赢得200元准备请他们二人吃饭,张子东却说要洗澡。

最后,张子东再次开着昌河车到了县城,他们洗了桑拿,花了一百多,又在县城吃饭,张子东却把钱掏了。

祝丁斌虽然在大学玩过麻将,那时都不玩钱,就是玩玩而已,现在赢了钱反而感觉不太好意思。

他们到乡政府的时候又是晚上12点了,他们二人还是住在打字室,张子东住办公室。

张子东告诉他们明天他就不值班了,他早上早早就走了,最后临去睡觉时,神秘道:“明天,早上我一起来就走了,你们自己到灶房吃饭,来接我班的是一位大美女,而且是.....”

停了停又说:“反正你们要好好把握机会”。

张子东后面的话没说,祝丁斌和文剑也没兴趣问,因为明天他们准备各自回各自的村上去。

祝丁斌和文剑感觉一天半就这么无聊地混下来了,是一种浑浑噩噩的,对基层干部放假后的无聊甚是无奈,这样下去必将废掉,不知明天将会是怎么的一天?

赤髯皂说:

各位的收藏打赏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和鼓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