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30 08:47:38   字数:2168字

上午10点

万沟乡政府异常寂静。

办公楼前停着一辆小桥车。

在私家车较少的年代,院中停着一辆小轿车十分耀眼,一辆大红色的,更是妖媚中透露着霸气。

刚才的哭泣声、叫骂声都没了,只留下死一般的寂静。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祝丁斌来万沟的第一天,经过沙甜欣死亡的事情,虽说后来听说没事,但是那个影子已经扎在了心中。

他想起了医院中见到最后一面的沙甜欣,眼睛紧闭,面如纸色。

再看见这个女子,依然是眼睛紧闭,面如纸色。

祝丁斌彻底崩溃了,王媛媛设计陷害自己被开除的事情还没解决,又在自己面前发生这样的事情,坐在地上看着旁边灰土土的女子,他几乎奔溃,几乎绝望了。

如果告诉别人这女子的死和自己没关系,再看看女子凌乱的头发和衣衫,自己又在床上刚起来,床上也是乱糟糟的一团,谁也不会相信,他想起了三怪父亲的罪行“奸杀”。

祝丁斌打了一个冷战。

头脑瞬间闪过父母、同事、老师、同学、大学女友……,期间还想起了王媛媛。

看着睡着地上的样子,顿时感到不忍心,他决定不论怎么样,现将女子报到床上。

当他绝望的抱着女子时,突然发现这女子嘴边传来匀称的呼吸声。

他顿时欢喜万分,伸手查看,发现了呼吸的气流,自言自语道:“谢天谢地,总算没事,只是睡着了”。

看着这位女子疲惫的脸色,本来只是头发凌乱,现在是全身沾满灰土,不堪入目。

他的害怕和吝惜之心悠然升起,轻轻抱起女子,放在床上,把身上的灰土简单拍了拍,盖上被子。

也许女子太过伤心,睡的非常香。

他总算松了一口气,但是此刻的他是满脸无奈,这时想起自己还没洗漱,就到了办公室用子东的洗漱用品洗漱完,道灶房准备吃饭。

当到灶房时发现今天根本没做饭,无奈的他又回到了打字室,因为他害怕那女子再出意外,偷偷看了看。

那女子还在睡觉,很香地睡着。

放心的他实在无聊至极决定玩一会电脑,想着就走到了电脑前。

电脑开着,但是已经处于黑屏。

祝丁斌坐下,敲了几下键盘,右手拿起鼠标。

女人床底间的诱惑之音再次从电脑里传出。

一副超污的画面映入眼中,他连忙关掉了视频,自言自语道:“谁放的?”。

原来在连续打敲击键盘时,在结束电脑的屏保模式,也播放了视频。

原来刚才那女子进来时,也是和自己一样无意间点开了视频。

他一边登陆qq一边思考回忆,昨晚他们都没有看,是谁偷偷的看了,难道是……。

他不敢想看,朝床的位置看了看,又自言自语道:“不会的,不会是她看的”。

Qq已经登上,他浏览一下好友在线情况,发现都是离线状态,自己也设置成了离线状态。

然后点进好友的空间看了看,因为都是熟悉的人,发了看大家发表的新状态,多数都是开始工作了,对单位的影响,或者新的是放假了在家怎么样。

当他看到大学女友时,被动态中的字幕震惊了。

“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真是期待!!!!!!!!”

祝丁斌几乎软在椅上,从7月1日分手到现在仅仅96天,不到100天,就要和别人结婚了,这短短的不到100元,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记忆中大学女子基本不玩qq,从不更新动态。

他用力敲打着桌子,无助而痛苦的表情仇视着屏幕。

他忍不住的再往前看发现还有几条动态。

第二条,9月20,最近,忙碌着结婚

第三条,8月9日,见了双方父母

第四条,7月14日,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男人

第五条,7月5日,终于遇见自己的白马王子

这五条动态如五根利刀插进祝丁斌的心,他想不通一切,为什么分手后的第四天就说遇见白马王子,难道早就……

祝丁斌不敢想了,他痴呆地坐在电脑前,回想曾经的海誓山盟,曾经的甜言蜜语。

祝丁斌真想现在好好问问她,虽然知道大学女友结婚生子是正常的,自己也想通了大学女友迟早会结婚生子,但是那么短的时间就相恋、结婚,真让他无法接受。

他没有心思再上网了,只想静静。

他站了起来,准备出去走走,刚站起来,看见柜子后的粉色床角,想起还有一个人需要照顾,又坐了下来。

人在伤心至极之时,会用各种办法来解压,而祝丁斌喜欢音乐,所以他决定听听音乐。

他看见电脑旁边放着一个大耳机,怕吵到睡觉的粉衣女子,就插在了电脑上,带上了耳机。

他还不怎么会从网页上听歌,决定看电脑有没。因此,从桌面上打开了我的电脑,发现只有C、D两个盘和一个移动硬盘盘。

他打开依次C、D盘,没有找到,只有一个文件,然后他准备上网查找。好奇地打开了移动硬盘盘,这时发现这原来是一个512的硬盘,这次发现主机后面上插着一个线。

U盘中有个文件夹,他瞬时打开,里面有几个视频,他随意打开了一个,原来是自己拍摄的生活视频。

只见视角在一个房间慢慢旋转,没有人,怎么看都像是在他所在的打字室,里面也传来女子的声音:“不要拍了好吗?”声音有点耳熟。

但是录像继续着,突然视频出现了一个正在换衣服的女子,背对着镜头,个子不高,开始脱着自己的衣服,道:“今天,穿什么?”

一个男子的声音道:“女仆”。

只见女子弯腰,从布衣柜中拉出一个箱子,打开后在视频中看不是很清楚,但是花花绿绿、丝丝带带、棍棍棒棒的装满了箱子。

那女子蹲下一丝不挂的身子,从那个小箱子取出了一套衣服。

那女子背对着镜头换上,一副日本片的模样,传来女子的声音,道:“不要拍了”

视频中传出男子的声音道:“每次都拍,怎么今天还害羞?转过身来”

那女子不满道:“这是我单位好不好”。

男子的声音道:“放假了没人的”。

那女子无奈地转过优美的身躯,真是诱惑万分的日本女仆装。

祝丁斌吃惊地发现视频的女子和床上睡的女子十分相似。

难道这女子还有这么嗜好?还是本就是如此不堪之女子?

赤髯皂说:

各位的打赏、月票,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和鼓励,同时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